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爱上过一个人,是很疯狂的那种,让人几乎忘掉自己。在他离开之后,产生许多戒断征状,你情愿乞求,情愿狼狈,只希望他能停留在你身旁。彷佛爱情中,我们都在等的那个人,那个对的人,可以是这个纷乱不平世界中唯一的解答,找到并留下他,自己便可以有了重心。但,你世界里的重心,该是他,还是你自己?(推荐阅读:

爱情,作为俗世快乐与痛苦源头的大宗,邱比特应该同时感到骄傲与羞耻。

进入爱情之前,或许有大量发情痴呆的时间,拜庙求佛只为遇见一位真心爱你的人。但神明常常没听见似的,让你从情人节到七夕、从圣诞节到过年都看着一对对情侣擦肩而过,在捷运上卿卿我我,虽有一阵反胃感但同时你羡慕有一天能在同样的地方晒晒恩爱,抚慰你快要冰冷的心。(推荐阅读:

直到某天,走着走着,遇到一位让你不可自拔的人,你坠落。

他快乐时你快乐,他不快乐时你也跟着不快乐,多数时候或许是他能操控你的情绪,你也许也无从了解他快乐或不快乐的原因,这形成了一种矛盾,是你们之间产生了一道无法解决的隔阂。这世间没有什么东西足以突破它的隔阂。一方面疑惑、怨恨、忌妒,另一方面又从中获得暧昧、惊喜、高潮。他是你的神,你知道他得以任意摆布一切,你无法调和这种状态,于是在崩溃、思念,以及恩宠中摇晃。(推荐阅读:

“我恨我的天真,我恨我的单纯
  我恨我的无能,太牺牲
  我恨你的快乐,我恨你的邪恶
  我恨你的残忍,我恨我还是
  爱你的⋯”

你甘愿被它操弄,如同木偶般每一条细线都能左右你全身感官。搔痒、喘气、高潮、窒息。或许如同这首歌一样,无限的循环。他让你的欲念不断轮回,无法自控地被拖入泥沼,无法超渡地越陷越深。

你开始时是位脆弱的乞求者,接着陷入被反覆嘲弄与亲吻的分裂状态,一方面想着:“我不要再想他了”,但只要一封简讯传来的夜晚却又躺在他柔软的床上,一次次心想着能否吃到早餐的抚慰中,愧疚,自责,嗔怒。慢慢的,学会爱情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摇身一变为狠咬羚羊的美洲豹,学会成为与人对眼微笑的汉尼拔。

承认吧,我们遇上那个人的瞬间,动了欲念,从此毫无界线。

爱情中也许每个人都带有一些边缘性( Borderline )特质,这并不是说你就是个边缘型人格者(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而是当我们与另一半尚未进入稳定的交往关系前,你本身或对他,都可能感受到较多的怀疑、操控、时而觉得能走一辈子、时而又觉得将抛弃对方或被抛弃,于是你就在这些情绪中摇荡不安,像站在悬崖边缘,随时都会被刮来的一阵强风推落。

你在情绪上有所混淆,感觉对方随时会丢下你、贬低你,但下一刻又感觉对方是全世界对爱你的人;可能在行为上有所冲动,疯狂地做出某些自以为是或安心保证的行为,像是每天一定要询问他是否爱你、偷偷进入他的脸书帐号监察;也可能在思考上会有许多非理性信念,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想像对方总在偷情、总有一天会爱上一个不是自己的人。

情绪、行为与思考三方面都在极端间不停摆荡。也难怪佛洛伊德说爱情中的人不适合心理治疗了,因为这个时候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一个原本从工作、信仰、学业或梦想为生命中心的人,转由为爱情为中心。

这种边缘性情况最容易发生在以爱情为轴心并疯狂地旋转着的人身上,当那个人成了爱情本身,也就是你心目中将一切美好想像都投射到他身上,那个人成了爱情崇拜的偶像,也就成为了你的全部。他就是发动你的电池,他就是生命一切的热情,所以他想发动的时候能轻易点燃你心中烈火,他想冷却的时候也能关上你对自己与世界的明灯。(推荐阅读:

“我不愿不愿再变成那个你唯一的人
  我不愿不愿再变成那个你唯一的人
  我不愿不愿再变成那个你唯一的人

  我不愿不愿再变成你随手关上的灯
  我不愿不愿再变成你随手关上的灯
  我不愿不愿再变成你随手关上的灯”

重复、重复、一再地绕着他旋转,时而远离、时而靠近,更多时候是你想逃脱这种痛苦的循环,不想让他能电池一拔、随手一关,你就失去了所有的活力。

但爱情毕竟是爱情啊,永远也离不开这快乐与痛苦的源头。但我更好奇的是,你原本生活的重心是什么呢?你原先绕着什么轴心旋转呢?如果有,找回它吧,爱情可以与生活的热情并行,但倘若爱情成为你生命的重心,那患得患失的情绪容易显现,你在情绪、思考与行为上也容易受到摆布与放任。(推荐阅读:

如果没有,也许可以思考原因为何?爱情中“对的人”常被我们当作生命中的唯一拯救者,好像拉住这条绳索就能通往幸福快乐的人生。可惜结局、甚至过程从来不是想像的如此,因为能找回你对生活热情、轴心的人只有你自己。

也许身旁的人可以协助,你的朋友、你的家人、其他爱你的人,还有那些值得你爱的人。爱情极为重要没错,但应是让“你”来主宰“爱情”,“爱情”不等于“他”,别让“他”成为你生命的主宰。而是由“你”主动寻找想要的“爱情”。

这是渐进的缓慢的改变生活分寸的过程,也许一段时间后才能感受到整体性的改变:不再以“他”,而是以“你”的思想、梦想为中心,即便想到他时仍不免受到影响,但他已经不是影响你生活的全部。

也或许,被“那个人”吸引只是阴影的一角,反而是丧失对自我的价值、对生活的目标、对未来的盼望失去了对自己的分寸,无从寻获,那才是更值得探讨与令人忧心的。(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