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为做到什么程度?一个为了让罹癌妻子记得欢笑的摄影师,穿上澎裙裸着上身四处拍照。一开始只是想让大家注意乳癌防治,后来他的存在成为一种艺术的象征。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他,也让他的摄影作品充满了无限交织的创意和可能。(同场加映:

TEXT / Marie Clairea美丽佳人、Hedi Dahmani Photo / Bob Carey

10 年前,这个男人知道自己的妻子罹患乳癌。出于对她疯狂的爱,他决定与她并肩作战。于是,他穿上了粉红蓬蓬裙四处拍照,将这些照片的利润所得投入抗癌研究。

姓:凯利。名:鲍勃。特点:习惯穿粉红色蓬蓬裙。

这男人不是个异想天开的疯子。他只是一位摄影师,也是一个痴心爱着妻子的丈夫。为了她,这十年来他总是作此装扮,到风景胜地或是公众场所拍照。这么做的原因何在?是因为爱,以及癌症。

2003 年,他的妻子发现自己罹患乳癌。治疗的过程,如同一场没有明确结果的战斗,而鲍勃每天参与其中。还能做些什么?他决定穿上 48 号的粉红色蓬蓬裙,以引人发噱的形式来扭转命运。他的第一张自拍照,是在圣塔菲(墨西哥)的干旱景象中拍摄的。(推荐给你:

当他第一次在公众场所,光着脚、露出多毛的胸口拍摄自拍照,他发现自己的行为所带来的冲击。人们接近他,半嘲讽,半好奇。可笑吗?他不在意。他向那些人解释,他这样做是为了他的妻子,也是为了所有的人,让大家了解为什么应该支持抗癌研究、为什么应该捐款。那些主动接近他的人们,离开时都被他说服,且大受震撼。于是,“蓬蓬裙计画”(注 1 )就此诞生。

直至如今,鲍勃依旧在持续进行的蓬蓬裙计画,不仅有一个完整的网站,同时还有部落格,纪录下宛如行为艺术的种种。就像今年六月,他在 Willie Nelson 演唱会开始前 48 小时,应一位好朋友 Mickey 、同时也是吉他手 Willie 的工作同仁之邀,站上新泽西表演艺术中心(NJPAC)的舞台上,拍下穿着粉红蓬裙的照片,献给一位对抗卵巢癌的斗士。整个舞台在开演前巨大空旷,只有穿着蓬裙的鲍勃站在中间。

同时,社交软体、网站也帮鲍勃牵起许多有趣的合作。某次他本来准备在中央公园拍照,清晨六点,却碰见一位剧场人 Dathan Manning 来到拍照现场,Dathan 曾经有在美国芭蕾剧院担任经理的经验超过 14 年,所以直截了当问起鲍勃,有没有兴趣在大都会歌剧院来拍张照片?他心里只想着:“老天,谁能想得到几个月后,我们会有跟芭蕾舞剧合作的可能?”(延伸阅读:

最终,鲍勃登上舞台了,跟着一群真的穿着漂亮小蓬裙的天鹅舞者,他在部落格上写着:“最感人的时刻不是拍摄的当下,而是当这些路人或者参与者加入我的时刻,告诉我这个案子对他们来说有多重要。有一个芭蕾女伶就告诉我,她的母亲就是一个乳癌幸存者,她们都一直有在关切‘蓬蓬裙计画’”。最后,连美国芭蕾舞剧场的执行长 Rachel Moore 也来跟鲍勃打招呼──当然,也穿着粉红小蓬裙。

一场充满爱的旅行

幸运的是,鲍勃的妻子琳达,已然从乳癌中康复。她经常伴他上路,觉得这样的冒险很有趣。“他总是让我笑。”她这么说。

去年秋天,鲍勃从他上千的照片中精挑细选, 出了一本美丽的书《Ballerina(芭蕾舞者)》(注 2 ),新书利润全部挹注于抗癌机构。这个身高 176 公分,有着微胖身材的男人,拥有很大的爱的能量。鲍勃继续穿着那件粉红色蓬蓬裙在世界的舞台上演出:美国、欧洲、澳洲……,他的艺术作品让他的行程永垂不朽。透过《美丽佳人》的独家专访,你将会更了解鲍勃与蓬蓬裙计画。

问:你一开始是当商业广告摄影,这有影响你的美感跟创意吗?

B(Bob Carey 以下简称B):是的,我想我的商业跟艺术经验,的确帮助我发展了整体的美感跟创意,彼此喂养了养分。当我发展出我的第一张照片时,我就爱上摄影了,而且 25 年来都在做同样的商业摄影,碰见很多不一样的客户,像是 MasterCard、HarperCollins 出版社、凤凰城大学、《ForbesLife》杂志、《Men's Health》。

问:那,要小心做自己的案子,跟快快拍照、作广告与商业摄影,肯定有所不同,有任何异与同吗?

