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的韩国电影大热门《尸速列车》,给了我们一个预设场景:末日的列车之上,你有十五节车厢的额度,你会选择怎么样往前走?在末日之际,你坚守的人性价值又是什么?你会为自己选择怎么活?从《尸速列车》里更能看见不当最强老爸的柔软,与阴性力量的崛起新生。(内容微雷,请斟酌阅读)

首尔前往釜山的 KTX 高速列车上,父女坐上车后依然无话可说,女儿生着昨晚父亲爽约的闷气,爸爸累了歪头就睡,不远的一旁,一对姊妹分着吃水煮蛋,一班棒球队闹哄哄地占据一节车厢,我还以为这是青春偶像剧的前奏。

车门关闭之际,一个少女踉跄的跌进车里,神色怪异,喃喃着几句对不起,拖着脚前进,谁也不知道,末日将至。

我心中的末日其实就是《尸速列车》这样的,不是一开头就惊天动地,僵尸仆街,却从生活中的每个微小日常开始崩解塌陷。刚刚还好端端的女车长,怎么忽地身子扭曲,张口咬啮?还没认清那咬人入骨的怪物是什么,先听见政府透过广播大力播送,我们会没事政府已经控制局势的漫天谎言。

末日最可怕的,不是突然降临,而是它缓缓侵蚀你,让恐惧渗入你的体肤,叫你看见比僵尸更可怖的人心腐烂。

世界就要倾颓之际,几个身影小小的跑着,他们背负着各自的命运,他们都想要回家。

尸速列车的亲子时光:不是地表最强老爸,而是肯认错的老爸

主角一出场,是个失职的单亲爸爸,他记得女儿秀安生日,可不记得他早已经在儿童节送过一模一样的礼物,他努力地追赶欠秀安的时间,他把爱抄写在笔记本上,可到头来还是工作要紧。(推荐阅读:

一辆尸速列车,让他跟女儿秀安度过最长的时光,逃离僵尸的漫长一天,他慢慢才懂得怎么靠近女儿。

他们一节一节车厢地跑过,乍看之下,好多画面是秀安睁大眼不知所措,他一把捞起女儿奔逃,不忘反手击退几个僵尸,他的白衬衫溅满了血,像小女孩的英雄。可这部片中偏偏没有这么好莱坞,没有谁真的是无坚不摧的英雄。

如果我们仔细看,当他低声提醒秀安,非常时期要念着自己,不要想着帮助别人的时候,秀安会皱起眉头说,可是奶奶也是这样脚疼;当秀安发现爸爸只愿自己活命,不顾他人死活,她对他哭喊,“爸爸,就是因为你都只想到自己,妈妈才会离开你。”她不想看见自己的爸爸比僵尸更可怕。

尸速列车的亲子时光看哭我,这样一个老爸在僵尸面前眼都不眨,在女儿面前却可以是脆弱的,他自知心里有愧,他并不愿意成为这样的大人。他让我看见父爱,重点从来不在保护,而在能低头承认错误。(同场推荐:

在韩国自利的风气之下,自私非常容易,一个小女儿在僵尸末日之际,给爸爸送出启示,你遵循什么样的价值而活,你就成为怎么样的人。每一个你犹豫要不要救的人,每一扇你决定要不要关上的门,都重新提醒你是谁。

孔侑不需要是新一代的地表最强老爸,他可以做一个越来越靠近女儿的老爸。

无法分清楚面目的人类与僵尸

《尸速列车》里刻画更多鲜明人物,挺着肚子狂奔的孕妇、身强体健的贫嘴丈夫、相互扶持的姊妹、恋情刚萌芽的棒球队小情侣、急着活下来的大老板。

僵尸撞破的不只是门窗,更是所有明文法律与一路没怎么怀疑就相信的善良。世界动荡,顺便解放了所有人藏着的价值观,一些怀着善意,一些怀着鬼胎,一些举足无措,所有的砍杀、救援、背叛与相知相惜,都可以发生在一节小小的车厢。

人类跟僵尸隔着车厢窗户遥遥相望,更多时候,怕的是自己,逐渐跟僵尸分不清面目。《尸速列车》问着我们,如果失去了人性,那还算是活着吗?那跟僵尸还有分别吗?

灾难当前,可能逼出人最丑恶或最良善的样子,《尸速列车》一面藉着主角与男配角,打着正义觉醒的大旗,一方面同时叫我们明白,到头来,没有谁真是罪大恶极,即便把活人推给僵尸的大老板也是。我记得好清楚,他最后一刻步履蹒跚地走出车厢,被僵尸狠咬一大口,回光返照之际,口里碎念的居然是自己在釜山的地址,他说,“大叔,帮帮我好吗,送我回家,我好想回家。”

又或是那小小的车窗前,棒球队的男孩看着怀里刚刚被咬的女孩,他突然走不了也不想离开,往前逃的世界如果没有她,独活还有没有意思?

世上有坏人吗?那一刻,我突然不知道了,我所有的恨都没了,我只知道所有人都好想回家,所有人都用尽了气力要回家。有的人丢弃了一切,包括身而为人的价值,依然回不去;有的人走到最后,却孤零零落单了。(推荐给你:

每个人赌的都是,为了回家,我要付出多少身为人的代价?我会不会因而遗失了我身为人类的面目?我接受得了这样的自己吗?《尸速列车》不必撒大量血浆,末日场景,考验的往往是人心,翻搅的始终是人性。

最后的几幕,孕妇与秀安终于在釜山下车,这一条路好漫长啊,她们走进幽深山洞,秀安缓缓唱起那首本该送给爸爸的歌,她知道这首歌可以带她们去很远的地方。当世界毁灭,当人性消失,她们会凭藉着长久被屏弃的,阴性的力量,一步步重构这个世界,睁开眼,这会是个已然血肉纷飞,僵尸魍魉,但等待新生的世界,一如孕妇肚腹里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