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曾经介绍参与国际志工所获得的人生体悟,这次透过《美丽佳人》对张芷盈专访,我们发现每一次的志工体验,都让你更瞭解自己。那是一个没有柔软的床,却有柔软的心的地方,你不是去助人的,是去让自己更接近生为一个人。(推荐给你:

TEXT / 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PHOTO / 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深夜的印度加尔各答机场,二个大四的台湾女生揣揣不安上了陌生男人的车,没有路灯的街道让夜更加深沉,两人内心小剧场百转千回,“天哪!我们是不是没想清楚!”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她们抵达了郊外的志工之家。

志工旅行改变了我

张芷盈笑说,“现在想想当时还蛮有种的。”大学毕业前夕,新闻系的她和人类学系的好友,相约到加尔各答偏乡的 NGO 当志工。每天早上六点,她们先到学校帮贫民窟的小朋友上课,教简单的英文,数学或劳作。所谓学校挺多算是盖到一半的房子,窗户只是墙上挖个洞,塑胶布地上一铺就是教室。

她们要自己设计教材、做道具,最喜欢看到有小竞赛时,孩子们眼里热烈的光芒。每周几天,她们会搭火车进城,分发食物给游童,为没穿鞋的孩子简单包扎脚上流脓的伤口。有时等待队伍太长,张芷盈会和孩子们聊天,拿出铅笔为他们素描,孩子们开心地在旁边签下名字。(推荐阅读:

“我觉得这趟旅行是个开端,让我思考未来做志工或加入 NGO 的可行性。”回国后张芷盈持续到家扶中心做志工,但一毕业,她还是按照社会期待的方向,乖乖念了研究所,找了份人资相关的工作。“我毕竟还是有点害怕,做想做的事真的有办法养活自己吗?后来跟公司老板递辞呈的时候,他跟我说:我觉得你很不开心。我才发现别人都看出来我的勉强。我下定决心,30岁前要勇敢去尝试。”绕了一大圈,张芷盈终于回应内心的声音,进入台湾的 NGO 组织工作。

缩小自己,拥抱世界

这份工作,让她有机会观看世界的某种真实。好比前阵子她去了肯亚的难民营,这个全世界第三大的难民营收容了邻近15个国家,因战乱或饥荒流离失所的 20 万人。“那里的小朋友都很像小大人,因为爸爸可能都在打仗,在颠沛流离中有些人妈妈可能去世了,常常看到年轻的姊姊一个人带很多小孩。这些孩子遭遇的事很多我们到死都没办法想像,只是孩子有孩子的天真,比较容易遗忘。”

在无情的天灾人祸与无边的贫穷面前,会发现自已的存在与作为是多么渺小。“当志工不是在做什么伟大的事情,才去这么短的世间,你只是这么小的一个人。有时你做的事可能只是陪孩子玩,但这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让他们能回归一般小朋友应有的身份,不用去担心今天有没有食物吃,也能抚平一些心里的伤痛,愿意走出来人际互动。有时会发现他们很有才华,只是欠缺公平的机会和管道。我们能做的就是提供教育机会,帮他们找资源,找工具,给他们钓竿,解决生存的问题,才能发展生活。”(同场加映:

为公益而旅行不会有松软的床,不会有时髦的购物中心,但每次回来后总会想再出发,为了那些曾经真心交流过的一张张面孔,为了实践心底“这些朋友值得更好的生活”的承诺。

 

【旅行Q&A】

M.C.:旅行最不可或缺的东西?
芷盈:笔记本、铅笔(可以素描)、相机,还有一本那阵子想看的书。

M.C.:旅行前一定要做的功课是?
芷盈:了解别的国家的基本文化,不要因为没做好心理准备而造成人家的困扰,不要设限,也不要太自我中心。(你会喜欢:

M.C.:到新的地方一定会做的事?
芷盈:因为我是学新闻的,我会去买一份当地的报纸,可以了解当地正在发生什么事,也可以跟当地人聊天讨论,拉近彼此的距离。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丽佳人提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延伸阅读(以下连结至站外)
【特别报导】漂流的异乡人:外籍移工在台湾
【特别报导】毛孩不流浪,跟着爱回家~领养毛孩前先听他们怎么说.....
从里美到外,影响世界的超模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