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mazing 谈【国际志工的人生课】,第一课,你真正该在意的不是说英文,而是如何做个好沟通!许多初心者担心自己英文太烂不能成为国际志工,可是亲爱的,你需要的从来不是流利语言能力,而是一颗渴望与人连结的心。(推荐阅读:

“我的英文不好,可以当国际志工吗?”每次加入前,志工最犹豫的,就是这个问题。

想要跨出第一步,比起经济、安全等因素,台湾志工面对“国际”两个字,总是被对英文的恐惧掐着,不敢勇敢加入。

我第一次当国际志工时也非常担心这个问题,明明从幼稚园开始已学了十多年,竟还是无法对自己有自信。


图片来源

记得在蒙古当志工时,第一天晚上工作结束,大家聚在一起,分享当天的心情。因为有蒙古领队在场,每个人都必须讲英文,我的内心非常紧张,一直想着:“那个单字怎么说?这样文法正不正确?大家会不会笑我的口音?”然后听着前面团员流利的分享,自己的压力又更大了。

没想到轮到我时,脑中突然一阵空白,原本准备好的讲稿全部弃我而去,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情急之下只能逼自己挤出几个字:“I am very happy. They are cute.”就这样草草地结束了英文分享。

当天晚上非常地懊悔,恨自己好像没学过英文一样。但明明领队或是其他团员讲的英文,我都听得懂,也一定说得出口,为什么我办不到呢?而也有其他团员的单字和文法都是错的,但他们还是可以表情跟肢体并用,说错了就自己哈哈大笑,有自信地表达出他的想法。

我想是有些东西卡在我心里,那是我对正确英文的追求,以及害怕被笑的心理。

考试制度下,我们害怕着英文

记得小时候,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学英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到,学校只在乎累积单字量,还有文法正确,彷佛学英文,只是为了完成考试。我们鲜少有练习口说的机会,有几次在班上讲英文时,同学们也在等待着彼此出糗,抓对方错误,或是笑对方的“台式英文”。到最后,我们只会填完一张张正确答案的考卷,却害怕真正把英文作为沟通的工具。(同场加映:你凭什么评论别人的语言能力与口音?

但当我到柬埔寨服务时,却很惊讶才学了几个月英文的孩子们,非常勇于开口,每当遇到外国志工,就说出他们仅会的那一句:“What’s your name?”当我们回答自己的名字后,他们开心地又再重复一次,大概可以重复二十次,彷佛很享受我们之间突然“接通了”,终于能沟通了的那一种满足。(国际志工教我的生命哲学:每段关系,都让我们找到更好的自己

语言真正的意义:沟通、交流

“你们的英文注重读跟写,是用来考试,但是我们常要跟外国人相处,都是听跟讲英文。”一次与柬埔寨领队聊天,才发现我们对待英文的态度,这么不同。

在长期的教育与考试制度下,我们都忘了,语言真正的意义,是在于沟通。而沟通,不限于语言本身,表情、肢体、绘画、音乐,都是一种沟通的方式,你能与对方做交流,你有心要传达,才是最重要的。

我也曾遇过英文非常流利的志工,但也因为太过流利,艰深的字汇跟复杂的文法,使得台下的孩子一片雾煞煞,完全听不懂,无法顺利达到沟通的目的。(延伸阅读:【共事与共识】英文好,不等于有沟通能力

所以,英文好不好,真的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你愿意沟通,而且试着找到沟通的方法。

尽自己的努力跨越沟通障碍:写讲稿、学当地话、比手画脚

在服务的现场,总是很感动地看到,志工们为了更好的教学,努力查单字,写逐字稿,再把它们背下来,用自己的方式,克服语言的障碍。

 有时上台,他们忘了其中的一两个字,紧张地卡住了,我会轻轻提醒他们:“讲错没关系,台下观众也不会知道,用你知道的其他单字,或是其他意思表达吧!”

后来他们知道,跟孩子拉近距离的方式,用当地的语言也是一个方法,他们慢慢学了一两句,用在课堂上。比如柬埔寨文的“懂了没?”是“Yol-Te?”在课堂上,我们听见志工时不时大声问小朋友“Yol-Te?”孩子们则一个个大喊:“Yol~”形成一幅有趣的跨语言景象。

还有一次,柬埔寨 Home Stay 的阿嬷想问我,那天晚上会不会回去睡觉,可是阿嬷完全不会英文,我也不会睡觉的柬文,阿嬷就比了个睡觉的姿势,再看着我点点头跟摇摇头,当下完全不需要言语,我们马上懂了彼此的意思。这样跨越障碍的沟通经验,真是非常过瘾!

其实有许多志工,在完成服务回国后,开始认真学英文,因为他们发现,原来这真的是一个沟通的工具,帮助他们与外国朋友聊天,更加靠近这个世界。我相信,他们已经不再害怕英文,而是慢慢地,学习掌控这个工具了。(看看达赖啦嘛怎么学英文:抛开“不懂”的羞耻心,练习厚脸皮学习

我们心中总卡着许多大大小小,对特定事务的害怕与迷思,捆绑着我们无法自由。也许当我们试着看见它从何而来,也尝试跨越后,能够开始感受到那无惧的自由。

 

 

 


图片来源

一起跟着Amazing,跨出尝试的第一步

【同场加映】女人迷公益力 2017菲律宾妇女培力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