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眼球中央电视台,邀请制作人动眼神经为你定期报导政治新闻。第一期,她谈起香港观选经验,香港立法会选举刚落幕,六位香港本土派人士,成功取得立法会席次,二十三岁的罗冠聪成为史上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朱凯廸传出人身安全危险,动眼神经为你带来现场实况,在这一场熟悉又陌生的选战里,看见台湾的轨迹。(推荐阅读:

“你明天休假去哪玩呀?”同事问我
‘我要去香港!’我回答
“是喔!那一定要去太平山看夜景、去维多莉雅港看灯光秀,然后晚上可以去兰桂芳喝酒~”
‘我们行程好像没有排唉....’我尴尬地说
“什么?那你们去香港要干麻?”
‘呃....我要去看香港立法会选举.....’
“蛤?!”

或许,对于一个上班族、小资女来说,把难得的休假拿去用在“出国观选”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我就是这么做了,而且觉得非常值得。

出走,是为了看见自己
 

为什么我们要关心香港呢?

我们常常在新闻上听到台湾与香港被放在一起比较,尤其在 318 运动之后,香港的雨伞运动、占中等大规模的抗争接连发生,“昨日台湾、今日香港”的口号更是不绝于耳。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台湾似乎走先了一步,然而,在中国因素的介入之下,香港的经验、一国两制的梦魇,未来发生在台湾也是不无可能。(同场加映:

或许台湾并没有多少人关心今年9月4日的香港立法会选举,但其实从观察香港这次的选举中,我们可以回头反思更多关于台湾社会与政治的议题。面对相同的强权压迫,港台似是隔着海峡被分开扶养的难兄难弟,不过两地的历史背景、民族文化却是截然不同的。

走出台湾,其实才能真正看见台湾。隔一层纱的不熟悉感,让我们能够更理性地思考;因为多了一步的距离,让我们能够更客观看事情。

熟悉又陌生的一场选战

从机场搭地铁直达市区,一出地铁出口,映入眼帘的便是高耸入云的楼,以及夺人目光的大看板们,我彷佛走入了港剧之中。与港剧不同的是,墙上贴满了竞选海报,路边也插着印着不同号码、写着不同口号的竞选旗帜。

香港朋友说,插旗子这套是这几年才从台湾身上学来的。我心里笑着想,他们应该不知道台湾已经渐渐有候选人开始主打“不插旗”了。

香港的政党大致上可以分为较为亲共的“建制派”、支持香港全面民主化并推动普选的“泛民主派”、提倡香港前途“自决”的本土派、以及近年才窜出的“港独”。有趣的是,就算是没有很熟悉香港政治的我,也完全可以从海报的设计上看出候选人是哪一派!建制派的海报配色不出蓝、白偶有粉红,整体设计只差贴上国民党党徽就会变成蓝营的文宣了!

而绿色系的泛民主派主打要换掉特首梁振英,部分本土派的文宣设计得超级“时代力量”,黄黑配色加上较年轻、活泼的设计,想抢的票绝对跟老派的建制派不同。而学联出身的罗冠聪,不管是海报还是竞选广告布条都超文青,“蓝绿和解”的颜色让我想到2014年底柯文哲选举时的那种“新气象”。(同场加映:

这是场台湾人感到既陌生又熟悉的选举。

建制派透过地方势力绑桩的竞选手法与国民党多年以来组织农渔会等地方组织稳固选票的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时,他们也都主打较高的年龄层,工商业界的既得利益者也多是他们的拥戴者,并且,他们在选前都会祈祷选举当天天气差、投票率低。

泛民主派如同民进党,作为势力最大的反对党,虽喊着要推动民主化,却仍以“维持现状”作为与中共互动之间的保护伞。他们不愿向中国的专制低头,却也对本土派较为激进的“理想”不屑一顾。毕竟香港仍是世界金融重地,经济挂帅融于他们的文化之中,对于香港未来较为现实的、可行的考量仍是多数港民在乎的。

本土派认为应以香港人的利益作为优先考量,反对中港融合,以捍卫香港的独特性。这次选举有人提出制宪、有人提出“永续基本法”,期待能够在制度的层面上,让香港与中国做出区隔、让香港本土文化受到保障。


本土派参选人街头短讲

香港立法会选举为何重要?

