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事事如意的天之骄女,偏偏在感情上从来找不到能寄托的对象。爱情,有条件吗?年龄、财富、地位或者初婚、二婚,这位名叫维多莉亚的女子,一生处处好胜,唯有在情场惜败,一起看她的初恋故事。(推荐给你:

她还没出生的时候,名字已经被取好了,“维多莉亚”,胜利的意思。

“来来,维多莉亚,妈咪的宝贝!”这是她从小听到大的问候语,身为家中唯一的孩子,维多莉亚注定这辈子无往不利。

家境优渥的她,从小如同公主一般长大,有司机、有保母,念的是贵族学校。她学油画,学钢琴,学跳舞,所有女子该有的丰美涵养,父母亲悉心栽培,一点也不敢马虎。

长大以后维多莉亚出落大方,气质出众,吸引许多投石问路的男人,她享受男人的追求,但她没谈过恋爱。追根究柢,维多莉亚打从心底嫌弃这些男人,她目光卓然,世间男子没一位能攀上她眼底,她内心如此渴望爱情,然而她并没有遇见配得上自己的男人,她的青春年华在孤芳自赏中流逝,但她一点也不想降低身价。

父母辞世后,留下大笔遗产给她,维多莉亚不用抛头露脸去社会打滚,照样穿金戴银,日子过得悠闲无虑,她想要的,金钱统统可以满足,偏偏她渴望的爱情,是用一卡车的柏金包都换不到。人生的各个面向,她都是赢家,唯独爱情,她输了!只要一场恋爱就好!一场恋爱就可以帮她赢回她的人生。(同场加映:

就在这时候,温先生出现了。

温先生在美术馆的莫内展览,一眼就见到了维多莉亚,维多莉亚身穿淡紫色长裙,头上戴着浅灰色贝蕾帽,像极了莫内画中柔美的睡莲。才刚从一段婚姻中解放的温先生,被她深深吸引。

温先生顶着国外留学回来的双博士学位,事业有成、气宇非凡,很有英国绅士的翩翩风采。维多莉亚暖暖一笑,这才是配得起她的男人。温先生带她看电影、上馆子、数星星,维多莉亚神魂颠倒,目眩神迷,等了这么久,总算等到了!

虽然怦然不已,但维多莉亚心中有个小小疙瘩,温先生人品财力涵养都不差,可惜有过一段婚姻,但是维多莉亚可是清清白白的呢!再怎么算她都略胜一筹。她放不下身段,始终端着架子,约会一年多了,温先生只牵到她的手。(延伸阅读:

维多莉亚吊着温先生的胃口,她觉得自己是胜利女王,要赏多少甜头,可得看自己高兴,愈不给,温先生愈热络,这种被捧在手掌心的感觉,让她说不出得快活!

耶诞佳节近了,温先生始终没打电话来邀约,维多莉亚感到纳闷,二十四号耶诞夜当天,维多莉亚等了他一天都没消息,维多莉亚按捺不住,拎了蛋糕直接往温先生家去。

眼前,温先生家门上挂着耶诞饰品,窗檐垂着银光小灯,很是漂亮。

叮咚一声按了门铃,维多莉亚兴奋地在门口等待。没想到,来应门的竟是一位陌生女人。维多莉亚感到错愕。

女人矮矮的,微胖身躯,小卷头发,一身没品味的穿着。这是谁啊?

维多莉亚满腹狐疑进了屋,餐桌上已经摆好丰盛的圣诞大餐。温先生从屋后出来,见到维多莉亚,一脸吃惊,问:“妳怎么跑来了?”

“她是谁?”维多莉亚僵着脸问。

“方小姐。”

方小姐是温先生的茶道班同学,有两个孩子的离婚女人。

他们,同居住在一起。(推荐给你:

维多莉亚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气氛温馨,但充满贱人的房子。

她失魂落魄倒在床上,喃喃自语我输了我输了,我竟然会败给一个离过婚的丑女人!不,贱女人!

然后她嚎啕大哭了起来!

隔天,在昏暗的房间中清醒,维多莉亚下定决心,绝不会善罢干休。

维多莉亚打起精神,战斗力高昂,直接去找方小姐兴师问罪。

“妳是有孩子的妈,怎么能做这样败德的事?”维多莉亚劈头就骂。

“我离婚,他也离婚,我们都单身,有什么不行的?”方小姐也不甘示弱。

“妳抢我的男人!妳要不要脸!”

“妳搞清楚,他跟我住在一起!是谁抢谁的男人啊?妳跟他睡吗?妳为他洗衣烧饭吗?”

维多莉亚一个字也无法反驳。

维多莉亚直奔温先生公司,顾不得形象,一会儿骂他玩弄自己的感情,狼心狗肺。一会儿又哭着哀求他回来,说她爱他爱得发狂,不能没有他。维多莉亚又哭又闹,就是要他把话说清楚。(同场加映:

但温先生是怎么都说不清楚的,男欢女爱嘛!干嘛把场面弄这么难看,我跟妳又没怎样,吃饭约会看电影,我不是也让妳很开心吗?

维多莉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不甘心地质问着:“她离过婚,又胖又丑又老,你到底看上她哪一点?”

“妳不要这样,她不老,好歹比妳年轻八岁!”

“比我年轻八岁!那也已经六十五了!”她狂吼出来。

是的!这个爱情故事实在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方小姐,今年六十五岁。

温先生,七十五。

维多莉亚,七十三。

这是维多莉亚的初恋,荡气回肠,却又千疮百孔。

这一役,维多莉亚无法评断,自己到底是在爱情上打了败仗,还是在人生里胜了一局,至少,总算,这辈子她谈过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