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真正爱自己,生命才能发光发热。”——露易丝·贺(Louise Hay)。我们对于平庸往往会找很多的藉口,也许是没有自信、害怕失败、怕别人觉得自己标新立异、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或是不知道如何跨出第一步。作者将许多人安于平庸、不敢追寻成功的种种藉口一一点出,并提出具体的建议,让人们勇于跨出自己的舒适圈。(延伸阅读:放下恐惧的初老心理学:生活的学习或停滞,该由自己决定

我们小心翼翼地过日子,希望能如此平安活到老。--佚名

我住在新墨西哥州时,有个朋友带我到她打听来的一个位于赫美斯山区的洞穴去冒险。“事实上,只是像是个在地底的大洞而已,她说。“但我听说蛮酷的。”

她并未做详细描述,尤其是我们必须全程手脚并用趴在地上爬行的那段,不过,反正我也没专心在听她说。管它大还是小,我对洞穴没兴趣;我去,是为了那个穿过赫美斯山区的公路之旅和健行,还有我上次去时从山脊上发现的那个超棒的夹心区域。我朋友说的那个洞穴只是整个行程的必要部分,就像停车加油般。

在开车经过一望无际、壮丽无比的新墨西哥天空,又健行过一个美丽的矮松子林内的红土小径后,我们到达了那个洞穴。它看起来跟朋友描述的没两样:在一个小山丘下的一个小洞,大小仅能容身爬过。朋友丢给我一对护膝、一个手电,然后转身率先入洞。我手脚并用,手电咬在嘴里,跟在她后面。

爬了大约十分钟后,我有一个感觉:我们似乎还在入口处,而我能再欣赏到另一个夹心区的可能性已经无影无踪。假如有甚么东西或事故从洞穴深处奔着我们而来,比如怪兽、忽然爆洪或地震,或响尾蛇,或一只蚊子甚么的,那我们就惨了。洞穴里崎岖不平的白石隧道非常狭窄,因此当我的朋友终于停止爬行、靠着墙坐起来时,她的头颅必须往下弯曲,那样子看起来就好像她要开始肯自己的脖子似的。我他妈的到那鬼地方去干啥呢?

“好,超酷的部分来了。妳准备好了吗?”朋友问我,“把手电关掉。”

她打手势叫我做同样的动作后,关掉了她的手电。灯一熄灭后,我立即感受到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比超越见鬼的乌漆抹黑还要叫人尿失禁的他妈的全黑的黑暗。有一种歇斯底里的感觉开始从下面蠕蠕地爬到我的颈后;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全然地、彻底地瞭解到甚么叫做恐惧。

因为恐惧就是我在那洞穴里唯一能够看到的东西。它坐在那里,无所不在、庞大无比、吞噬着一切,直直瞪着我的脸,问道:“那么,你是要让我将你吞了,还是怎么着?”

这一切我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就明白。我当时可以把自己陷入一种幽闭恐惧的癫狂状态,像是抓挠、啮咬、发出疯婆子那种高音的尖叫之类的,然后整得我自己和朋友--在我们软趴趴又血淋淋地被人从洞穴拖出来后--好几个星期里只会瞪着墙壁喃喃自语。(推荐阅读:

或者……不用如此。就看我如何选择。

恐惧,或不恐惧,那真是个问题。

我很高兴跟大家报告,当下我决定放弃恐惧和发癫,选择镇定地转身爬出洞穴,回到阳光普照的大地以及用两条腿走路的开阔空间。出洞时,我不仅耳朵里塞满了细沙、并因牙齿用力咬住手电而导致严重的下巴痉孪,我也对恐惧的选择层面有了全新且深刻的体会。

其实很简单,恐惧永远都存在,随时摆好架式、准备制造破坏。然而,我们也可以选择是要沉浸其中,还是要打开灯光、将之淹没、然后从它身边爬过去。我同时瞭解到,要淹没恐惧其实并不难,我们只是条件反射,不相信它很简单而已。

我们已养成了陷入恐惧的习惯。

我们从小就大量吸收恐惧,有如吃糖一般。长大后,我们继续从电视看到坏消息、从报纸读到恐怖事件;书本、电影、电玩游戏以及这类垃圾里所充斥的暴力,也让我们对这个世界充满恐惧。于是,我们被教导要安全行事,不要冒险,并提醒身边的人也要跟着这么做。

小心翼翼已经成为我们社会行为的一部分,以致我们在谨小慎微的同时,甚至不知道自己早被这个模式制约了。

譬如说,当某个你深爱且真正在乎的人口水乱喷、很兴奋地跟你说着以下这些事时,你会如何回应:

我正要跟银行借贷一大笔款子来开创我的梦想事业。
我要自己一个人去环游世界一年。
我要把我稳定的全职工作辞掉,去当一名演员。
上星期我遇到全世界最棒的男人,我爱上他了。我们准备结婚。
我要去跳伞。

基本而言,看到有人忽然要奋力往前一跃时,我们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尖叫:“小心!”

