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纽约、台湾到上海,回归华人世界从事钢琴教学的作者九万,发现家长普遍都不尊重老师的专业,更把音乐当作未来工作的机器来培养,使才艺成为升学的筹码。(延伸阅读:台湾要末日了吗?写给台湾的十点疑问

三年前,我从居住了十年的纽约海运了七个大纸箱,搬回台湾。沈淀了一段时日,三年后我又拎着一个皮箱和一个 40 升的背包,离开台北,来到了上海。在这个拥有东方明珠的城市落地一星期后,我租了一栋老公房的三楼房间,在上海继续从事我的老本行 —— 教钢琴。

在将生活重心移回台北的三年时光,我开始一个人背包旅行,因此得以在旅途上和许多当年在纽约认识、现居于欧洲的音乐圈朋友重逢深谈,并透过他们尝试了解各国的音乐学习环境。

而选择在花信年华时到上海,除了因为它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也风闻教育事业这些年在中国的崛起,更重要的是邀请我来的老朋友因为同样在纽约接受文化及音乐的薰陶,彼此拥有相同的教育理念。再讲得更坦白些,一个极大诱因也是她给老师的指导费用是台湾普遍音乐教室的三倍以上,远超过台湾国高中音乐班兼任教师的钟点。

不管以哪个面向切入,谈钱是现实,但面对现实本来就是生存的本质。我在纽约开始钢琴教学生涯以来,音乐院的钢琴教学法指导教授 Olsen 就一直向我们耳提面命,要我们“一定要尊重自己的价值。”

以音乐院毕业生来说,在纽约一小时收 80 美金也不会太过分。不仅是支付我们为了学习音乐所投资的心血、金钱和获得的专业,许多时候,容易被忽略的是在那一个钟头之外老师想教法、备课的时间(事实上是我真的经常想教法想到做梦都在做教具。)

而对于学古典音乐的人来说,先不管本身喜不喜欢教学,教学依然是最稳定的收入来源。自我懂事有印象以来,家族便一直在经营音乐教室,也因此自小耳濡目染、看尽了台湾这二十年来在音乐教育事业上面的兴衰和转变。刚好,在台北的三年间除了教学工作之外,也有机会在第一线柜台和学生及父母接触,才对于台湾的老师和音乐教育事业经营者所要面对的状况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安排了课程却爱来不来,一天到晚请假或迟到,之后又要怪老师自己的小孩为何没进步;认为孩子没练琴是老师没督促,完全不是自己的责任;学费已经便宜到没天理了还要嫌贵,把学习当成秤斤买菜讨价还价;连 do re mi 都还搞不清楚就在问何时可以去比赛、去考级数,要不然就是学生程度不好,又不愿意付出血汗练琴,家长却又想要老师协助小孩考上国立大学音乐系;对孩子的学习不闻不问,反正要上小学五六年级或国中了就是学业变重,钢琴课先停再说 … etc. 这些虽然不是全部的台湾家长,却也是大多数了。

我不会说这些状况在别的国家没有,但就个人经验来看都是极少数。尤其到上海后的这段时间,也许是刚开始工作的蜜月期、也许是工作环境把我们的教学中心思想传达的非常透彻,总之我的确觉得自己活在一个乌托邦,一切都很美好(至少在工作这方面。)99% 的家长清楚知道孩子刚开始是需要培养兴趣的、也知道考级数不是必要,维持兴趣和热情比什么重要。(推荐阅读:台湾的幼教老师为什么越来越少?

不过我的乌托邦就在和新认识的上海人 Z 交谈过后,被砸了一个洞。亚洲其他地方我不晓得,但华人终究是华人,Z 知道我是教钢琴又刚来上海后,便满腔热血的提供我许多生财之道,像是让家长知道我可以帮学生准备考国外的级数,甚至帮学生建立国外留学的管道,让家长知道孩子只要跟我学就有出国留学的机会。毕竟在现今的中国,拿个外国学历、甚至能到国外落地生根才是真正的成功。 Z 直接说他认为我们教孩子学兴趣的,在中国市场不大。

这让我想到前些日子在追的美剧“菜鸟新移民”,有一集是二儿子 Emory 在学校做了职业性向测验,结果测验出来是空服员。妈妈非常不能接受,毕竟这不是被传统华人父母认可的职业,便想尽办法要“导正”Emery。当时刚好出了个华人球星张德培,他们又无意间发现孩子对网球有兴趣和天分,便打着让 Emery 拿运动奖学金的主意还有让他忘却想当空服员的愿望,拼命地想要在他才刚起步学网球时,便将他推向巅峰。虽然 Emery 的确也一路打到决赛,但在该集结尾,Emery 并没有忘记想到空服员这件事。

唉,大多数的华人家长想要什么我怎么会不晓得呢?我同意让某些孩子适时的参与考试、比赛可以增加学习和进步的动力,但因为自己真的看过许多“机器”,深深知道如果不是因着真正喜欢音乐而学习,就算要走这条路也走不长久。

我不晓得要如何在一时一刻翻转华人急功近利的心态,但我相信让家长意识到把音乐、艺术的培养落实在孩子的生活中,是比赢一堆比赛、考一堆级数还更为重要的。让孩子真正热爱弹琴,并维持热忱、顺其自然。如果未来他们真的自己有决心朝音乐这条路走,身为老师当然全力以赴的协助,但绝对不是把比赛考试这些条件摆在前头,作为学习的出发点。

而如果台湾的家长还无法自觉到普遍音乐教室、家教老师所收的费用已经过低,忽略掉老师也要生存,还在拿孩子的教育来跟老师锱铢必较,将学习才艺当成升学的筹码,用完就丢,不尊重老师的专业,那么已经人才严重流失的台湾,资源将会更少、也会更辛苦。(延伸阅读: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