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情里,你最像那个角色?透过戏剧,把自己的故事说演出来,同时也启发别人的思考,传递人类的共同经验,让彼此都不觉得孤独。(推荐阅读:

在某一堂课程:“30 度的童话剧场:自己的故事人生”中(参与者多半是大学生和一般上班族),我问学员:“在爱情里面,你觉得自己像那一个童话、电影、小说或是戏剧角色?”

学员给出如下精彩的回答。

“像小飞侠里的小精灵,被信任时翅膀就变亮,不被信任时就变得黯淡。”瘦瘦高高的清秀男生说。

“像爱丽丝走迷宫,不断的猜下一个关卡是什么?他会不会生气?要怎么做才对?努力的在找出口。” 眼睛很亮,短发俐落的女生如此比喻。

“像神灯精灵,要实现对方的愿望。”一位有些粗旷却害羞的男生说着。

还有睡美人、狮子王、美人鱼、玩具总动员、冰雪奇缘、哪吒三太子、狮子王等等。

“太精采啦!”我说,“现在站起来,我们一起来寻找这个角色的招牌动作。”

我带领大家用身体来打开情感和创造力。

哪吒三太子带着大家走电音舞步;神灯精灵表现从神灯里飘出来;美人鱼走不动;狮子王转动头颅大吼、小精灵同学带我们轻盈地飞翔和转圈...。

我顺势给出新的指令:“改变高度”、“改变方向”、“改变速度”,把大家身体和空间的敏感度打开,拓宽身体的表现力,让参与者在乐趣中释放创造力,获得自信和安全感。

“接着,我们一边做动作,一边去‘感觉’这个角色会说的一句话。”我要求大家:“直接用身体找,不要用头脑想。”

大家很快给出了答案。

神灯精灵:“今天你想要怎样?”“酒矸倘卖没?”“不要再擦了。”
美人鱼:“我要去看王子。”“练一下尾鳍。”好想走路啊。”
小精灵:“快让我变亮吧。”“今天的信任指数下降了。”
爱丽丝:“今天你的心情好不好?”“我走这条路会让你高兴吗?”“迷宫的出口究竟在哪里?”
睡美人:“天啊我落枕了!”“王子赶快来吻我吧。”“嘴好臭,入口应该放个漱口水和黑人牙膏!”

“非常棒!”我说。“现在,这一句话,曾经出现在你们什么样的爱情场景中呢?请跟我们分享。”

有的人低头沉思,有的人眼睛一亮,故事正被召唤。

透过这样充满乐趣和创造力的课程设计,我们得以跟人类集体的智慧和潜意识,各种神话、文学、戏剧、电影艺术等连结起来,找到新的观点角度来重新看待自己的生命经验。进一步引发反思,获得新的洞见,得到启发和领悟。

纽约大学创设戏剧治疗学程主任,罗勃.蓝迪(Robert Landy)说,潜意识(unconcious)的概念,是美学经验的核心。无论对于专业艺术家或是艺术治疗历程中的案主来说,这种艺术创造,都是一种情绪状态的表达与诠释。

透过动作、声音或视觉影像的表现,具体展现了潜意识的表征。透过美学的形式,我们可以检视艺术家和案主的内在生活。就治疗方面,案主的创造性活动,可以成为离开压抑的黑暗世界,朝向整合的光明生活的方法之一。

有个学员当我们问她:“你觉得自己像那个童话或戏剧电影里的角色?”她说自己像“神隐少女”中,失去名字的女主角。父母贪吃变成猪,她失去了父母的保护,忘记名字,被困在汤婆婆的“油屋”澡堂里。只有当她找回自己的名字,才能逃出那里,拯救自己和父母。(推荐阅读:千与千寻:你最终要寻回的,是最初的自己

她表示,成长过程中,名字对她来讲,一直是个屈辱和找不到身分确认的表征。因为她名字的发音,在家里和在学校的叫法是不一样的,求学过程中她经常被老师叫去办公室。(父母把她名字中的第二个字发二声,但是学校老师认为应该是四声),老师会指着字典跟她说这字念四声。

她回到家跟父母反应,但父母不理睬,还是念二声。后来她查字典,发现这个字的意思是侮辱的意思,她非常困惑也伤心,为什么父母亲要帮她取这样的名字呢?

大学时,她决定摆脱父母的阴影,决定自己名字的正确发音。自我介绍时她开始念四声,用这个行动来走出父母的威权,建立自信和存在感。

从这个故事开始,她说出了更多的故事,包括一个受伤、失去自信的女儿,如何渴望被父母重视和关爱。

团体陪她一次次探讨她和父母之间的问题,演练她对父母亲表达的沟通方法和可能性。

在一次实际跟父亲的沟通中,她对父亲说:“最近我接触了一些课程,让我有勇气去面对心中受伤已久的小女孩。等一下也许会有情绪,也许会落泪,但我是真的需要你陪我去看那些伤疤,让我感受到父爱。所以,不管待会如何我们都不要放弃,也不要试着心平气和,也许聊完后需要时间消化或更多次的见面,才能让彼此真正放下。我都会很开心有你陪着,我相信和你没有距离的那天会来到,不管多久。”

她的父亲在听的过程当中,视线看着窗外天空,不时拿下眼镜搓搓脸。

他回答女儿对名字的疑问,告诉她,其实是从算命给的几个字当中挑选的。父亲很爽快的说: “我们 一直以为是念二声,如果妳不喜欢,可以去改名字。”他们继续沟通了更多更多的事情,关系也逐渐地改变。

奥地利精神科医生雅各布·莫雷诺相信,释放个人潜藏的自发性和创造力,是治疗的最终目标和方向。艺术让我们有一个很安全的形式,能够透过适合自己的媒介,把内在狂野和被压抑的,却对心理健康很有助的内容,挖掘整理出来,甚至表现成充满美感的形式,展现创造力。

戏剧治疗师 Sue  jennings 强调,戏中戏在剧场及戏剧治疗的重要性:戏剧治疗的重要性在于戏中有戏;换句话说,“戏剧治疗团体中的戏剧,也是人们生活里的戏剧…。戏剧治疗是发掘良心,展现真理。”

Evreinov 写道,剧场是健康生活所必需的一种人类冲动。Sue jennings 提到,戏剧拓展我们经验的限制,激发我们的艺术感与美感。我们都有改变生命、爱与观点的潜能,这能给予我们机会与适当的支持。

透过戏剧,我们可以发展这些可能性。当我们把自己的故事说演出来,启发别人的思考,传递人类的共同经验,让人们感到彼此并不孤独,而且我们可以互相支持,这时候,我们也给了世界最棒的礼物。(同场加映:让心事成为故事!水面剧场创办人张嘉容:快乐是可以练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