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领导人,是一个比领导人还要难以胜任的位置。当女性负责带领一个团队时,或许不知不觉地会为了挑战社会既定成见,而过分强悍、过分尖锐。其实,我们忘了,女人不只一个样子,女性领导人当然也不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定义女性领导人是什么样子,那就是正在执行的、我们自己。(延伸阅读:

“依我看来,几乎所有在上班的女性,都还太天真,对,妳也一样。”

在某个聚会里偶然遇到的一位女性领导人,就像这样挥刀相向,说出这样“狠毒”的话语。我完全没有受伤。我反而是在听她不断说着“我是多么努力才走过来”的艰苦历程、自己的功绩相关的炫耀故事、同业者的坏话时,边想着“这个人为了在以前的男性社会中,不被看不起,披着‘盔甲’战斗到现在吧”,边抱持“她要不就是没有身为女性领导人该有的‘美学’,要不就是设定了偏颇的目标”。

现在五、六十岁的女性,在结婚、生小孩就离职已成惯例且几乎没有女性管理职的时代里,要与弥漫在公司和企业内那种“女性还没被认可,完全不能信任”的偏见对抗,想必历经了很多苦难。或许面对那些头脑固执的人们要表现出“我也很行!”的坚强的一面,有时对某些事觉得“那样做很奇怪吧!”为了矫正不合理的事而抗争,才能存活到今天。结果在不知不觉中,为了保护自己,就会带“毒刺”,对别人也会吐出“毒刺”,我认为应该是这样。(推荐阅读:

她们的时代还没有职场骚扰、性骚扰等词汇,在她们眼中,看现代工作的女性或许会让她们想说:“因为有我们辛苦过来,妳们才可以像现在这样轻松工作”“不要因为辛苦一点就想依赖别人!”她们为了不被人看不起,必须特别制造出可怕、坏心眼的氛围。

或许人的年纪越大,越容易带刺。

因为她们不只看到人性中或社会上好的部分,接触到黑暗面、不合理部分的机会也增加了。正因为我们总是和毒刺共存,所以才更需要保有自己的“美学”。保有“美学”就是想要优雅生活着。依照“我想要变成这样”“我想要过这样的生活方式”的价值观行动。

我们抱持着身为一个人的美学、身为母亲的美学、身为领导人的美学等各种美学,才能让方向正确,更接近“理想中的自己”。

我到目前为止看了很多女性管理职和女性社长,认为可以把她们分为两类。其中一种类型是可以看得出某些毒刺的女性领导人,她们站在优势立场,炫耀一些事,如果别人有点过错,她们就加以奚落,是让人觉得有点紧张感的女性。她们是因为害怕别人,不想被人陷害,所以抱持毒刺,不过因为她们不信任周遭的人,抱持的毒刺会让人离得更远,让人厌烦,变得无法建立起信任关系。(你会喜欢:

相反的,也有完全看不到毒刺的女性领导人。这些女性们非常自然开朗,和她们聊天会很开心,完全没有让人讨厌的氛围,她们会接纳别人、信任别人,所以可以和周遭的人们共存而生活。因为她们对周遭有爱,所以身为“受人喜爱的女性领导人”,她们的存在本身就受到极高评价。她们并不是没有毒刺,而是自然地把那些毒刺转化成“机智”的技巧。

例如即使有大叔主管直接跟她说:“妳总是穿着长裤,一点都不性感”这种性骚扰的话,她也会回:“哎呀,○○(对方的名字),你不也总是穿着长裤吗?”这就是把“你这老头别看不起我”这种懊恼瞬间转换成“机智”。而且,越是有目标及热情的一流领导人,越是这种让人看不到毒刺的类型。(推荐给你:
 

当然,也不是说带刺的女性们就没有热情。反倒是她们有超乎一般人的热情,可是,那些热情之所以无法传达到部属心中,是因为她们有着“领导人就是要很强”“要很完美”这样的压力,而变成采取压抑自己想法的行动。

身为一个领导人,没必要完美无缺。也没必要变成优异的人。

之后大家都有可能会担任各种领导人,像是某个企划领导人,或是小团队的领导人,大至整合很多人的管理职。此时,你可能会认为“我没办法胜任”而退缩。不过,好不容易才有的机会,希望你能把握住。

理由并不是因为当了领导人就有比较大的自由调度空间和决定权,或是收入增加......等利害关系,而是身为一个工作人可以更进阶,藉由做好工作,遇见新的世界、新的自我。地位可以使人成长,当上领导人后,“原来是这样啊”,会体认到一些以前没看到的事物,也会看到周遭人们的优点,让这些优点展现、负责解决问题、描绘团队的未来展望并和成员共享、站在别人的立场思考......可以透过以前当别人部属时感受不到的各种事情,再次发现工作上有趣之处,也可以锻炼品格。(延伸阅读:

既然都生在这世上了,难道不想尽最大能力活出自我吗?我希望今后有越来越多抱持自己的美学、自然开朗稳健且轻快度过人生波澜的优秀女性领导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