生命中有一个人,陪你长大、陪你哭陪你笑、陪你回到幼稚纯真的时光。你们在一次次的跌倒里,看彼此长成更坚强美好的人;你们在一次次受伤里,为对方留下最真挚的眼泪。“亲爱的,谢谢你让我有了勇气,去成为自己渴望成为的那种人。”(同场加映:

那天和好久不见的老友 L 见面,我们两人躺在床上天南地北地聊了好久,聊过去、聊未来,聊两个人的变化。我和 L 从 13 岁就认识了,到现在我们两人都 21 岁,这段即将迈入第 10 年的友情,我们陪伴彼此经历了好多好多重要的事。

在台北读书的 L,装扮越来越有都会女子的样貌,一头俐落短发、不对称的耳环、窄裙、墨绿色指甲油;而留在新竹的我,也渐渐长出了自己的样子,素色上衣、刷破牛仔裤、勾针罩衫,我希望自己总是看起来舒服自在。看着我们两人越来越清楚自己的样子、勾勒出属于自己的样貌,是一件很美好,但同时也很惆怅的事,我们都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

我笑着问 L 怎么打扮得越来越成熟?L 歪着头想了一想,告诉我,她喜欢自己看起来成熟干练、很会照顾人的样子。我笑着戳她一下:哇,难道妳不希望遇见一个可以照顾妳的人吗?L 沉默了一下,然后笑笑告诉我说,她希望遇到的男孩是,可以喜欢她成熟的一面,但同时又能够一眼看穿她成熟底下的脆弱,并且愿意温柔包覆它的人。我望进L的眼底,两个人相视一笑:我也是。(推荐你看:

我和 L 都一样,随着年纪渐长,越来越清楚自己的样子,也越来越清楚,自己想要呈现在别人面前的样子。L 希望看起来成熟洗炼,我则希望自己看起来自在、优雅、聪明伶俐。

我们两个人其实都一样,希望自己呈现出不需要别人照顾、能够独当一面的样子,但矛盾的是,我们又都希望遇到那个能够一眼看穿自己脆弱,并愿意轻轻拾起的人。那个,一眼看穿我们倔强底下的局促不安,体贴地假装看不见,然后轻轻捧起它的人。我不知道我们是真的成熟了,又或着只是,不再那么勇敢了。

在受过伤之后,我们都清楚明白,那样赤裸裸地将自己交到另一人手中,必须抱着粉身碎骨的风险。因此,我们将自己层层包装起来,希望自己看起来泰然自若、独当一面,但其实我们又都多么希望,能够遇到一个同时为我们的独立坚强喝采,又愿意温柔包覆我们脆弱的人。(推荐阅读:

啊,这是多么矛盾的一件事啊!我们都不再是可以任性的年纪了,即将成为大人的我们,已经慢慢有了自己的样子,也长出了可以妥贴照顾他人的温柔,但是,我们都多么希望,能够遇见一个男孩偶尔让我们在怀里撒娇耍赖,在我们脆弱时,妥贴地说出一句:“别怕,有我在。”

我和 L 躺在床的两侧对望,看着 L,我的脑海中浮现我们一起经历的种种过往。我是多么庆幸,在那些生命中最难捱的日子里,有彼此相伴。在 L 面前我总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而她,总是一无反顾地拥抱我最不想被别人看到的样貌;当我的自尊摔得粉碎时,她温柔包覆我的狼狈,告诉我:没事,妳做得很好!

那些最脆弱不堪的日子里,我们总是静静伴着彼此,那种隔着手心温热传来的,温润的沉默,是理解,是看见彼此最血淋淋的伤口后绝口不提的体贴,是最令人安心的陪伴。然后啊,我们就这样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慢慢成为我们想要成为的那种女人。


图片来源:来源

和 L 在一起的时候,就算不说话,我也觉得温暖。L 的陪伴让我有了勇气,去成为自己渴望成为的那种人。

看着 L 略显疲惫的侧脸,我握住她的手,肯定地对她说:“我们都会遇到那样一个人的,别担心哪!”但其实我更希望的是,我们都能够找回那个,对爱情义无反顾,天真而愿意毫无保留爱上另一个人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