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婚姻是人生的必选题吗?结了婚以后,你的人生还是自己的吗?多少人半牵半就过了一辈子、多少人走过红尘才知道,原来老伴最好?爱情与婚姻,没有标准答案,你的故事版本会是哪一种?(推荐阅读:

结婚,要找个能一起过日子的

“彪,在吗?”

“怎了?你说。”

“朋友正在闹离婚,我劝了好久劝不动。我最后跟她说,我找彪公子跟你聊聊好吗?她说好。你有空吗?帮我跟她聊聊好吗?”

在我正要上床跟老刘缠绵的深夜时分,接到朋友传来的消息。感觉很紧急,我只好让老刘先睡,牺牲“今日高潮”的时间,打开通讯软体,看看朋友的朋友是什么情况。

原来,两人结婚两年,女方认为个性超级不合,强烈想要离婚。

“既然个性超级不合,当初为什么要结婚呢?”我问。

我一直很难理解那些在一起多年,最后却因为“个性不合”而分开的人,到底在想什么?“个性不合”实在不难发现啊,为什么总有人会一年拖过一年,拖着青春溜过了白头,拖着人生将就到尽头,甚至拖到最后只是一场空?

“因为那时家里一天到晚催我赶快结婚,我也只想赶快离开家里。”她说。

的确,有些人会把结婚当作另一种形式的“逃避”,让自己从当前极度不满意的现况,仓皇逃至另一个毫无准备的阶段,认为只要能够离开现状,就是一种解脱。

“嗯,那你尽快离婚吧!”我回应。

“啊?”她大概对我这种劝离不劝和的风格很是诧异,所以打了一个大问号。

“我说,离、婚、吧!你一开始对婚姻的观念就不正确了,又怎么会遇到对的人呢?”(同场加映:爸爸给儿子的婚姻箴言:结婚,不是只为了你一个人

结婚不是人生唯一的选项

结婚对我来说,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人生中的选项。

这个选项不一定是必要的,因为人生还有其他太多的选择。艺人范晓萱曾经在某段专访里说过:“子宫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器官。”甚至表示想要摘除子宫,一劳永逸。这虽然只是她自己的不孕宣言,但我却觉得她勇于表达这样的想法,非常勇敢。我们都被传统的家庭观念捆绑太久,总认为不管男人女人,最后都必须结婚生子,人生才算完整。

于是你会看到不少因为结婚而结婚、过着痛苦日子的案例。尤其“相爱容易相处难”,走进婚姻就像走进坟墓,现实面的各种问题如浪潮般席卷而来,光是办结婚这件事,就有人会吵到连婚都不用结了,更别说之后还要面对婆媳问题、孩子的教育问题⋯⋯不信你看看自己身边,有多少人是在婚姻里剑拔弩张的?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婚姻即使可以像是谈恋爱,但本质上它仍然是一种生活,需要经过磨合、沟通、包容、退让、知足,以及降低自我原则。

恋爱简单又轻松,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则需要更多力气去经营,而且是两家人的事。对恋爱对象有所不满、屡次沟通无效之后,你可以轻松拍拍屁股跟他说掰掰;而跟你一起步入礼堂的那个人是立下誓约的,可不能随便秒买秒退!

既然结婚生子那么痛苦,为什么它会是人生必须经历的过程?为什么我们不能选择更快乐的方式过活,而非要遵循传统框架,过着苦不堪言的人生?如果一个人能幸福,为何要两个人痛苦?如果不能一加一等于二,为什么要让自己变成负一?

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为结婚而结婚,即便将来有可能因为大龄而乏人问津,或被贴上“败犬”标签,我也不要因为他人的眼光,而找个得过且过的婚姻。

因为,这是我的人生啊!不管结不结婚,人生的路,我还是必须自己来走。旁观的三姑六婆都只是出一张嘴,说一些不知道是“建言”还是“贱言”,她们对你的指手画脚也只是为了调剂自己无聊的退休生活⋯⋯回到家之后,她们面对的,其实是自己抱怨连连的人生。

对于婚姻,你准备好长期抗战了吗?

你可能觉得年纪到了,所以就该结婚;交往时间够久了,也该给对方一个交代;或是父母催得急,你不想让他们失望;不想当个台面上的败犬鲁蛇,所以你觉得将就也无所谓,也许生了孩子一切都会改变。

但是,在走入婚姻之前,你确定自己是准备好的吗?你确定自己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了吗?还是你其实不知道应该准备些什么?或者说,对于婚姻,你根本心里还有许多疑虑;更甚者,你也许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

朋友的爸妈最近吵着离婚,让朋友感觉很头痛,重点是,他们已经结婚三十年了。这个数字让我当场笑了出来。“都结婚三十年了,怎么可能这时候闹离婚,一定只是吵吵嘴,过几天就好了吧。”(同场加映:夫妻的相处之道!把心里的感受说出口

朋友很苦恼,说他爸妈已经吵到分居两个月了,而且互不理睬。我感到不可思议,详细询问原因。他说,因为两人不适合,从头到尾就不适合。从小,他爸妈就经常吵架,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们为了要不要换马桶盖而大吵。

“换不换马桶盖也能吵?”我太惊讶了。

“我爸觉得马桶盖坏了就应该换,但我妈觉得只是旁边有个裂缝还能用,根本不用换。”

“重点是,我妈因此觉得我爸很会乱花钱,而且都花她的钱。那时候我妈的薪水比较高。”

“然后你爸因为被你妈这样讲,觉得面子挂不住,于是大怒?”我推敲剧情。

“没错。但我爸也认为若不是我妈自己爱买名牌,家里也不会连换个马桶盖都有困难。”朋友无奈地耸耸肩。

“这样互相指责,的确是大忌啊!而且很明显的是,他们的价值观根本完全天差地远!这样还能结婚三十年,只能说这是真爱!”我说。

“应该说,他们根本是互相折磨三十年!我从小看到大,感受还能不深刻吗?”朋友说。

一句,倒是把我从“这是真爱啊!”的美丽梦幻中敲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