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过辅大性侵事件吗?这是一起曾经被遗忘的事件,因为当事人与其男友的自白有了重见天日的可能。事件受害的 w 同学昨日在脸书上写下道歉文,从她的道歉里,我们看见始终隐身的加害者,我们看见受害者承担太多,我们看见这个世界,依然满载无所不在的性别恐吓。(同场加映:

辅大性侵事件,发生在 2015 年的 6 月。王姓男同学借酒意,美名护送 w 姓学姊回家,却在电梯口地板前强脱学姊裤子,性侵得逞。事发后,学姊男友朱姓同学在电梯口发现她与衣衫不整的王姓同学,部分同学也在现场,事件后来进入学校性平工作小组议程。

事隔一年,朱姓男同学写下〈关于巫沛瑀的性侵事件〉,表明夏林清院长的处理过程瑕疵,数度攻击 w 同学的受害姿态,王姓男同学与巫姓学姊有了名姓,社会大众开始注意到这起被遗忘的事件。

更多人卷了进来,更多的伤害于是来了,公听会后事件尚未大白,各说各话,夏林清重复声明,w 同学的指控是生气的投射,已伤害到自己与校方的名誉,自己不该承担这些,要求她公开道歉。

2016 年 9 月 21 日,w 同学写下道歉文,她说,这再也不只是一桩性侵事件,她说她不能回避过程里,她对其他人造成的残忍后果。

w 同学道歉了,但是那些欠她道歉的人,都去哪儿了?辅大性侵案件提醒我们最多的是,我们对性侵案件的重视远远不够。(同场加映:

不允许受害者成为受害者的社会

w 同学首先对夏林清老师道歉,她抱歉的是“事情的处理过程”,可能无意伤害了夏林清。她称夏林清为老师,她表明自己确实在谈话过程感到受伤,也愿意给夏老师公道,夏林清没有吃案,许多评价并不公允。

“夏林清老师:我要跟夏老师说对不起,我在跟老师谈话的过程里,确实很受伤,但夏老师没有吃案,过程里的社会舆论效应所形成的吃案说法,夏老师为此受到的诸多指控,并非我的本意,但仍伤害了夏老师,我要跟夏老师说对不起,我已于教育部的调查里做了澄清。希望社会可以停止对夏老师不公正的评价与攻击,所有的错误都是我造成的。”

无论 w 同学真是自主道歉,又或是许多人揣测的“被道歉”,我看到的是她始终比夏林清成熟,她正视事件,她愿意述说,她没有逃避,她明白自己的苦痛,也愿意惦记自己过程中无意导致的伤害。

当夏林清谈受害者自我培力,谈脱离受害者的悲情角色,要求 w 同学思考自己作为女人在这此事件经历到了什么,那么用同样的立场,觉得自己在过程“受迫”的夏林清,是否用她最不希望的悲情姿态,勒索着“她心中的加害者”w 同学?

为什么 w 同学要承担这么多?是受害者究竟怎么样了?

我们的社会经常不允许受害者成为受害者,总是急急地指着她开始全身检讨:是不是你喝得太醉?是不是你裙子穿得太短?是不是你语言里暗藏暗示让他误会?你有没有享受?

身体受难伴随而来的是同样沈痛的语言骚扰。性侵受害者在说出自己的故事之前,早已被贴上各色标签,各种诠释故事。

那么能不能,在被伤害过后,让她有替自己好好表态的可能?我们能不能,先让受害者好好地成为受害者,意识到自己的受害经验,说出自己的受害叙事,她才有机会在未来,不再受困于受害者角色。(推荐阅读:

道歉里缺席的第三人:王姓男同学去哪里了?

受害者要有为自己发言的可能,加害者也必须现身,不该成为缺席的第三人。

w 同学为事件的处理过程向夏林清道歉,那么有没有人为了性侵事件道歉?我至头至尾都想问的是,当事的王姓男同学到底去哪里了呢?为什么他用一句“我喝醉了”模糊事实,逃离现场?为什么他仿若无事一样回到校园?(推荐阅读:

夏林清有错,她处理过程有失,她的语言压迫,她以体制压制个人权益,但她也不该是王姓男同学的代言。在一连串的事件里头,始终不见王姓男同学现身,他什么也没承担下来。

如果有人真应该道歉,我想王姓男同学才真欠 w 同学三次慎重的道歉:一次是为了未经同意的性侵事件,一次是为了事后说词的避重就轻,一次是为了巫同学替他这加害者担下了所有的炮火,她为他承担太多了。

如果我们想得更远一点,会发现性侵事件的加害者经常隐身,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呢?我们经常用受害者作为主词,说她“被性搔扰”、她“被强暴”,背后消失的加害者主词,从来都不该被遗忘。

性别暴力防治教育学者 Jackson Katz 在 TED 的演讲里,就提到性别暴力其实是男性议题。他透过一连串字词的变化解释性别暴力从施暴者与被施暴者的关系,演变成注意力只集中在被施暴者身上。“约翰打了玛莉”、“玛丽被约翰打”、“玛丽被打了”、“玛丽受虐”、“玛丽是一位受虐女性”。

舆论检讨受害者,是因为始终忽视了加害者的潜在问题。(推荐阅读:

不再忽视问题核心, Jackson Katz 提倡用循序渐进的方式产生改变,当身旁有人说出或做出伤害行为时,不再默许它发生,而是勇敢说出你并不支持,你并不觉得这是我们社会该有的样子,进而形塑不再满布性别伤害的社会风气。(推荐阅读:

无处不在的性侵恐吓

与性侵事件同样重要的是,我们的社会存在无处不在的性侵恐吓。

性侵恐吓有各种名字,有时包装成保护你的美名,我想起,作为一个女孩,我听过不只一次,你要懂得保护自己,不要太晚回家。我多想问,为什么当这个社会有潜藏的危险,我们做的不是去解决这样的危险,而是反覆规训女孩保护好自己是她的责任?

性侵恐吓有时以报复之名。我看见,有人在夏林清的脸书上留言写下,希望你没有女儿,希望你女儿未来不会遇见学弟,希望你女儿不会成为你口中悲情的“受害者”。

我们最应该对抗的,是不再让“性”成为一个有力的威胁,不再规训受害者让她低头认错,不再纵容加害者,不再继续滋养一个恐惧横行的世界,不再巩固男女之间的性别权力关系。

我觉得 w 同学的道歉多麽“勇敢”,她书写自己也谨记别人指控的伤害,她不抛掷仇恨她心里想着原谅,而我但愿未来我们不再需要一个“一定要勇敢”的受害者,而是有一个让女人不再需要感到抱歉的世界。

女人迷关心性别,更相信行动能改变世界!
只要你站出来,就能让更多人活在自由、安心的世界。
邀请你,参与“性别暴力解码计画”,一起行动拥抱更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