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位职场妈妈,都读过 Sherryl Sandberg 的 Lean In,我们勉励自己,抛弃教条、挺身而进。可惜,不是每个妈妈都能称心如意地走这条路。身为妈妈,你要够幸运,才不会碰到必须面对那个痛苦“抉择”的时候。活在体制没能善待女人的当代,女人也可以 have it all,是一句漂亮的谎话。(推荐阅读:

“我离婚了”,好友 Z 淡淡的说。

Z 是我所有朋友里面,最优秀、最好强、最努力的一位女性。她是出色的商务律师,三十多岁就已经在美国律师事务所升到的合夥人,更被选为“三十之星”,得到“年度最有影响力的女性”等殊荣。

她不只在事业上闯出人人称羡的成绩,她要求完美的个性,显现在各层面:在家庭上,她有一个体贴又爱她的老公、一双可爱的儿女;在物质要求上,她胼手胝足打拚出来的经济环境,允许她要求食衣住行一切都符合最高规格;在外貌上,她趋近无暇的肌肤和匀称身材,别说是妈妈们,连青春年华的少女都羡慕。(同场加映:不当完美妈妈,孩子更快乐

但是她终究离婚了。

这段婚姻最终走到尽头的原因或许很多,但她回想,压垮夫妻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竟是老二的出生。老二出生后,就是他们性格差异的浮现、婚姻破碎的开始。

他们的个性迥异:她是拚命三郎,凭着她的不服输,在竞争激烈、尔虞我诈的律师界中窜出头。虽然每天在蒸汽锅中的高压环境里求生,她仍坚持养孩子要事必躬亲,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和最毫无保留的爱;他,是温柔好好先生,人生哲学是不必事事要求第一,过得自在、轻松、开心最重要。

在还没有孩子时,这对夫妻说有多黏就有多黏。两人有时间、没经济负担,世界里只需住着爱情,其它都不重要。老大出生,他们夫妻的感情更好了。两人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看着宝贝粉嫩、胖呼呼的小手小脚,一切辛苦付出都值得。

然而老二出生后,两人对教养要求的标准不同、对人生中优先次序的排序不同。多了琐事、少了夫妻独处的时光,多了慌乱、少了沟通。一个跑得快、一个跑得慢,跑得快地死命拖着跑得慢的,越拖越痛苦,跑得慢的发现自己被拖着苟延残喘,只求解放做自己。最后,两人发现,因为孩子的出生,让他们体会到两人人生观中巨大的价值差异,他们的路越走越分歧,只能选择分开。

美国知名外交事务专家 Anne-Marie Slaughter(现职美国智库组织 New America 的执行长),在她的书《Unfinished Business》中提到,很多身兼母职的职场女强人,长期一心多用、身心俱疲,但仍到坚持希望能兼顾家庭、事业、孩子。然而,每个妇女多少都会碰到过不去难关,那个濒临崩溃的临界点(Tipping Point),就像马戏团小丑杂耍连抛好几颗球一样,难免碰到失了重心、造成翻覆,球散落一地的状况。

而这个临界点,随着每个人的状况不同,都不一样。Slaughter 自述,她 2009 年接受时任国务卿的希拉蕊的邀请,担任政策规划主任,而这也是美国国务院史上第一位女性担任此职务。

当时虽然她必须一人独自在华府工作、老公和两个儿子留在纽泽西,但有着家人和上司全力的支持,她信心满满能兼顾家庭和工作。巨大的工作压力她都能承受,然而,儿子们开始迈入叛逆的青春期,正需要父母加倍的陪伴和聆听,她这才发现,这是她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刻。2011 年,她选择离开她梦寐以求的华府工作,回到纽泽西重拾教鞭,真正在儿子们的成长过程中“不缺席”。(推荐阅读:

连 Slaughter 这样向来坚持支持性别平权、鼓励女性投身职场的女性代表,都坦言自己面临了困境,就代表这些临界点其实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有些职场妈妈的 tipping point 是工作量突增超过负荷、职务变动需要大量出差;有些人是婚姻出了问题;有些人是身体健康拉警报;有些人,就像我的朋友A一样,是碰到了所谓的”second-child syndrome ”(第二胎症候群)—也就是,原本只有一胎时,所创造出来职场和家庭完美的平衡,到第二胎的时候,整个瓦解、崩溃了。

我们这些职场妈妈,都看过 Lean In,都深深把 Sherryl Sandberg 勉励职场女性“全力以赴、挺身而进”的思想奉为圭臬,相信只要够努力、有支持的另一半、友善的工作环境,女人也可以 have it all。

然而,事实是,我们每个人的状况都不一样,“不是挺身就一定能够前进”。 卡住我的关卡,或许对妳来说,只要转个念就能轻舟过万重山;或许我觉得完全不是问题的事情,对她来说,却是让她深陷渊薮的难题 。或许,妳够幸运,一辈子都不会碰到必须面对那个痛苦“抉择”的时候,也或许,我们有时候都必须承认,有些关卡就是过不去,不管是工作、家庭、或在育儿教养的某些坚持,有时候,真的就只能 let it go。(推荐阅读:不一样的妈妈

Lean In 之后,绝对不会一帆风顺,但至少我们都愿意尽我们的“洪荒之力”,不向难关妥协、抬起头挺起胸奋力挺身。因为我们相信,撑过怀胎十月的不适,咬紧牙关熬过了自然产、剖腹产的疼痛,也历经过为了孩子能牺牲自己那种超越死生强大的爱,我们都拥有源自野生本能、那股专属于妈妈的巨大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