我们不但习惯将恐惧、忧虑、和疑惑涂抹在彼此的身上,我们甚至拍拍自己的肩膀对此表示赞许,因为相信我们之所以会如此做,是因为我们对彼此真正在乎、关心。

我跟你说,那才是叫人最害怕的地方。

曾经听过一个概念么,叫做螃蟹效应。你在一个大碗公里放一堆螃蟹,它们会在彼此的身上爬来爬去,这时,如果其中有一只想要爬出那个碗公,其他螃蟹就会想方设法把它拉下来,而不是一起帮忙把它推出去。难怪它们叫做螃蟹(心怀怨妒之人亦叫做 crab)!

试想,如果人们不要那么像螃蟹,这个世界会有多么不同。话说回来,若是没人教我们要真正地、确实地相信奇迹--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古怪--但在我们想要往未知的梦想卖力前进时,至少给我们回应与支持,而不是警告与尖叫。我们嘴巴上总是说着要梦想成真、凡事皆有可能;在我们成长的环境里,我们的墙上也总贴着小海豹或小猫咪的海报,上面写着追随梦想的脚步之类的激励之语。然而,当你真的想去干些轰轰烈烈的大事时,所有的闪灯和警笛却都开始大声鸣叫。知道我的意思吗?

恐惧存在于未来。害怕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但恐惧本身却是想像出来的,因为你所恐惧之事根本尚未发生,譬如死亡、破产、摔断腿、演讲时忘词、因迟到而受斥责、被拒绝,等等等。多数时候,我们不能确定我们所恐惧之事一定会发生,或即便真的发生了,后果就会有多可怕!

就拿死亡这事来说吧,我们都知道,死亡时,我们就是离开了身体,然后融入一种充满纯然的爱、光明、闪闪发光、有独角兽、小白兔等永恒的令感官兴奋的乐陶陶的状态中。我们可以确定未来可能发生的其他诸事大概也就是如此这般,所以,何必小题大作、自己吓自己?

要把恐惧的因素翻转过来并不难,只要学会自在地、而非畏惧地面对未知的一切即可。而要做到这点,靠得是信心。

其基本重点就在于,你要如何选择过完这辈子。

你对未知的恐惧超过你对自己以及未知的信心吗?或者是,你对未知以及自己的信心超过你对未知的恐惧?

在你做选择的同时,先听听以下这句来自大家都熟悉的海伦·凯勒的话:生命就是一个大胆的冒险,不然就不配称作生命。在命运面前,能够勇敢面对改变、活泼如自由的精灵,是任谁都挫败不了的力量。

在某个不可思议的时刻,你忽然痛下决心说,去他的,我决定干了,这时,你会发现兴奋的感觉会忽然超越了恐惧的感觉。然后,你便驾着魔毯飞翔--你在合约上签名,买下了那栋房子;你梗着脖子跟你爹对呛;你让婚戒套上了指头;你走上讲台、面对数千个听众。要我说,这才叫活着!(同场加映:旅人的 13 个生命课题:记得拥抱恐惧

恐惧的另一边,就是自由。

以下是一些有用的方式,可带领你走出恐惧的丛林:

1. 从后照镜观测你的恐惧

回想一下你曾经做过的、真的让你害怕到颤抖的恐怖大事件。如今再回顾它们--究竟有多恐怖?你对它们能再召唤出任何害怕的感觉吗?即便只是一丝丝、一点点的恐惧?因此,每当你面对新的挑战时,你要这么想:不管你的下一步眼下看起来有多叫人胆怯,将来有一天当你回头一望时,它们都将显得微不足道。既然如此,为何蹉跎?何不现在就透过微不足道的彩色眼镜来观看它们?从未来的角度想像你当下的挑战,从一个胜利的高处回顾它们,如此,它们让你气馁的多数力量便会消失。

每次我遇到令自己害怕恐惧的事时,我总是拿我的第一次印度之旅来激励自己。那是我第一次单独跨国界旅行。虽然在那之前,我的印度经验仅包括即兴创作大师拉维香卡的几片 CD 以及一些印度咖哩鸡,但我仍觉得到那个国家去看看应该蛮酷的。当时我只想要到一个全新的地方,想去体验一些跟自身经历全然不同的现实。我觉得到印度去,就像要去穿过观测的眼镜。

于是我买了机票。但接下来我忽然意识到--我他妈的到底想证明甚么?我为何这么做?我从未自己一个人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去,那里没有我认识的人,我不会说印度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会遇到甚么事。我发誓,我把那次的印度之旅想像成这辈子所做过的最恐怖的事件之一。因为我把自己想像成个小豆丁,一路飞到地球的另一端,漂浮在一个无人认识的空间里,在那里我只是个幽灵、一个陌生人,我可能因故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我所爱的人没人知道我究竟发生了甚么事。哇靠!

我担心焦虑到开始幻想一些严重的事故发生,使得我必须取消行程,比如我受了重伤,或最要好的朋友死了(不知为何,我从未想过直接将机票退了)。幸运的是,没人死掉,而我发现自己被迫前往机场,就好像要去参加自己的葬礼般。然而,当我一踏入机场的国际航空站时,我被来自世界各地不同颜色的人种震撼住了,他们的动作、语言、穿着,等等,而我的恐惧也在瞬间完全被兴奋取代。耶,我要到令人疯狂的印度去了!

