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语言过渡到爱情里面,就成了语焉不详的事物,短短三个字的“我爱你”,竟要用这么多或长或短或双关的形式说出?5月20日这天,单身的人在喧腾爱意的日子里有了新的领悟:一门语言,一句话,却有着近乎两极的解释,这该是语言成全了爱,还是爱成全了语言?(推荐阅读:

从征婚网的故弄玄虚、配对节目的伶牙俐齿、广场公园“相亲角”的明码实价、短讯表情符号的一语双关,到堕入情网的同义反覆……我们都在经历语言的疲乏,哪管是在缺爱、求爱,还是相爱的状态之中。

5 月 20 日,我去 Lemon Lemon 吃了卡邦尼意粉,算是庆祝生日。世上最悲催的事情之一,就是生日当天手机通话费全免,却喉咙发炎。这也好,掩盖了我没什么倾谈对象的残酷事实。

“520”这个日子,对讲粤语的澳门人来说几乎没有意义,邻座的白领们忙着抱怨自己老公不够浪漫新潮:“我发了两条短讯说‘ 520 ’,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说不就是蔡英文宣誓就职嘛,有什么了不起。”

他们说如果 520 这天你还单着,不用急,说明中国至少还有 1.8 亿人等着被你选。真是乐天知命。我和一位同样独自用餐的白发老奶奶拼桌,我俩在成双成对、鲜黄小清新的咖啡店里显得特别奇葩。静静喝着焦糖玛奇朵,我收听都巿男女有关“我爱你”一词的破译过程。(推荐阅读:

当天晚上我没有浏览那些铺天盖地的“ 520 单身狗求生指南”,却重看了一遍罗兰 · 巴特的《恋人絮语》:“我斟字酌句,搜索枯肠,也无法恰如其份地形容我所爱的形象,无法确切表达我的爱欲,到头来,我不得不甘认 — 并使用同义反覆:这可爱的东西真可爱,或者,我爱你,因为你可爱,我爱你因为我爱你。迷恋的情愫构成了情话,但又箍死了情话。”

从征婚网的故弄玄虚、配对节目的伶牙俐齿、广场公园“相亲角”的明码实价、短讯表情符号的一语双关,到堕入情网的同义反覆……我们都在经历语言的疲乏,哪管是在缺爱、求爱,还是相爱的状态之中。莎翁笔下的情人互喻为星星月亮太阳,美则美矣,但在现实生活终究不太管用;人类大概只有在分手分居分家分产的时候,语言的准确度才大幅回升。(同场加映:

套用语言学和解构主义的概念,“520”的能指,不一定对应“我爱你”的所指,罗兰 · 巴特直说了—“我爱你。这一具体情境不是指爱情表白或海誓山盟,而是指爱的反覆呼唤本身。”才女张爱玲文思泉涌,但在时间的无涯荒野和茫茫人海之中,刚巧赶上某某,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噢,你也在这里吗?”能归纳到爱情范畴的词汇,要不大多语重心长,要不就是语焉不详。(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