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那时候的妳,妳曾为爱情受伤,妳曾因为一个不值得的人失去自己,他曾舍得让妳淋雨走回家——然而这条路,妳还是这样走过来了。那时候的妳好傻,可是妳倾尽全力,没有对不起自己。心疼当时的自己,给妳心里的女孩,一个深深的拥抱。(同场加映:

那时候的妳

妳想知道自己哪里不好,总是遇到半途而废的人。

而我想告诉妳,这些安排都是为了妳好,因为知道妳还没办法主动离开一段不快乐的爱情。

(要到了很后来,妳才会得知一件事情:和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在一起,要比离开一个不爱妳的人更难受也更被连累。)

有时候,我会想起那个沮丧的妳。


(图片来源:来源

那时的妳还很年轻,以为爱情和妳一样简单。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他就会是自己人。妳把他想得和妳一样:说了喜欢就是要去爱了,很难说不要就不要;笑容交给了他、日记递给了他,“想念”和“以后”都在他那里了。妳不是没有受过伤,快要习惯有他的时候,也会担心自己的惯性太强,有一天要是不能习惯了该怎么办?“伤害”忽然跑来找妳,很小声地在妳耳边说:“妳忘了我吗?”

可是来不及了,妳已经喜欢他了。妳以为,喜不喜欢从来不是选择题,那不是妳可以选择的事情。

就妳不合时宜,就妳没有见过世面。在妳不知情的时候,所有人都说好了:喜欢一个人不代表想要在一起,接吻了不代表快要在一起,睡过了不代表已经在一起。(你会喜欢:

不代表妳找得到他,不代表他会打电话给妳,不代表隔天、生日、周末,妳不会一个人过。

不代表爱情。

那个先说喜欢妳的男人,要妳的身体不要妳的心,要妳好好喜欢他就好,你们不会在一起。妳讶异地看着他,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他说得好流利,妳听得好吃力。听不懂为什么喜欢不能在一起?“还没有准备好”的意思是什么?要准备什么呢?

听不懂为什么他说妳很特别,所以不可以伤害妳?他又知道会伤害到妳了?他凭什么替妳做决定啊?喜欢一个人就是愿意为了对方受伤,“冒着流泪的风险。”他懂不懂啊?

妳以为他是例外,最后发现自己才是例外。后来喜欢妳的男人,都是喜欢妳的条件而已。失望了几次以后,妳已经没有太多表情。妳甚至觉得自己好有才华,最会的就是让人舍得失去妳。

我都记得的,那几个很凉很深的晚上,妳若无其事说了再见以后,还没有办法太快回家。因为妳看起来很糟,不能让妳的爸妈看到。妳想起很久以前爱过妳的那个人,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原来他对妳那么好。想起那几个很会亏妳的朋友,他们应该没有想到妳在流落街头,还以为妳在另外一张床上睡得很好。

距离上一次恋爱多久了?多久没有当一个人的女朋友了?妳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哭了起来,没有人告诉过妳,不被爱的晚上会一片荒凉。

然后,妳写了妳的第一本书。

有时候,我会想起那个伤心的妳。

那一年的妳过得很不好,妳的男朋友骗了妳也骗了她,用着妳借他的钱带她去旅行,然后她写信要妳好好爱自己。最后他意犹未尽,要所有人以为是妳在说谎,是妳失去他就想毁掉他。

“不然出来对质啊!”他到处放话。妳对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朋友摇了摇头,钱不要了人也不要了,妳不能再这样下去。因为,妳不想再收到满满是脏话的简讯和语音留言,妳想要完全没有他的消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妳就会变得跟他一样恶毒,妳就会跟着坏掉。(同场加映:

从此以后知道,不会哭诉的人不是因为心虚,而是因为太痛。亲眼见到一个人的崩坏。

三十岁以后的失恋是一场重病。妳以为自己完了、或者快要不行了,这一次的伤心和以前不一样,妳从来没有这样过。精神状况空空的、生理机能虚虚的。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怎么还活着,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睡。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有没有说出不该说的话?全世界都在摇晃,都在摇着妳的肩膀,摇到妳想吐。胸腔很胀,像是有一大块瘀血,压得妳喘不过气。月经再也不来,子宫成了样品屋,没有人会住进去。

还以为自己在说笑话,怎么说一说就哭了。刚刚说了什么?怎么想不起来了。还以为自己好了没事了,怎么看到没见过的人就会发抖?躲进一个角落或者一个边桌,这个世界不要再逼妳再碰妳了。

最怕回家,最怕坐在自己的床上。很爱笑的妳被起底,负面情绪都被掀了出来。妳痛恨他要这样对付妳,以他前所未有的仔细,他太讲究了。妳想要骂醒那个女人,“难道妳想和我一样的下场吗?妳没有想过,我一点都不可惜失去他吗?”妳躲在棉被里痛哭失声,哭得很惨烈。为什么还有人要妳赶快走出来?妳不是已经很努力了吗?

妳看着他们不以为然的表情,很努力地不说:“你们疯了吗?你们看看他对我做了什么。”“你们以为我没有爱过吗?我怎么会不知道爱了就准备受伤?”

“去你的嘻嘻哈哈的友情,你懂个屁。”

妳被诊断出有忧郁症,恍惚地看着医生:“是吗?”走出诊间以后感到幽默,这个世界太风趣太逗了。

太好笑了,笑到流出眼泪,很会讲笑话的妳得了忧郁症。“妳有病。”那句骂过妳的话一语成谶。

领了一些药锭,吃一些就会慢很多。时常,在仰躺的时候,眼泪滑到了耳廓,才知道自己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