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恋情的最初吗?那种直达灵魂的狂喜与悸动。也许正因为还记得,爱情的失落和幻灭才格外痛彻心扉。周杰伦和张惠妹合唱的歌曲《不该》前阵子成为 youtube 上热播的影片,女人迷作者 Wesley 读出了更深刻的意味:所有的爱、所有的痛,最后都会成为心灵的土壤,滋养着自己越走越远。(推荐给你:

期待看到下雪的兴奋,像是期待第一次爱情的到来,紧张的睁大眼睛,愉悦的放声大喊。想像在三楼租屋处中的女人,深夜收到一封简讯:“看窗外:) ”她瞧见期盼已久的飘雪终于在晚秋缓缓落下,更令人心跳不已的是,那位暧昧许久的男人站在屋檐前方,崭露微笑地对她说:“是雪!”(同场加映:

这听来已成习惯的故事,仍旧依存,仍旧浪漫。爱情就是这么令人讨厌,我们经过骚动的暧昧、含蓄地相爱,接着是火热恋情的蔓延,直到承诺永恒的那一刻。

永恒不是一种时间,而是一种当下状态。你看着他的眼睛,放大的瞳孔中有无数嬉闹和感动的回忆,那即是永恒。你感觉时间不再推迫,你们停在这里不动,那对看的眼神中,将流动的时间感知全部涵纳、结固,成为六角闪烁的结晶。而结晶诉说着永恒,因为晶体有着高度的美妙序列和独特性,像是你俩,如此契合与完美的时间点才得以结合。

“雪地里相爱 他们说零下已结晶 的誓言 不会坏 
  但爱的状态 却不会永远都冰封 而透明 的存在 ”

但雪,一种浪漫的诗意想像,却也能是忧伤时的固态眼泪。

永恒真的存在吗?誓言真的具有结晶般的永恒性吗?它将不再腐朽不再崩毁?“雪”若处于极地可能永不融化。但“爱情”无法一直处于极地,或说一段爱情的产生的确是在极致的关注与感动中生成,它是在极地,但会随着环境变迁与人为破坏而改变位置。

它不可能永远待在极地,即便你小心翼翼地呵护,它仍旧会照着岁月的流转,找到一个适合它的经纬,而那可能是个炎热融雪的地方;这无情,未必是他的或你的错,钻破了角尖找也找不到,就是一种自然现象,没有一定的恒存,没有绝对的永在。

既然无法肯定,那么,爱情是否会沦为虚无的谵妄?(你会喜欢:

“轻轻飘 落下来 
  许下的梦 融化的太快 
  或许我们都 不该醒来 ”

恋人心底始终知道,不存在永恒。双方会老去、会逝去,即便没有牵手到最后一刻,中间变数太多了。从价值观、生活习惯、家世背景等等,这么不一样的两个人,使得现世的永恒都是种默默的奢望。就像没有两片雪花是相同的,那堆叠起的大片雪地中,你若近看,他存在着无数细小的隔阂,而那隔阂在重力与温度的压迫下终究陷落,不像雪花般蓬松柔软,终究要成为不再浪漫的冰冷硬实。

于是,原先投射为“浪漫”的雪,转变成愤怒与不解下“伤心”的冰。这转变好快好快,快到你都忘了曾经窗外的兴奋、和亲吻时的悸动。你不知所措,不想面对。对方也是,你们因为某种不可抗力因素没有爱了。你们都不知为何,哭泣,关于这个烂藉口无法释怀。泪诉着当初你们是如何相爱的,难道这些都忘了吗?难道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放手后 爱依然在 
  雪融了 就应该花开 
  缘若尽了 就不该再重来 ”

没日没夜的泪水、大量的甜食或性爱、重复播放的电影或音乐,尽管你想让自己好过一些,但离去的人已然离去。身边的人告诉你会慢慢好起来,但你知道不会,“他走了就是走了……”

是啊,他是走了,但那段时间你将它视为白费还是珍贵呢?若是一段用情至深的关系,我想是后者吧。

既然它仍是一段珍贵的关系,那么结束后,肯定有遗留些重要的东西给你,而我相信那是“爱”的能力。“爱”是在一段值得铭印的关系中才会萌芽的珍贵能力,能够爱人,能够被爱。(延伸阅读:

在雪融后,在阳光崭露时,能够看见长出的那朵花,它是种刻骨铭心,并值得被好好呵护的象征。你瞭解到彼此不适合,或不在对的时间遇到,这挺让人难过,但缘分到这里,你陪伴另一个人走到这里,松开他的手,就此道别。

我不晓得你会花多少时间走出这个过程,也许半年、一年、三年或是更久,才能安然释怀。亲爱的,但在过程中,我希望仍有人陪伴你,也许是家人、是朋友、拥有另一个爱你的人哀悼上一段关系,陪你看见与旧情人的关系中学习到的珍贵能力,看见自己的互动与沟通模式,这些让你成为更体贴、温柔且成熟的人。

 

这首歌第一天放上 youtube 我就注意到了,但我没点开,心想就是一首新歌。但隔天意外在电视中听见,这曲调与人声意外的搭配,也勾起我强烈的情绪。从 MV 中的雪花联想到恋人们的相遇与相离。而重新看见雪花时,又是多么讽刺与难过。像是一种摆在桌上的纪念物,它不特别,可能超商或街头摊贩都能看见,但物品之于你,就像他之于你如此重要、如此深刻。

也因着如此,当重新在路上瞧见小摊贩推着那项物品经过,甚至看见另一个男人买了同样的物品送给他心爱的女人时,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因为那象征着爱情的生成与幻灭。

但这不也是爱情值得我们不断追寻的原因吗?不断有开心的事发生,也不断有难过的事让你看回自身,不再追寻永恒,反而从岁月的流动中,才得以找到真实自在的亲密爱情。

张曼娟在《缘起不灭》序中写道:“美好的事不只发生过,也留下来成为我内在灵魂的一部分,虽然它们再也不能重来,却也没有真正离开。”

那些分离并没有消失,反而升华为另一种形式。

当你执着于永恒时,它偏偏要幻灭,但当你放手不再紧握,它反而常存心中,成为下一段爱情的见证。于是,能开始心怀感激,当初的分离,是为了遇见下一个更适合的人。

更多文章,欢迎至脸书专页:标注自由-写给自己的心理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