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 16 年后,杨丞琳染了一头紫发,唱起《年轮说》,以时间为题,写词谱曲,她说,这首歌里听得见她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作者娜娜不拿翘邀你透过杨丞琳的过去作品,也重读自己青涩的少女日记!(推荐阅读:

杨丞琳在今年初秋发表了新歌《年轮说》,细数时间在自己的生命历程中刻下的痕迹,如同树木的年轮一般,也将推出她个人的第十张专辑。十这个数字深深震撼我,把我拉回听见她第一张专辑的那个秋天。

《暧昧》这张专辑是在2005年发行,那时我正在读高中。现在回头听,就如同阅读早已收于抽屉深处的日记,不是深夜人静还真没勇气,当时满怀的情愫与感叹,如今令人有点难为情;可难为情不代表不珍惜,那些因为别扭而搞砸的关系、因为爱恋而掉的眼泪或是狂喜,现在看来都像是青春期留给自己最好的养分。(推荐阅读:

“最喜欢睡觉/最讨厌青椒/最受不了男生品味不好”

专辑的一开始,就以《乖不乖》作为宣誓,说了许多直接又有点幼稚的告白(例如喜欢睡觉讨厌青椒),但其中可爱的是,在主歌头两句就用到“男生”这个词汇,马上让歌者的形象活脱脱的跳出来—不是女人或女孩,而是个徘徊在之间的“女生”。而接续的《暧昧》与《理想情人》,成为杨丞琳的代表作,也是众多少女的恋爱写照。(推荐阅读:

其他几首让我印象深刻的,则有《只想爱你》是年轻女孩喜欢大叔的心声,恋上年纪较长的对象仍奋不顾身,推荐给高中时暗恋过老师的你当作脑补主题曲。《不见》是用俏皮的曲调唱失恋的心情,作为自己成熟的起点。《单眼皮》现在看起来则像是李荣浩的主题曲(咦)。

“原来为爱流的眼泪/也是种甜蜜滋味”

“你的单眼皮有独特魅力/随便眨眨眼都令我着迷”

也许,世界如何瞬息万变,终将有某种独白或情绪,永恒地专属于特定岁数的人,例如三岁的孩子口头禅多半是‘不要’、而大学生被问到未来多半是‘我不知道’;若真是如此,那么现在中学的少男少女拾起杨丞琳《暧昧》这张专辑,我想正是时候。

谢谢十一年前杨丞琳的歌、谢谢当时少女的我没有太多害怕和顾虑,让十一年后的我们听见《年轮说》时,一切都心领神会,无需赘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