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法国女人不发胖?亲爱的,你没看过的法国女人可多着,那些活在电影外真实存在的人们,没有穠纤合度,生活也不只有优雅红酒。在巴黎出现的法国布尔乔亚女人群像,忽略了好几份法国肥胖报告中法国北部与东部经济萧条区的肥胖女性。(推荐你看:

法国女人不会胖

“法国女人不会胖”是那本同名书里,唯一一个已经注册成为商标的法式迷思(这句话源自法裔美国作家蜜芮儿.茱里安诺(Mireille Guiliano)于二〇〇六年出版的《法国女人不会胖》,书中谈的是法国女人之所以能保持令人眼红不已的曼妙身材,个中祕诀何在;该作者随后拿这句话向美国专利局申请专利,这句话于是成为有正字标记的商业产品)。

茱里安诺的书一出版,不少人开始争相分食这块大饼,导致如今泛滥成灾的法式指南里无不充斥着所谓的“法式悖论”:那就是法国女人何德何能,竟能在镇日畅饮红酒、大啖乳酪与可颂、满足口腹之欲的同时,还维持傲人的魔鬼身材。

造访巴黎后的美国人,常在部落格口沫横飞地写出一大串典型的陈腔滥调:“大家都知道,法国女人美丽、性感、苗条。法国的女人常穿迷你裙漫步四处,看上去优雅骨感,还懂得享受人生最大的乐趣。她们吃的是全脂乳制品,真正的奶油、乳酪,也吃甜点、红肉、义大利面、美味的面包,甚至以红酒与香槟佐餐,但她们的肥胖率却一直很低。”(同场加映:

短短几行间,“法国的女人”这五字尤其耐人寻味。到法国游玩的观光客,其实多以巴黎与周边大巴黎地区为首要目的地,其次到访的是蔚蓝海岸。也因此,绝大多数英美观光客接触到的法国女人,她们不是在巴黎历史观光区周边、就是蔚蓝海岸迷人海滩上。许多作者以及评论法国的人士都希望让我们相信,法国国内全体女性同胞都与这些巴黎女人一样富有亮丽、时尚苗条。

法国女人会胖吗?据我在当地的家乐福卖场排队结帐、而且刚好排在臀围丰满的女人后方的次数来看,我相当肯定地说:有些人会。

综观法国历史,肥胖比率确实很低,但如今情势已不可同日而语。医药研发商“罗氏”(Roche)所进行的一份为期三年的法国人口肥胖研究“ObÉpi调查”发现,二〇一二年就有百分之四十七的法国成年人口属于超重或肥胖,当中百分之四十二是女性。一九九七年至二〇一二年,法国肥胖比例总共增加了百分之七十六,以十八至二十五岁的妙龄女性增加比例最多。

然而,“一般”法国女性的身材又与她英吉利海峡另一岸的表亲有何差别?两起分别在英国与法国所做、时间也凑巧相近的全国体型调查,给了相当有趣且惊人的答案。

英国这方是在二〇〇一年至〇二年,由英国贸易产业部(Department of Trade and Industry)偕同国内零售大厂所做的英国全国尺寸调查;法国这方则是在二〇〇三年至〇五年,由法国纺织品工业协会所做的“全国体型测量”。两起研究都使用高科技扫描技术,各自测量国内上千位男性与女性的身材,获得资讯后再以统计数据显示“一般”英国女性与法国女性的身材。结果如下表:

 

身高

胸围

腰围

臀围

体重

英国

161.3 公分

38.5 寸

34 寸

40.5 寸

65.1 公斤

法国

160 公分

37 寸

31.5 寸

39.5 寸

62.4 公斤

这统计数字上最教人讶异的是两者结果的相似度。法国女性平均身高竟比英国女性稍微矮了大约一点三公分(在体型光谱上都属娇小);也有一些部位尺寸差了几寸(最显着的是腰围)。体重则差了大约二点七公斤。这一串数据,是否足以稍稍平抚外界对法国女性体重的美化与大惊小怪呢?

然而,数字改变不了的事实是,在巴黎、或至少在那些观光客和外籍人士最爱光顾的热门景点,多的是身材窈窕、步履轻盈、因脚踏高跟鞋而摇曳多姿、身披时尚短夹克的法国布尔乔亚女人。同时,好几份法国肥胖报告都提到,整体平均数经常掩盖了法国女性因地理位置、阶级与教育程度所出现的巨大差异。

肥胖比例最高的出现在法国北部与东部,尤其是经济萧条的北部加莱海峡区(Nord-Pas- de-Calais);相较之下,肥胖比例最低的是游客如织的普罗旺斯、蔚蓝海岸与罗亚尔河流域。没有学士文凭(Baccalauréat)或其他文凭的女性,其体重往往比有文凭的多个大约二点七公斤以上。

二〇一一年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一份报告指出,在法国,教育程度低落的女性体重几乎是知识分子女性的三倍。这与英国的“不平等指数”(inequality index)形成强烈对比,在英国,教育程度不高的女性只比中产阶级女性超重一点五倍。