这次选举被许多香港人视为非常重要的一次选举,因为这不只是雨伞运动后的首次选举,更是首次“港独”议题被端上台面的选举。

近年来中国对港压迫越甚,先前的铜锣湾书店事件更让香港人觉得“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过是一句空话,许多年轻人开始主张彻底脱离中国,“香港独立”便在这几年逐渐萌芽。虽然说在选举前,所有倡议、支持“香港独立”的候选人都被取消了竞选资格,然而许多本土派的候选人虽然没有挥着港独的旗帜,但许多政见也可以看见香港民族意识抬头的影子。(推荐给你:

选前一两天,许多香港的朋友都对于此次选举感到忧心忡忡,认为选情冷清,很怕这次选举结果不好,香港便会一厥不振,本土力量再也无法有发展的空间。

幸好,此次选举创下220万人投票及58%的历史新高,选民积极参与的情况空前,许多投票站在入夜后出现排队投票的人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附近又出现了什么稀有的神奇宝贝,于是这次的选举直到星期一(9月5日)凌晨近三点才结束。

开票结果也令许多香港人感到振奋,直选的35席中有过半的议员是非建制派的议员,而朱凯廸与罗冠聪高票当选也显示出香港人对于中国当局的不满以及追求港人自治的决心。

能直选,就是民主?

能直选,不是很民主吗?为什么还要推动香港民主化呢?

虽然选举落幕,但高票当选的朱凯廸传出有人身安全的威胁,选后都还不敢回到住处。选举当天也有许多年长者的“掌心雷”被抓包,他们手上可能有掌心大小的贴纸或直接被人用麦克笔写上要投的号码。

虽然香港许多年轻人自发性地去监票,但投票站的问题依然源源不绝:有人要去投票才发现已经“被投票”,也有投票站平白无故多了三百多张选票。

在香港,投票不是每个人想投就可以马上去投的,必须事前先“登记”成为选民才拥有投票权;而立法会议员,也不像我们的立法委员能够作为民意代表而去否决特定议题,立法会议员对于不认同的政策只能表达反对,并没有实质的否决权。(推荐阅读:

香港,想成为一个国家吗?

被称为“国师”的陈云,提出“香港城邦自治论”,此次希望藉由“永续基本法”来推动港独却高票落选。心灰意冷的陈云发超狂地指责香港选民,表示“网上的我将会逐步消失,直至寂灭”,并说港人“不配拥有国家”。

可是,香港现在真的想成为一个国家吗?或者说,香港人认为香港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地名?

回头看台湾也是经过了几十年的运动,直到近几年,民调才显示在台湾认同自己是台湾人而非中国人的比例过半并且逐年攀升。民族意识的形成、国家未来集体共识的确立需要时间,急不来。或许是恨铁不成钢,在港独初萌芽阶段,即因共识不够而否决了这项未来,未免也太早下定论了。

这次香港行,私下约了几位港独份子碰面,他们迫切地想要瞭解更多台独运动的理论背景、经验以及策略。他们深锁眉头,忧心地表示尽管香港本土意识抬头、港独势力逐渐成形,但是论述与脉络都还需要更多的研究与讨论。如何梳理历史、找出香港接下来的路?或许在经历了更多、吸收了更多、激荡并讨论了更多之后,香港人民能够凝聚出最适合他们未来的奋斗目标与方式。(推荐给你:

透过飞机的窗户看见台湾点点灯火勾勒出的城市地景,才惊觉这三天奇幻的观选之旅已经结束。我看见香港人对那片土地的爱与忧心,一如我们深爱着我们笑称“鬼岛”的台湾;我也看见港台两地能够相互扶持、或是必须各自努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