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过的男孩们,谢谢你们曾驻足我的生命。Irene 写给前任的一封信,无法洒脱的说毫不在意了,但是我们能承诺自己,走过一段路,要一步步成为更喜欢的自己。爱情没那么容易放下,但你能轻轻提起自己往前走。(延伸阅读:分手以后,不用强迫自己不再想念

春风拂过的五月天,远端又捎来老朋友们的讯息。

“你的感情状况呢?”
“所有前男友都有女朋友了喔?也太惨,拍拍”
“那你有男朋友了吗?”

大哉问。

从去年离开一段不知所以然的感情之后,我竟然默默的单身一年了。用竟然这个词,因为我男朋友从来没断过。一段感情结束马上跳入下一段感情,从被宠坏的无知小女生,恋成一个自以为跌倒一次就可以找到真爱的天真女孩。现在成为女人了吗?应该算了吧,都成年了。

从小,家里最重要的教条就是要我们三个女儿要独立自主。妹妹生病了我陪她去看医生,补习完自己骑车回家,把我们通通丢来美国念书。十六岁出国那年,我没想到自己会面临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一个亚洲女孩被丢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住到陌生人的家里,吃难吃的美国食物,听不懂英文,交不到朋友。被误会了没办法帮自己辩解,出事了我只能在自己房间里默默啜泣,因为隔音很差,不想打扰寄宿家庭,不想打扰到室友,而一年只能见不到一个月的爸妈在很远的地方。孤单的留学生活,伴着一些常见的辛酸和温暖,五年也这样熬过了。(同场加映:

所以我一直有错觉,以为自己很独立。

然而,第一次空空荡荡的一个人晃过一年,我才真正理解什么叫独立。

独立是一个人拖着两个几乎要超重的行李箱,在机场里搬上搬下。独立是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搭地铁找地标。独立是马桶坏了自己修,家具买来自己组装,一个人去中国城买菜,双手被寒冬冻得结冰了似的还得提着沉重的袋子,手指总是被挤成一条线的塑胶袋压得红红肿肿的。独立是早上七点在学生餐厅打工,自己赚不敢跟爸爸讨的房租。独立是压力累积到爆点的时候,还能在面试时装得很有自信。独立是开始学会为自己负责,为自己的未来打算。

以前有男朋友照顾的时候,我会很任性地要他开车载我上下课,尽管学校离家里也就隔一条街。

“八点都天黑了,你舍得一个女孩子那么晚一个人走回家吗?”
“情人节去如丝葵好不好?你看谁谁谁的男朋友都送她 Tiffany 的项炼。”
“陪我去啦!我不敢一个人去这么多陌生人的场合。”

等等之类的无脑口头禅。

现在一个人半夜回家成了常态,期末考即将来临,还有什么藉口。情人节我看电影,哭得稀哩哗拉之后埋头写文章,晚餐吃自己做的肉燥饭,再也不敢多买衣服,因为懂得赚钱的辛苦。有陌生人的场合,一个人硬着头皮去,主动开口说话,学会替自己找机会。

原来独立是这么一回事。原来已经单身一周年了。人们总是这样的,平时埋头苦干向前进,努力完成社会交代给你的任务,然后突然回首,才发现时间溜走的速度比想像中的快好多。

昨晚得知纽约的他也交女朋友了。他们一个个都交了女朋友,照片里的他们笑得幸福灿烂。

曾经以为自己多麽厉害,怎么可能会有单身的时候?这一年来,像是慢慢瞭解自己许多的不足和不解世事。现实的残酷卸下了我多年的骄傲,我再也不谈荒诞的恋爱了,再也不敢了。我也不要什么高级坐轿昂贵餐厅名牌礼物,更不要当个小女人,永远只能期待着他不忙的时候陪我。

单身不是个丢脸的状态,它反而给了我很多时间反省和思考和调整。也逼着自己去想一些迟早要面对的,尖锐的,那些不可逃避的问题。因此我很努力的学着过好自己的生活,享受一个人的空间与时间,慢慢朝每个阶段性的目标前进。所以下一个他出现的时候,我能够给他 100% 最好的自己,不需要他担心。

你问我,想旧情人吗?想啊,怎么不想,我是这么感性的人。最后也发现,想念就想念,为什么要憋着?我假装不了洒脱,也只能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谁爱说就让他们说去吧。只能说,活该你们曾进入过我的心里。或是活该你们被一个心思太过于细腻太重感情又太爱写字的人喜欢过。(推荐阅读:

忙得过头的时候,突然停下来,总会发现你们留下的习惯。

现在每次在朋友家聚餐之后一定会抢着洗碗,因为曾经和你吵得最凶的就是我不洗碗的坏习惯。去健身房运动的时候,一次做三组动作,中间间隔一分钟,这样才会长肌肉。你曾经是最严格的健身教练,但当我认真想当个好学员的时候,你已经不去运动了。

我把所有你提过的没提过的粤语歌和香港电影拿出来温习,终于略懂一二。我也可以分辨各个投行的名字和他们的历史了,你曾经还很惊讶我知道什么是 J.P. Morgan。但当我学到这些东西,终于在你眼中的高端舞台上占有小小的一席之地,有能力和你讨论股票经济和法律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

我盼呀盼,盼了一年,终于盼到你来西岸。当初我一个人去大苹果,去了你平常会出没的地方。你的世界是纽约,是世界的中心。纽约这么大,孕育了这么多梦想,我曾想过,自己是否会在还有能力负担梦想两个字的时候去那里闯一闯。但现在你们已经是以两个人为单位在生活着。

你问过我,如果你来西雅图,我会带你去哪里看夜景?我笑着答你,西雅图是个很浪漫的城市。Space Needle 可以看 360 度的夜景,Alki Beach 可以看 180 度的夜景。Kerry Park、Gas Work Park 的夜景也都是超出你想像的美丽景致,这可是纽约的热闹所没有的。

记忆中的那些地点,镶着的是一个个美丽的故事,回想起来可能还是有些阵痛感。无论是一个人走过那些无法绕过的路途,或是刻意跑回去很矫情地回味一些苦涩。毕竟我真的很喜欢看夜景。

然而,一个排列得整齐的骨牌,一推就倒。但只要其中两个骨牌中间的空隙大了一点,无论再怎么用力推,前面一大半的骨牌对后面一大半的骨牌就毫无影响力了。你们对我,我对你们,不管未来再怎么努力向前奔跑,都不会再有交集。当初我们选择了挪开那两个骨牌,可能过程是粗暴的,可能是默默的,可能是轻轻地一起掉头走开,最终结局都是一样的。但这何尝不是件好事呢?

分岔路的出现必有其道理,而挥手说再见后,我才更能够反省曾经的自私与愚昧,走出自己为自己负责任的一条路。

小狐狸说,就算知道小王子驯养他之后必须走,他都觉得没关系。因为未来当他看到金黄色的麦田的时候,就会想起小王子金黄色的头发,而这样的连结对于两人的生命来说,就已足够。

因为你们,我长大了不少,坚强了许多。我看了以前根本不会想翻开的书,关注了从前根本看不懂的新闻,学会烧一桌好菜,把家里打扫干净,重拾写作,练习与大人交谈,更慈悲,也花更多时间内自省。从一开始的难受,到中间的孤独,至现在的平静,我终于能够笑着感恩小王子们的离开。

你们可能看不到这些因你们而生的蜕变,但没关系。我只想跟你们说一声谢谢。

谢谢你们来,也谢谢你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