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圈与朋友中,有些人曾想过让每个人喜欢自己,不得罪任何人,但在佛洛姆·莱克曼眼中,这可能是成长过程中缺乏爱的人会有的表现。对于正常的人来说,他们懂得清楚判断每个人对自己有什么不同的意义,辨别和他人的关系深浅;试图讨好每个人的人却不懂得区分。这样的人活在一种矛盾中,希望得到别人的喜爱,而勉强自己,自己想要依赖的心无法满足,而引起心底更大的愤怒。(同场加映:

如同佛洛姆·莱克曼所言,成长过程缺乏爱的人,具有一种强迫性的欲望,他们希望自己能受到所有人的喜爱,结果却演变成讨厌所有人,后来变成孤僻的人。

在强迫性的欲望下,想得到所有人的喜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对这种人来说,别人不具有个别个性,不是特有的个别存在。只要是人,全都是相同的人。对于心理健康的人而言,每一个人都是具有个别样貌的特有存在。有诚实的人、有不诚实的人,有冷漠的人、有温暖的人,有亲切的人、有狡猾的人,有喜欢运动的人,有爱好艺术的人。

所以心理健康的人有喜欢的人也有讨厌的人,有尊敬的人,也有不想来往的人。心理健康者的人际关系里,有“根本不想和他扯上关系”的人,相反地,也有希望和他亲近、想和他学习的人。(推荐阅读:

强迫性地希望获得所有人喜爱的人,把所有人看成同一种人,完全没有个别的个性。如此一来,他们和其他人之间的人际关系就没有距离感。人际关系没有距离感,指的是房子里的门全是相同的门。

厕所门的开法和自己房门的开法不同。开厕所门需要先敲门确认,进自己的房间则不需要敲门。有强烈精神官能症倾向的人,没有学会怎么开门。心理健康的人和其他人的人际关系有不同距离感。有可以发牢骚的人,也有必须正襟危坐来面对的人。他们自己的表现方式就不同。

至于人际关系没有距离感的人,他们不知道怎么表现自己。强迫性地希望获得所有人喜爱的人,对全部的人采取相同的心理距离。对他们来说,其他人其实全是母亲的角色。因为他们没有体验过母亲原型,所以非常渴望体验母亲原型的母爱。

换言之,所有人际关系保有相同的距离感,原因出在他们没有体验过母亲原型的亲子关系。他们必须先体验过母亲,然后在面对下一个人的时候,才能从这个距离再往前一步。(推荐阅读:没有人天生有安全感,一辈子的“安全感”练习

因此,强迫性地希望获得所有人喜爱的人,无法期待他们在人际关系方面有距离感。从心理健康者的角度来看,他们会不可思议地觉得:“为什么他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呢?”

无论是对狡诈的人、和善的人、老年人、年轻人,他们全用相同的态度面对。简单来说就是没有心,他们的心里只有自己,其他人全是玩偶。玩偶里面既有老年人、也有年轻人,但玩偶就是玩偶,这一点不会改变。他们无法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灵交会,所以经常不合理地看重对方。

对于只会说场面话的人所说的话,不理会就好,但如果想得到对方的喜爱,接下来就会勉强自己,或是因而内心受创,导致自己极度愤怒及沮丧。对于别人说的话,他们有异常敏感的反应,心情也因此变得不开心。

压榨型的人所说的话、可怜型的人所说的话,他们同样重视以对。有强烈精神官能症倾向的人所说的话,或是心理健康的人所说的话,对他们全造成相同的影响。无论是谁说的,他们同样苦恼得不知该怎么办。

如果是心理健康的人,对于曾经背叛他们的人,通常就不理会对方说的话,但是心理不健康的人,则连这种人所说的话都生气、意志动摇。(推荐阅读:相信爱情,相信自己:恐惧与背叛

照顾他们几十年,待他们有如亲人的人,或是昨天才接近他们的狡猾家伙,两者说的话,他们看得一样重。因此,无论是谁说的,他们同样会因为愤怒而夜不成眠。因为无论是谁,从他们的人际关系距离感来说,没有人比较远、也没有人比较近。

任何一个人说的话,都会让他们的信心动摇,所以他们的内心无法平静。

为了得到他人的喜爱而勉强自己

希望得到别人的喜爱,因而勉强自己,却未如预期得到对方的喜爱,于是生起对方的气。

生气的原因不在于对方,而是自己渴望得到喜爱的依附需求,而这种需求不容易消失,换言之,对于对方的愤怒也不容易消散。而依赖心强烈的人,会以错误的方式处理愤怒。

越是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的人,越讨厌别人。因为他们为了让别人对他们有好感,所以勉强了自己。一旦勉强自己,内心深处就开始讨厌对方。越是把“不当的重要性”加诸在对方身上,越讨厌对方。

总而言之,在人际关系里,绝对不可以勉强自己。只不过寂寞的人总是勉强自己,努力展现和蔼喜悦的神情。只是,努力展现和颜悦色,通常也得不到自己期待中的认同。(推荐阅读:没有人解读得了寂寞,但我们至少能对寂寞诚实

勉强自己所做的努力,大多只能得到反效果。重点在于,不要输给寂寞。

因为寂寞,想获得喜爱,所以勉强了自己,但是对方却把一切善意视为理所当然,有时候还期待下次得到更大的善意。在这过程里,自己越来越讨厌对方,但是又想获得对方的喜爱,所以往往把厌恶的情绪放逐到无意识的世界里。

如果不期望获得别人的喜爱、不想得到别人的高评价,自然不会努力得很勉强。因为依附需求强烈,怕被别人讨厌,所以才会勉强自己。然而当自己的努力没有获得期待中的认同,顿时感到愤怒,而这股愤怒相当难以消散,原因出在这股愤怒来自于自己的依附需求。(推荐阅读:你有被讨厌的勇气吗?阿德勒心理学带给我们的六个人生小革命

依附需求无法轻易消除,换言之,依附性的愤怒也很难消散。虽然愤怒绝对无法消除,但是因为有依赖心的关系,所以始终难以离开对方,即使讨厌对方,也依旧离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