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忙着讨好别人、害怕被讨厌吗?嘿!试着把自己拿回来吧!人生太短,舍不得你浪费在妥协和认人予取予求,真正的朋友,不会忙着消耗你,真正的朋友,就算没有天天联络,也能直视你的灵魂,明白你的本质,在你开心的时候损你几句,那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毫无犹豫地伸出援手,朋友,是走在路上的夥伴,你们可能不会走得很近,甚至不时常走在一起,但是你心里明白,他一直都在。(同场加映:致青春:陪你看细水长流的远距离朋友

我认识 Echo 八年了,他是个不喜与人交恶的人,什么都微笑着说好,面对刁难也能做到波澜不惊。我常夸他的心实在是大得可以,他说不是我的心大,而是懒得惹麻烦,人生中相熟的人不超过百个,何必闹僵?

上周和 Echo 约吃饭,席间吃着吃着他突然笑了,忍住笑对着我说:“我把几个人封锁了。”那种情不自禁的小雀跃就像是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对于 Echo 而言,这的确是件了不起的事。

一位是与 Echo 交情不错的前同事。前同事离开公司之后,加入了对手阵营,他时常在朋友圈发一些暗讽前公司的事,一开始 Echo 会在底下留言说一些玩笑话,言下之意就是提醒对方:“我看到了,你别再写了”。前同事似乎没有接收到这样的讯号,反而变本加厉。不管 Echo 的部门有任何举动,对方都要评论个几句。

有一次,Echo 负责一个电影专案的发表会。该电影导演上一部片子创造了票房佳绩,观众都很期待他的新作。由于故事不同,题材不一样,因此,其中一位男主角换成了新人,也算是个冒险的尝试,毕竟,之前的角色形象太根深蒂固,深入人心,观众能否接受一个毫无根基的新面孔呢?

预告片发表之后,果然网路上出现了唱衰新人演员的评论,甚至有网友起了让该演员滚出电影的话题。这些评论大多围绕一个主题:“你没有之前那个演员好,放弃吧。”这样的留言一波接着一波,无论 Echo 他们发布任何新资料,只要有新人演员出现,底下都是一大片反对的声音。新人演员本来个性乐观,也抵挡不住网路上铺天盖地的抵制,心里觉得很委屈。

同事担心他会多想,想安慰几句,但他又装作没事,叫大家不用担心,私下却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也越来越沉默。

后来 Echo 他们商量,与其让那个新人演员逃避议论、否定自我,不如让他直接面对这些声音承认这一切,唯有面对了,才有重新站起来的机会。于是 Echo 的部门在发表会现场设计了一个桥段,让新人演员当众念十条网友讽刺自己的留言,不管多难听多刻薄,都勇敢念出来。新人演员事先没有做心理准备,念到第九条时,实在是忍不住,哭了。

导演拥抱了他一下说:“以前骂我的人更多,当有一天你念这些骂你的评论不哭的时候,你就真正的强大了。”

压抑了很多天的新人演员痛哭一场之后,整个人豁然轻松起来,他面对观众,坦然地说:“虽然我和之前的演员相比的确有差距,但我相信,我会努力做到更好。”

新人演员在台前失声痛哭,Echo 也在后台偷偷擦眼泪。他觉得自己和部门的努力是有意义的,任何事都是不破不立,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与此同时,Echo 看了一下微信动态,发现那个前同事果然酸溜溜地发表了一句话:在现场把人弄哭,你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是吗?这样的方式简直是电影宣传的耻辱。

Echo 拿着手机看了许久,很想和对方争论。但最终,他忍住这冲动,同时果断决定把对方封锁。封锁的那一刻,他觉得好爽。

“为什么仙人掌要长那么多刺?”

“因为它是仙人掌。”

“但是摸它的话,就会被刺到啊。”

“仙人掌生下来就不是被人摸的,就像有些人天生就是要被人封锁的。”

还有一位朋友叫华子,是个极其热情的女孩,跟不熟的人也能聊得欢天喜地,不到三句话,便能称兄道弟,谈出合作机会来。华子其貌不扬,但性格外向,说话语气中时常潜伏着撒娇的病毒。

我曾亲眼目睹华子对 Echo 说:“哎呀,人家这个不会啦,你能不能帮人家搜寻一下吗?”Echo 轻轻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答应下来。给了结果之后,华子在一旁以夸张的语调说:“你好厉害,你最好了,谢谢你。”然后转身消失在人海。

