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在2016做了一系列媒体专访:报导者总编何荣幸的新媒体对谈......。女人迷的媒体专访计画,细看亚洲新媒体的前进方向,这是身为阅听人、身为新媒体工作者都不该错过的一堂课!这次我们想看向纸本媒体的硬底子,邀请《联合文学杂志》总编王聪威,谈从阅读中,我们如何成为自己。(推荐你看:专访《联合文学杂志》总编王聪威:做喜欢的事,何必留退路

王聪威总编走进女人迷时,像带着一抹铁灰的颜色进来,女人迷缤纷而活泼的一楼空间,在他呼吸的频率里冷静下来,他是一个特别沈稳且灵敏的人,边看着环境,好像已经思索到了超越当下的两三步——这空间该做什么、这公司怎么营收。

“你们三楼有要出租吗,等我们赚够多钱可以来。”他笑声爽朗,带着很多诚恳,我们从杂志与新媒体的对话谈起,编制与内容策划。采访总编辑的心情,在他乐意交流里化开忐忑,请益前辈的编辑铁血史,让我深感《联合文学杂志》的形貌多麽得来不易。

王聪威总编任职过《FHM男人帮》杂志主编 、《RALPH》杂志副总编、 《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杂志副总编,直至现在,他在《联合文学杂志》担纲七年总编,把经典玩得别出心裁。

“文学让你与众不同,写作让你独一无二。”这是《联合文学杂志》一贯的理念,联合文学八月份封面,一位少女捧一本《挪威的森林》封面引来许多文学人的不满,做“村上春树少女的文学启蒙读本”,引来许多文学卫道人士的关切。“这个封面太商业、不文学”、“太少女,这封面搞的像时尚杂志”.....。总总关心,王聪威总编只说:“如果文学还要被限制自由,那太可悲了。”(推荐阅读:

文学,人生的实用手册:读什么样的字,就成为什么样的人

“每年暑假到了我们就做高中生的文学启蒙读本,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开书单,这样运作很无聊,我们希望杂志做得有趣。文学启蒙,不只是知识上的启蒙,你读了文学,你脱离朦寐的时代,能变成另一种样子。你可以去想像,村上春树、太宰治、海明威、三毛的样子,他们怎么生活,透过模仿,去变成一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

文学,或许可以是你在路边看到一对情侣吵架,想到了《傲慢与偏见》的浪漫;或许是做义大利面时,你想起了村上春树在《发条鸟年代记》里义大利面的气味。文学,是透过阅读,想像生活的姿态(推荐阅读:你读的字,决定你是什么样的人:20,30,40 的人生书单

“文学作品是人生的实用手册,它让你变成截然不同的人。”所以书内不只有文学家给你的读本,还有高中生开给大人的书单,《联合文学杂志》的年龄层跨越很大,从高中生、刚出社会的人、到四十岁的读者,不管你在什么年纪,都应该能被文学启蒙,是《联合文学杂志》的理念。

“所以我们封面就用真人去想像,如果你喜欢村上春树,你会是什么样的人?透过文学,你会有选择生活的方式。如果你喜欢那个文学家,你就可能像他一样过日子。文学要怎么跟生活结合在一起?不是随时读书,而是让他变成你生活的一部分,这才是文学确实的生活方式。”

抛弃规则,做一本超越经典的文学杂志

过去《联合文学杂志》做过北一女少女封面、中山女高少女封面,已经不是新鲜事。谈到这次读者对少女封面的反应,王聪威总编并不讶异,《联合文学杂志》经常引起讨论,就是读者觉得它“不够文学”。

彷佛文学杂志只要放一个很古典的作家照片,就会被视为正典,所以突破的文学杂志被质疑的就是不懂正典,好像文学人就该是带着黑框眼镜、穿着简陋朴素的衣服。文学杂志需要往前走,聪威总编说痛心,因为我们对文学偏爱狭隘的看法,阻碍了它前进。

“我认为《联合文学杂志》做最好的,就是跨出这些限制往前走。”

做杂志这件事,要考虑的或许跟文学截然不同,聪威总编觉得难的不是企划、不是内容,而是人才:“对文学杂志来说,杂志人是很缺乏的。文学杂志的从业人员大部分都是文学人,对杂志的观念保守而简陋。大众对杂志载体的认识也不足,没有一个大传科系在训练平面杂志的教育。台湾的文学出版十年来飞快成长,漂亮的封面和排版,可是杂志进展却缓慢。你看用一个少女做封面就引起这么大的讨论,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事情,文学人的心好像都很脆弱,不能接受一本文学杂志的可能性。”

文学杂志没有正典,阅读没有高低差!

聪威总编说:“很多家长会觉得我们不该做情色、同志题材,对我来说,文学是很有包容度的,它向来不是问题。我们做杂志时,尽可能往不受限的方向走,我是文学人,也是杂志人,如果你问我有没有可能一整年都做很另类的文学杂志,我可能也会觉得无聊,这和杂志的风格与品味有关。”

做一个文学人与杂志人冲不冲突?他认为唯一被质疑的就是‘够不够文学’:“你要组织一个杂志,跟成为文学的样子不太一样,杂志是很多人在做的事,要考虑摄影、插画、排版....。杂志要解决的是在文学里的问题,如果你要做纯粹的文学,就做一个作家或读者。99% 说《联合文学杂志》不符合文学印象的人,都没有真正读过里面的内容,就像这次封面预告,很多人就说里面一定很肤浅,事实上杂志都还没出来。”

我好奇王聪威总编怎么看阅读被切割的高低分野?他回答:“有句老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做文的,没有第一名,它是开放被评论的,很难争执谁是最好的,就像你无法说海明威跟村上春树谁最好。只是我们现在会很快反应轻小说、罗曼史看起来就比较差,纯文学看起来就比较高尚,战来战去的就是这些。譬如你说肆一、Peter Su 比较差是为什么?如果你问我,有些书的技巧深度无法跟严肃小说抗衡,但是这是非常老派与阶级式的看法,相对这些书,也满足更多需求,书在满足心灵的位置上都是平行的。”(推荐阅读:

看书就如社会上每个人的不同位置,都有其存在必要,王聪威总编认为如果阅读也有歧视就像纳粹一样可怕,从满足心灵需求的方面解读,阅读没有高低差别。

阅读如果还要被阶层切割,那我们还能从哪里保有自由?阅读之所以珍贵,无论贫贱老幼,只要你愿意读、愿意懂,就能在里头找到自己的一方世界。

一本好的文学杂志,不只是介绍经典,更是让所有人都可能透过作品,让实际生活产生涟漪、或是因此试图活得更好一点。《联合文学杂志》谈的,是人与众不同的姿态。因为冲突、因为打破格局,他们在这时代格格不入的特别好看。

〉〉推荐你看:专访《联合文学杂志》总编王聪威:做喜欢的事,何必留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