上了飞机后,我身边坐的是一位身穿粉红莎丽、带着大型金色耳环的印度女士。她转向我,笑咪咪地请我吃 M&M 巧克力。那时我才真的明白了:你个小笨蛋,你不是孤独一个人;你周遭都是人;而人类最基本的需要之一便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接下来,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在印度四处旅行;那个国家是截至目前为止我在这个星球上最爱的国度之一;我对印度的喜爱在我心底点燃了对旅行的喜好,而这喜好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那次的印度之旅以及我自身的其他经验,一次又一次地对我验证:我们最大的恐惧,是我们人生最大的浪费。

恐惧都是自己想像出来的。用真实面对恐惧,它们就会失去主宰你的力量。

2. 翻转恐惧

发现自己被恐惧逼得团团转时,你就试着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检视它。首先,把它大卸八块,找出让你真正害怕的是哪部分,然后将之翻转,使它为你所用,而不是让它再扯你后腿。告诉你的恐惧,谁才是真正的主人。赏你的恐惧一个他妈的大嘴巴。

例如:我想写一本书,可是就是没办法坐下来好好写。为什么?我怕如果我写的话,也只是一本烂书。即便是烂书,又如何?若写出一本烂书,我在别人眼里就会是个大笨蛋。然后呢?人们就会嘲笑我。然后呢?我会觉得很丢脸。好吧,所以你没办法把书写出来,是因为要保护自己免于愚蠢或羞辱的感觉。

现在,把这想法翻转过来:假使你不把书写出来,你会觉得愚蠢、羞愧吗?非常蠢、分常羞愧,因为我知道自己有很棒的想法,而且这是我的一个大梦想。那么,你为了保护自己免于愚蠢与羞愧感而放弃写书,这样的策略,能让你免于因没把书写出来而觉得的愚蠢与羞愧吗?当然不。既然,不管写或不写,你都无反免于愚蠢与羞愧感这样的风险,那么哪一个版本的愚蠢与羞愧感更糟--努力写出一本有可能很烂的书,或者永远不要尝试,然后羞愧地虚度一个平庸的、懦弱的人生?羞愧地虚度一个平庸的、懦弱的人生。

把你的问题分析透彻,仔细地检视它,然后将可能造成你惧怕的状况之引信拆除。所谓恐惧,其实就是你如何选择面对事情之态度;因此,藉由改变你看待恐惧的观点,你可以让不做令你害怕的那件事的恐惧,成为你追寻不凡的动力。(推荐阅读: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在恐惧下仍能往前!大女子 Lara & Esther 专访

3. 处在当下

此时此刻,你生活中可有任何令你十分害怕之事正在发生?此时此刻,就在你坐的地方,可有任何坏事真的在发生,或者你只是被自己脑袋里的想像给吓坏了?在事情根本未发生前,你就用吓坏自己的方式把可以用来获取成就的宝贵精力都消耗掉了!千万别那么做。把自己处在当下,并与较高层次的那个自己建立起连结。

如果你正要走进法庭,或从飞机上跳出去,或跟老板要求加薪,那么就将自留在当下这个时刻,然后与能量源保持连结。永远保持高频率,强化你对奇迹的信念,不要成为自己脑海里的恐惧之牺牲品。如此,你会发现,不管你往哪个方向迈进、途中将发生何种状况,你都有较好的准备;你也会发现,十有八九,事实完全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可怕。

4. 摒除垃圾资讯

对自己吸收的资讯要有更多的觉知。你会读哪些部落格?你会看哪类表演?你读哪种书?你阅读报纸时,会注意哪些消息?你会去看甚么电影?你通常向谁寻求意见?你的日常生活都专注在哪些事上?理清楚这些,不是为了要否认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或与之脱节;而是要弄清楚,这些资讯中到底有多少是你真正需要的。你看到车祸发生时,只是盯着车祸现场吗,还是你能够收集有用的讯息、并对正面的改变做出贡献?

沉浸在痛苦和折磨中,对谁都没好处,包括你自己,就好像饿自己的肚子,也帮不了没饭吃的人一样。假如你想帮助这个世界、帮助你自己,你就要保持高频率,并从一个充满力量与喜悦的高处去努力。

5. 不要夜半躺在床上想生气的事

在夜半三点,躺在床上无事可做、像个被俘虏的观众时,我们的心智会变成一个特大号的放大镜,把我们的恐惧放大至少一倍。除非你会在当下立即起床去采取某种行动,不然就别浪费宝贵的时间思索任何问题了。每次发生这种事,第二天早上起床时的感觉最糟糕。这些你都知道,可是就……你可以运用冥想的力量将那些困扰你的思维从脑海中移除;把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慢慢的、刻意的,让它完全占据你的大脑空间,不再让它想像事情来吓唬自己。深呼吸,并想着你生命中所有不可思议的美事,倾听冥想的导引,做一切可以让自己一夜好眠的事,等第二天早上再去处理必须处理之事。因为,比整晚不睡觉气着某件事还要糟糕的事,便是第二天疲劳到无法处理那件事。

6. 爱自己

那么你就会打遍天下无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