Echo 说华子是公关公司的销售经理,手上有很多客户资源,她经常拿着客户的需求对 Echo 说:“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个提案,我好来跟客户推荐你。”一年、三年、五年。据我所知,这些年里,Echo 帮华子做的提案不只二十套,无论大事小情,她都把他当成查号台来谘询,还包括查询各种业界人士的电话号码。

可惜,那二十套提案没有一套被采用,全部一去无回。

我问 Echo:“用不用暂且不管,我只想知道,每次你把提案给她之后,她会给你任何回馈吗?”Echo总是憨厚地笑笑,说没事没事,我只是出于好心帮忙,不求回报。

终于有一天,Echo 下定决心,也把华子封锁了。那天 Echo 正在加班准备第二天的工作,华子又打电话来,一副撒娇的语气:“哎呀,今天见了一个化妆品的客户,他们很想与时尚电影合作,你们有什么现代电影吗?今晚可以提案给我吗?想要给客户看看,对方还挺急的呢。”

Echo 愣了一下,想想自己手头的事情太多,实在是完成不了,准备开口拒绝。华子却自顾自地在电话那头说:“唉唷,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多一些选择多一些机会。你就帮帮忙,随便写一个提案吧。”

往事如跑马灯,华子这些年说过的所有话在 Echo 的脑子里快闪而过。每一次都是“ 帮帮忙” , 每一次都是“为了你好”,每一次都没有结果, 每一次都“杨白劳 6”,每一次的随便帮忙都要浪费 Echo 起码五个小时的时间。

想到这里,Echo 在电话里快速而坚定地对华子说:“华子,我发现这些年我给你的提案都没有成功。其实不被采用也无妨,好歹我也有其他的案子在跑,但是你呢?永远都在做提案,永远都没结果。还有,每一次你都让我帮帮忙,说随便弄弄就好,可每一次我都很认真做好提案给你。你说随便只是因为你很随便。最后,我非常感谢这些年你一直想着我,为了我好。但不要因为你觉得为了一个人好,就可以不顾忌对方的感受而任意提要求。我说完了。”

挂断电话的同时,Echo 彻底把华子在心里封锁了。

我在心中为 Echo 叫了一万个好。听一个老好人描述他被逼到墙角后奋起反扑的心路历程,竟然那么畅快淋漓。

我问:“还有吗?”

他说:“还有一个朋友,老在我面前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也会跟我说他们的秘密和八卦。每次我都觉得他肯定是从内心超恨那些人时,却发现他和他们依然混在一起。那一刻,我决定不能再和这样的人聊天了,倒不是因为他没有原则,而是我害怕成为他口中的那个人,我甚至可以想像得到,他如何在别人面前说我不好,但依然和我谈笑风生。”

我们总觉得时间带来的都是朋友,既然是朋友,就有相处下去、维护关系的必要。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时间也是河流,总有一些东西要被带走的,唯有真正的珍宝才能沉淀停留。

后来

曾经写给自己一段话:以前对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会很讨厌。现在对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只会不关注。两者之间的不同在于,不喜欢的东西已经不会再进入自己的生活了,就连讨厌都浪费了情绪。

越来越发现,人年轻时,对于很多东西都是想“得到”,得到更多的肯定、得到更多的人脉、得到更多的信任、得到更多的机会。后来也一定会意识到,得到更多的肯定,就要表现给更多人看;得到更多的人脉,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交际;为了得到更多的信任,就要付出更多的真心;为了得到更多的机会,就要撒出更多的网,守在岸边更多的时间……当所有时间都用来交换之后,自己已经涓滴不剩。后来,大家都开始慢慢梳理自己的生活,剪枝剪叶,于是有了一个词─“断舍离”。

不要在意不在意你的人,不要考虑不考虑你的人,不要担心不担心你的人,不要花时间给不会为你花时间的人。

果断舍弃掉我们不想要的、不喜欢的,让生活变得简单、纯粹,我们要把精力用来做更重要的事。封锁一些人,不是因为小情绪,而是为了大日子。放弃一些机会,不是因为不上进,而是为了更好地享受当下的生活。

着一袭素衣,迎风而行,能跑能飞,连微笑都像蒲公英一样,四处飘散。

我坐在没有人的长板凳上。

你经过我的身边。

有人按下了快门。

每一个定格都是不经意的时候发生的。

你又如何确信那些关于自己的记忆是准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