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与眷恋的,都回不去了。 总是要等到离家远了,或是遇到挫折后才会发现, 对家的情感,远比我们想像丰沛。由设计师方序中发起的《小花·时差 纪录展》,邀请五月天玛莎、魏如萱、陈建骐、聂永真、苏益良…等十二位艺术家,要你好好记得家的样子。(推荐阅读:“我爱你的强悍与温柔”从单亲到同志家庭的父亲模样

《小花·时差 纪录展》,好好记得家的样子

文/翁颖姿

由设计师方序中发起的《小花·时差 纪录展》,邀请五月天玛莎、魏如萱、陈建骐、聂永真、苏益良…等十二位艺术家,以家为概念,透过照片、展品、VR 来诠释他们心目中家的样子。

这个展览很巧妙地,在同样是眷村改建而成的四四南村展出。下着雨的周六午后,我踏进四四南村的眷村文物馆,正巧碰到方序中要为观众进行导览。

“这个《小花·时差 纪录展》,是想要以温柔的方式,来表达我们反对东港共和新村拆建的诉求。”方序中这样说着。

一进展场,右手边挂着一幅幅黑白照片,以及一条条白色纸张。方序中说,那一条条的白纸象征着老家院子里头晒的棉被,以及长辈对孩子要回家的期待。展场里的照片,是摄影师苏益良跟着方序中回东港老家时候拍的,从车站开始,到家里的客厅,全被记录下来。方序中仔细解说着每一张照片,提到他的外公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多了几分笑容,“我外公现在已经101岁了,还是很健康喔!”

关于外婆,他则这样说:“外婆现在已经不讲话了,不过我想,她是去旅行了。有一年我们吃年夜饭,吃到一半,外婆突然说:‘去叫院子里的小孩来吃饭。’但院子里根本没有人啊,我想外婆是到了另一个时空去旅行了。”

除了照片,展场里还有多位艺术家提出的关于家的物品,用树脂封存起来,象征着不会消失的记忆。其中玛莎拿出的是他当年考高中联考的准考证,在家里准备联考的他,大概也没想到考上师大附中会是他人生转变的开始吧。

设计师小子则拿出了父亲生前练字的纸条,因为中风而无法用右手写字的父亲,开始练习用左手写字,上头写着“不忮不求,何用不臧”。方序中说当小子看见被封存起来的纸条时相当感动,而当我看着那纸条,脑海也浮现了他父亲认真写字的模样。(推荐阅读:专访超“台”设计师小子:台湾人就是死不承认自己很复杂!

除了静态欣赏,展场里还有 VR 动态影像可以体验。透过 VR 带领观众置身于台湾三个村落,其中包括方序中的老家屏东东港共和新村。不同于高楼林立的都市,具有时代象征的老房子多了可供想像的故事空间。

方序中和其他参展者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家”的定义和记忆连结,我想观众在看展的同时,脑海中也会有自己对于“家”的诠释。

随着时代变迁,台湾各处的老聚落正在逐渐消失,有些人对于这件事感到愤怒,而选择激烈的抗议、冲撞;但也有些人选择以温和的方式,唤醒人们对这件事的重视。

我没有生活在眷村的经验,但是透过《小花·时差 纪录展》,了解了眷村不仅是具有时代意义的建筑,对于当地居民来说,那是有温度的、有情感连结的家。和屏东东港共和新村一样,台湾各地都有正在面临保存危机的老聚落,我想藉由《小花·时差 纪录展》,或许能够唤起更多人对此议题的关注,甚至影响政府的决策。但如果有一天,这些老房子终会被强制拆除,那么在它消失之前,希望我们至少好好记得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