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凤的性别身份,是台湾的一堂性别教育课,性别二元的时代过去了,唐凤提出“名从主人”概念,优雅撕掉身上的种种标签。

“他是男生还是女生?”
“他原本是男生吗?但现在是女生?”
“咦?所以他是女生,但他看起来像男生。”
“他有变性过吗?他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

自从唐凤一夕间变成家喻户晓的名号后,我不时会被这些天外飞来一笔的问题洗礼。


照片提供: g0v台湾零时政府

“他看起来还是像男生,但满有气质的。”
“他这么高大,长相还是像男生。”

诸如这类的主观评论,偶尔也会在与亲友的闲谈间不经意地入耳。有时我想说点话,但字句却又常常堵在嘴边,我担心我一开口,又是立场过于严肃又中立的评论,这在茶余饭后的闲话间似乎不太受到欢迎。

“不好意思,我可以知道他上男厕还女厕吗?”

我可以理解多数人对于性别多元的人有多好奇,但多数人可能不了解自己所提出来的问题对性别多元的人来说有多犀利,或有多无意义。在我有所往来的性别多元社群中,唐凤是我第一个实践性别多元较为彻底,也较为公开的朋友。(推荐阅读:

多数人习惯在认识新朋友时,先了解对方的年龄、身分地位、学经历背景,以及性别,有时询问性别是一种礼貌,因为性别才能决定称呼的代名词和先生/小姐的称谓。

但在唐凤的世界中,性别不仅只男女;在我的世界中,性别也不仅只男女,性别还有许多形形色色的人,当然也包含唐凤。(同场加映:

“就像世界上除黑人、白人之外,还有别种人”


CC BY 4.0 Camille McOuat @ Liberation.fr

如果这个世界仅承认黑人和白人,那黄种人就显得格格不入,甚至遭到边缘化。

唐凤在行政院的人事资料中不选择男生或女生,而选择填无性别,是因为唐凤觉得性别的认定还需要好好沟通。当我看到唐凤利用以前南非政府黑白分明的入境政策对学生们解释选填无性别的原因时,我会心一笑,唐凤很可爱,把性别多元的困境解释得简单又俐落。

如果是基于礼貌,想了解称呼对方的代名词或称谓,那性别是一个沟通方式,只要代名词正确,不会造成混淆,点到为止,问题就解决了。

在一次闲谈中,唐凤曾和我介绍“名从主人”的命名原则,顾名思义,从本人的意思命名。我希望别人能尊重我本人的意思来称呼我,同样地,我也会尊重唐凤本人的意思称呼之。

在公领域,我想性别作为探询命名的管道已足够,没有必要再作其他的延伸。

但如果是在私领域,好奇对方到底有无变性,到底是上男厕还女厕,我想这已经侵犯到他人隐私,性和性别有时是相辅相成的概念,基于尊重,即便是公众人物也不必然有对外交代的必要。(推荐阅读:

面对亲友们的问题,我多数只会笑答一句:“这不重要”

不重要不代表性别多元的议题不重要,而是唐凤即将上任政务委员,任务的重心在数位政策的推动。

唐凤说将会以个人的身分持续关注性别,我想是因为性别在唐凤的生命历程中留下了成长的痕迹,面对身心的改变,唐凤有自己的处理和诠释方式。

事实上每个人对于自己的性别都有独到的表现和互动方法,只是有些人比较固执,有些人比较敏感,有些人比较幸运,有些人比较勇敢。

我认识的唐凤,凤中有凰,龙中有凤。

我认识的唐凤,就是唐凤,不论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