为什么巴黎布尔乔亚阶层女性的身材总比国内其他人来得更玲珑有致?部分原因出在教育程度,但另一部分则归因于社会压力。

始于法国革命后期的传统礼制“savoir-vivre”极重视女人该有的言行举止,要求她们务必表现优雅自制的态度,包含服仪相称与饮食节度等。


source

十九世纪知名的法式礼仪教主史塔弗男爵夫人,在她广受欢迎的礼仪圣经《世界之用》(Usages du monde)中便阐释,布尔乔亚的年轻女性绝对要“避免显露贪婪,那不只破坏形象,也是教养落后的象征。”体型纤细在法国女人传统观念中,是向世界宣告自己属于富裕中产阶级的方式之一。

“瘦女人=中上阶级;游泳圈=下层阶级”这条公式,是既存于法国心理学与文化中的潜规则。

法国的女性公众人物,从电视主播到政治人物,都瘦得不可思议,而且魅力四射,简直教人想不通那些外型不如政治人物贺雅尔(Ségolène Royal)、前总统萨柯奇夫人卡拉.布鲁妮(Carla Bruni)、或法国总统欧兰德前伴侣崔威勒(Valérie Trierweiler)的女人到底躲在哪里?毕竟,女性主义不是一向标榜所有女人──即便没有玛莉咏.柯蒂亚(Marion Cotillard)的天使脸孔──都应当有机会角逐权力地位吗?

正因法国人心里认同的是纤细又迷人的女性,他们才对现下的肥胖危机难以招架。

当二〇一二年ObÉpi研究结果在英媒报导中(带点沾沾自喜的意味)公布时,法国媒体却完全默不吭声。虽然法媒对儿童肥胖问题多有着墨,然而成人的肥胖议题仍鲜少成为新闻焦点。法国女装店似乎也不愿承认,近年来上门的客户体型更为肥满油润。法国衣服尺寸已因二〇〇六年的体型报告结果而向上修正;不过放眼看看一般服饰店中的尺码设计,确实难免让人继续以为法国女人顶多只穿到十号。

在“全国体型测量”研究中,就有三分之一的女性曾反应,很难在服饰店里找到符合自己身材的尺寸。

然而,这份研究结果似乎有指责她们太胖或太瘦的嫌疑,即便有所怨言的这群女人其实身材大多都属中等。定睛细看时,会发现报告里采用的语气与内容有诸多不寻常之处。例如,他们竟拿法国女性平均身高,来与二〇〇六年世界小姐参赛佳丽的平均身高作对照:法国女人比选美佳丽矮了十四公分。再怎么说,在一份半官方研究报告中,以选美比赛的标准来衡量全国女性的体型这件事实在有点莫名其妙。(推荐阅读:

既然服饰店缺乏合适尺寸,那大尺码商店窜红就变得理所当然了。在法文版谷歌搜寻输入“大尺码女装”(habil- lement femme grande taille)等关键字,即刻能找到数十家法国与外国大尺码女装品牌称霸网路购物世界,像是 La Redoute、Dorothy Perkins、Kiabi、Evans、C&A 等,不胜枚举。

一间大尺码网站业者说,“近日不少时尚观察人士都认为,大尺码服饰已成为时尚新潮流;大尺码女性也想当当时尚新宠,拥有特色服饰。时尚设计师纷纷为她们设计完整系列,包含洋装、长裤甚至精品内衣。”专为体态丰满或“personnes rondes—圆型人”所设的网路交友服务也快速成长,让跳脱传统美标准的人有机会与管道交友约会,不再因坊间月老公司要求变造三围而倍感压力、或必须公开个人照片而心生别扭。


source

民间也有相关组织专为“圆型人”争取权益,对抗像是职场歧视等问题。同时,法国政府一边淡化处理成人肥胖议题,一边却也悄悄采取行动,以保障法国最大的市场资产以及国家悠久的声誉──那就是维系法国女人在世人心目中奢华、时尚、窈窕且风华万千的形象。国会还曾提案,禁止在食品中使用易致肥胖的棕榈油,这就是所谓的“Nutella 巧克力酱修正案”,政府甚至祭出国家健康福利政策,为微胖的法国公民提供免费健身课程。

总而言之,法国似乎还不愿意大方承认新现实,正视镜子中反射出来的婀娜多姿倒影。

那些在巴黎中央行政区或蔚蓝海岸等地旅居一年的外国观光客,只“度量”到特定类型的女人身材,返国后却喷吐出成亩的出版垃圾,群情激昂地为法国女人的天生丽质歌颂,此举对法国逃避现实的心态亦毫无助益。这类不绝于耳的“通篇屁话”能否有结束的一天?也许有朝一日,那些身材圆润得不符合布尔乔亚理想的法国胖女人,能拥有自己的歌喉。也许有朝一日,当这位胖女人站上舞台轻启朱唇,一切都会改写……

迷思鉴定:错很大。法国女人会胖,而且发胖的人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