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被爱,寂寞是世界是剩下自己和深浅的伤迹。以为爱不起了,也没人爱了,直到遇见你,告诉我,我们都值得被爱。

文/史比野塔

《空气男友》:我们都是值得被爱的人。

怎么能不寂寞呢。

《空气男友》是一个关于寂寞的故事。从贩卖“一个完美的你”生意开始:什么样的商品能符合所有人的需求与想像?能够让拥有者排解寂寞、不再孤单?从而剧中有了“只要相信就会成真”的伴侣存在。

主角 Jimmy 买了一个想像的男友 Frankie。当听到 Jimmy 对着 Frankie 说,

“在遇到你以前,我以为我不会爱人,也不会被爱”

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崩然而解。

是啊,我们与这世界有如此多的连结,却没办法从里面找到一个懂自己、爱自己的人。即便是最亲密的家人,都没能够陪自己走所有的路,看那些稍纵即逝,却在未来某个或许失恋的夜晚,突然想起的风景。

遑论是从小说好一起长大的朋友,彼此的距离被岁月拉得好远、好远。

到头来还是自己一个人。

“就算全世界都没有人爱我,就算全世界都没人可爱,我至少还有空气,我不会孤单寂寞,因为空气无所不在。”

想不到晚餐内容时,突然脱口而出“喂,你觉得水饺好还是锅贴好”?

或是累得不想动,只想撒娇让人吹头发的时候,只有兴冲冲的自己,身边没有一人。我们忍受不住身体有着好大一个洞,寂寞在里头兀自回荡。于是开始拼命的吃东西、打电话给那些或许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或者止不住滑手机,然而上头的资讯一个都没走进脑海里。洞怎样都填不满。(延伸阅读:可能我们都寂寞,不敢真正拥有什么

我们不计一切,想要逃脱“寂寞”的牢笼。只要罗织一个幸福的梦,在里头我们就不会受伤,说好要陪伴一起走下去的人,就不会把自己留下。

可是现实是如此残酷,当外人闯入,你只能收起你的想像,否则你身上的标签将不再是“寂寞”,而是“不正常”。即便寂寞使人疯狂。

就这样,我们用想像筑起防御的墙不堪一击得被击碎,生活的不堪赤裸裸地摊在阳光下:没办法躲进过去,想逃离现在却看不到未来,就像那半根顶楼阳台上的菸,背着另一头响亮的铁门声兀自燃烧。

也许我们要做得第一件事,是承认自己是寂寞的。

当人们意识到自己是寂寞的,会开始找与自己频率相同的人,或是练习独处。跟胡乱填补空虚的人不同,是了解寂寞感受后温柔看待每个人的洞。

也因为你能正视自己的寂寞,所以不必急着掩盖,可以慢慢地寻找与胸中缺口同样形状的人。

至于独处,其实是早先我们有记忆以来,第一件学会的事。我们在妈妈的子宫里,温柔的被保护着,直到足够坚强。而当一个人能够自在的独处时,他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独自一人,在他心里肯定住着他爱的人及爱着他的人。(同场加映:你不是怕寂寞,你怕的是不再与人有关

他们不是活在想像里,而是活在记忆里。一直一直。因此不论到了哪里、做了什么事,都能够无所畏惧。

另一种寂寞

剧中男主角与他的空气男友设定,不免会让人联想到“同性恋”的议题。

人与人之间的陪伴或依赖其实相当纯粹,不分性别或性倾向。然而在现代社会受到压迫的同性恋者,有时被迫掩盖自己真正的情感。对他与周遭的人来说,“没有人能爱自己,也不能爱人”。

只因为彼此拥有相似的身体,就不能分享各自的喜悦与忧伤?不能够触碰彼此,也不能大声诉说爱意,跟拥有“空气男友”有什么不同?

是这个社会把他们的伴侣“空气化”了!

如果我们都曾寂寞,怎么忍心分开唯一能够填补空洞的灵魂,只因带有相同颜色?

他们的寂寞便是来自于社会的框架与束缚。

或许,《空气男友》里“只要相信就会成真”的信念,还是能够帮助我们与寂寞共处。毕竟相信也许不会成真,但不相信就绝不会实现——

我们都是值得被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