B:我想唯一的差别,当然就是花在拍照上的时间。一天、或者也许一周,比上 10 年。第二个差别是,在做蓬蓬裙计画时,我是唯一一个构思、定义整个计画的人,但这都是摄影。(同场加映:

问:你的摄影,会让人想到大卫林区的《史崔特先生的故事》,有点像是一段寻找的旅行。有没有任何人或者任何事情激发你的灵感?

B: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而且的确有些时刻,我寻找、反刍,然后成长。我在凤凰城长大,然后搬到纽约布鲁克林区。生活风格非常不同,当我适应快节奏之后,我才能够把这个蓬蓬裙计画,用来作为接受改变的方法,这也像是某种自我治疗的形式。

问:你会怎么用一句话来形容这个计画呢?

B:蓬蓬裙计画的任务,是用来支持 Carey Group 女性乳癌基金会的募款。我们致力于带给整个受苦很久的社群多一些欢笑。

问:你怎么发现老婆有乳癌,又怎么去处理自己的情绪?有没有低潮?

B:Linda 发现胸部上有个囊肿(Lump),后来看医生之后被诊断有乳癌。从第一次被诊断出来至今,已经 9 年了,距离第二次诊断出有乳癌也有 6 年了。她所去的癌症中心有很多相关体系,像是社工、支持团体、各方面与癌症有关的课程,而我们各项都试了。我们也有很棒的家人跟朋友,大家都互相帮忙。第一轮的疗程是最难的,Linda 有很多副作用,很幸运的是她现在正在服用的药相对比较少了。要面对癌症的课题,永远没有标准答案,挑战永远都在那里,而我们只是继续去克服。是的,总是会有崩溃的时候,癌症会改变你的人生,但慢慢地,当崩溃再次发生,我们总会学会如何谈起它。(推荐给你:

问:那你都用什么工具来拍照?制作蓬蓬裙计画时,你是否有一个制作团队?

B:我用 Canon EOS 1DS MarkII 与 Nikon D700。我也会用 Two PocketWizard Plus III Transceiver 来作为远端无线控制器,如此一来我才能自己拍照。大致上来说,我没有制作团队,通常都是我自己,或者跟我老婆,或者跟一位朋友。但是,我也做了不少大型的制作,就像在纽约巨人体育馆,或者是在美国芭蕾剧院,在那里我找来一个助理(在体育馆时还有一个录像的团队)。如果有人跟我一起,他们通常也是帮我看住相机,确保它有正常作用、能够拍到照片。至于那些有时间限制的照片,我的助理则会帮我带拍照家伙,并确认我可以在时间内拍完。

问:那你怎么处理拍照的场景?事先构想,然后找景;还是你会随性地在旅程中选一个漂亮的地方?

B:我喜欢公路旅行,然后寻找拥有有趣图像跟颜色的地方,脑子里并没有设想好的画面,但是我看到就是会知道,这是下张照片的背景。(延伸阅读:

问:那你会在拍照前准备什么?像是在〈小船〉中,你是否有穿着粉红蓬蓬裙,等待魔幻时刻的到来?或者,在〈鹅〉这张图里,你该怎么拍出完美的涟漪?

B:在〈鹅〉这张图,其实当时公园里的确有很多鹅,我就只好直挺挺地坐在长凳上等,手里拿着一颗石头,有点像,当石头落入水中时,鹅就要跳入,我得最精准的时间点拍下那张照片。〈小船〉,则是我在船上等,一直等到光线完美。我知道我只能也只有拍到一张,可是一旦我全身湿透时,就能捕捉到那张完美的照片。

问:在蓬蓬裙计画中,哪一张是你最喜欢的?哪一张是最难拍下来的?在时代广场拍照是不是很怪?

B:我有很多喜欢的,但目前最爱的应该是〈天鹅湖〉。有一些是在艰难的天气状况底下完成,有时太热或者太冷都会让困难加剧,特别是我又是一个人。但是我在时代广场穿着蓬蓬裙拍照时,倒是满怡然自得。反正那里有很多疯狂的事情,我正好可以加入。

问:在 Carey 基金会里,你认识任何勇敢的女人吗?你可以说说她们的故事吗?

B:我碰到非常非常多勇敢的女人,她们的故事总是充满了力量、挑战、悲伤跟决心。(你会喜欢:

问:你甚至举办了“蓬蓬裙漫步(Tutu Walks)”,你有因此碰到更多粉丝或者陌生人吗?她们怎么回应的?

B:我跟 Linda 在蓬蓬裙漫步里,碰到很多很棒、很关心我们的人们,她们也都鼓励我们,感谢我们让更多人对乳癌有意识,也喜欢我们照片的幽默感。

注 1 :更认识蓬蓬裙计画
注 2 :本书可在亚马逊网站购买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丽佳人提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延伸阅读(以下连结至站外)
改变,就从跑步开始!路跑达人Ruth教你6步骤完美准备一场半程马拉松
【时光 • 恋人】之一:罗龙兴X黄春妹,紧紧相黏的饭团之家
【独家专访】大尺码时尚部落客Tanesha Awasthi的美丽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