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译者赖明珠推荐——《双城爱与死》,这本书出自曾经捧红痞子蔡、九把刀的网路文学教母叶姿麟,十五年前初走北京至今,生活经验让叶姿麟的文字,穿梭在北京和台湾的语言之间,灵活运用,带来一种特别的风格和气味。过去她擅长描绘出都市女子的群像,现在她将对生命的体悟放进故事中,修习着人生、命运的功课对生命提出叩问,带来这本献给女性的生命小说。(推荐阅读

在华人世界畅销纪录超过百万册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对两岸读者来说,一定不陌生。1998年,这部小说开启了网路文学风潮,崭新的形式和行销方式引起热烈的回应与讨论,尔后简体字版也在大陆畅销,一举成为当年大陆校园文化重要的关键词。当时带起风潮的,就是有号称“网路文学教母”、前城邦集团红色文化出版总编辑叶姿麟。窥见数位时代的趋势,她一手推动痞子蔡、九把刀等一系列网路作家,催生了一个新的阅读时代。

不过,在成为媒体、出版人之前,曾获联副小说奖的叶姿麟,本身就是一位备受文坛注目的新星。张大春、陈雨航等人皆盛赞她的文字,痖弦甚至称她是“当代的莎冈”。第一本书《都市的云》出版后,对女性的深刻描绘,细腻轻盈的文字形塑出属于都市的文学风格,深受文坛、广告界的喜爱。

《都市的云》一书,更是当时广告界人手一本的圣经。书中其中一幕泼水的情节,成为光阳机车广告发想的脚本。当时,郭富城、高明骏的演艺之路,光芒乍亮。之后,叶姿麟消失了。16 年后,叶姿麟带着新作品回来。《双城爱与死》是第一部从自中国内部观察,写实呈现经济文化的变革、登陆求发展的台湾男女境况,创造出台湾读者想像之外的全新创作。而她的好朋友,当时一起出发进入出版的知名译者赖明珠,为本书,写下了深度的推荐...


赖明珠(图片:来源

文/赖明珠

赖明珠与叶姿麟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海岸边波涛起伏,远处海阔天空,一望无际。海的尽头,会是什么样的地方?住着怎样的人?说着怎样的话?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去到彼岸,住上一段时日,会有什么不同,遇上什么样的人,又会遭逢怎样的人生。

说起来姿麟与我,我们的相识结缘与小说及出版有关,当年我翻译村上春树《听风的歌》交由时报文化出版,姿麟的第一本小说集《都市的云》也于同期在此初试啼声。(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来源

后来她离开报社到了出版业,期间停笔,数年间扮演专职的出版编辑。我们曾合作过深海遥所着、经我翻译的《探访村上春树的世界.东京篇》。直到现在一直是好朋友。

因为工作,多年间她行走两岸,大江南北,走过不少地方。后来知道她离开台北去到对岸,在北京定居下来。
每当她返回台北,我们必然一起吃饭喝咖啡,小聚闲话。

看大也能看小,叶姿麟写出低调的冲突

姿麟在工作上有其嫺熟,生活里低调谦虚。她心思细腻,聪明过人,对朋友总是体贴入微,一贯轻言细语,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尽管一直待在职场里磨砺,随着时光岁月,认识的她某方面始终保有少女般的清纯和天真。

不算短的日子里,她在大陆所见所闻,怎样生活?

台北的朋友们当然有所好奇,十足兴趣,也感关心。对岸生活便常常是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再怎么言说,都觉得难以尽述。在我的生活里,除了她,也不少好友,尤其过去广告界的同事,已经多人到大陆发展。这其间,上海居多,其次北京。当然随着时间,这些年去到其他省市的也多了。

来来去去的风闻,几年间有些保持往返互动,有些移居一段时日又回台,也有些去到对岸之后就展现稳定的定居面貌。两岸虽然环境不同,但语言相同,文化类近,似乎沟通可行,但相融也费劲。多年下来,各自际遇不同,各自行过人生,酸甜苦辣不在话下。

姿麟有与众不同的慧眼,敏锐的感性和观察力,既能洞见新时代的大趋势,也能体察和推测个人细密的情绪变化与幽微的秘密心事。

去北京的理由各有不同,男人往前,女人背后

这本独特的小说集,相当程度从她亲身经历的生活取材,加上丰富的想像力,以北京这个天子脚下的大环境为背景。在历经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之后,风起云卷影响全球的所谓“中国崛起”的时代巨浪之下,一批台湾女人如何去到对岸,于古老帝国千年古都展开生活的点点滴滴,既写实又虚构。

一篇篇故事,不仅洞见历史上重要的翻篇,也反映出台湾女人在面对人生爱与恨、悲与喜的交织时刻,如何在轻脆的生命状态里,展现勇敢宽容的各种痴迷面貌,与典型的台湾女人高度坚韧的生命尊严。

篇章中有角色令我想起非常亲近的共同朋友。她与众不同的特殊经历与处理感情的出奇手法,读之历历在目。尽管其中情节涉及我一知半解的灵修体验,但也许这种种揉合而成的面貌,多少可以说明当代女性独立自主的生活与精神追求吧。

人生只有一回吗?来自背景环境各自不同的两个个体为何能一见如故似曾相识?明明相知相惜,为何不能厮守?为何相见恨晚,转眼又不得不分离?生命果真轮回?若有来世,今生的未了情缘当可相续?(延伸阅读:

通篇读下来,尽管对这几个台湾女人在当今对岸的工作与生活困境多所感触。除此,更多的读到女性独特的纤细情感,爱与欲望的进退交织,人在寂寞当中的不禁沉沦。

撇开那一切政治语言,移居到任何一个城市,人在大地上纠结的本质原形不过如此。男女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依旧千古迷思。反映到现实面的两岸关系,不就是不得不牵系,又紧张敏感、痴心妄想,充满变数,却哪一方都想取得永恒!

台湾人在北京,没有男人的女人们,无论在京城下,在美丽岛上,在长安街、三里屯、五道口,或故宫雪色中,依旧日出、日落,迎向明天。

天高海阔,日日,平安!

来读立沙龙听 >> 小人物大时代,北京异乡姑娘《双城爱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