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用身体说故事,用真挚的心拥抱世界的大女生。余彦芳勇敢面对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利用那“不一样”成为在舞台上发光的动能,把那“不一样”变成美丽的其中一种定义。她的不一样,让她跳脱了制式的框架,在专业的坚持与生活中找到平衡之道,及对生活的用心、细腻与讲究,就如 AVEDA 脸部保养推崇的新观念,跳脱制式的肌肤分类,强调状态平衡的重要性,诚心保养肌肤的中庸之道。

Sponsored by AVEDA

余彦芳,她喜欢靠观众近一点,那样,她可以感受到当下最诚实的呼吸。她从不预设,无论在舞台上或生活中都是即兴,为的就是更坦然而温柔地和世界分享她的一切。在她身上,你会看见,

当一个人选择爱自己,可以这么美好。

发觉自己不一样,那就继续不一样吧!

“我很早就决定我要出国,我很早就知道加诸在我身上的价值是不对的。”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彦芳本人,却立刻被她的强烈气息所牵引。她的声音那么柔顺好听,轻轻地,吐出的每一口气都不搅乱空气中的平衡,却坚定而精准地传达心思意念。她是一个好有感染力的女生,好容易就能和一个新的环境融合一体,整个氛围支撑着她,或者是她有意识地拥抱这一切。

“我感觉到自己并不主流,我就开始想,在主流跟非主流的之外,应该有一个更大的 picture,一定还有很多东西存在,我想先看到那个光谱,去看看自己可以落在哪里,我不想要被定位在一个不明不白的成功或失败上。”


(图片来源:余彦芳 FB

向外出走,向内探索 

于是,彦芳大学毕业后随即飞往美国,展开她求学深造,以及内心探索的旅程。

“我去世界绕了一圈之后才真的舒服了。”

卸下了许多疑惑,在探索自己身体更多可能性的同时,彦芳的眼界和心都被打开了。

人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方向,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彦芳绕了很大一圈,飞了许多地方,她终于发现在舞蹈这么多学派与流变之中,不需要去迎合某种种类,或是成为谁心中的主流,只是好好摸索自己的身体,不愧于心中所想表达的真挚情感,就算无法被主流所接受,也不减损自己的专业和价值。 

多绕一些路,是为了看见沿途风景。

我想,有时候这些路程与磨练都不算是浪费,就只是你原本所处的位置和空间太狭小,容不下你巨大的想望,容不下极度渴望开展的原欲。在生活中的许多不舒服与不畅快,常常也就只是因为,一个自由的灵魂无法被捆绑。

表演与导演之间创作的平衡

谈起创作,彦芳提起了当表演者和当导演两者不同的经验:“一方面创作应该是自由、疏离而有距离感、舒适的,不是完全沈溺的,但身为一个表演者,又必须完全的投入在当下,这很重要。”她花了很久时间去理解这中间的奥秘,去参透在角色之间的平衡与转换。

彦芳专攻“接触即兴”,顾名思义就是身体的“接触”和动作的“即兴”,在所踩的土地下和所呼吸的空气之间,找到身体重心所在,时时关注自己和周遭人事物的关系,用敏锐的感知力迅速反映出自己所接受到的外来刺激,做出最立即而有机的回覆,每一个动作及感受都为了达到与这世界的“平衡”。


(图片来源:余彦芳 FB

彦芳与我们分享,AVEDA 新推出的 Tulasāra 正好呼应了这样的态度。在梵文中,Tulasāra 是两个字的合并,Tula 字义为“平衡”,Sara 则为“趋于”。产品瓶身以三面设计,灵感则是来自阿育吠陀身体三能量 Vata(空、风)、Pitta(火)、 Kapha(水、土)。结合了天地灵元素,并藉以创造出最平衡的状态,与“接触即兴”的奥义不谋而合!

一股傻劲,是因为信任这个世界

我所认识的好的表演者们似乎都有个共通点,他们都有股难以言喻的傻劲,傻的愿意相信剧本所设定的一切,以及导演的指令,傻到愿意跳进人心深处难以窥见的黑暗处,去挖掘、去冒险。更厉害的表演者,还知道什么时候要傻、要喊停才不伤害到自己,却能准确地逼近到那真实的界线,让人感同身受,让全世界跟着你又悲又喜。


(图片来源:余彦芳 FB

同时,在那样的傻劲里,你看到的是全然信任与坦然。信任这个世界,信任夥伴、也信任自己能够乘载这些能量。这样的信任,让彦芳说出的每一句话都非常温柔,温柔却不失力道。

在彦芳的眼里,有着澄澈的坦然与直爽,回答任何问题前,她会稍皱眉头,又往往在深思后豁然开朗,像是在黑暗中抓住一丝光束,再循着光束走去。她既认真又仔细地“把玩”我的每一句话,再用她那独特而鲜明的思考架构,与我进行一场真挚的对谈。两个小时过去了,我感受到这女生还蕴藏着太多太多,实在太有魅力。我几乎忘记我在进行访谈,太过瘾了。她像一座井,我越是汲取,越是被这底下所蕴含的能量所感动。

对土地的关怀,对自己的期待

她已经准备好给予这个世界,她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能付出什么,也愿意赤裸地面对这个世界所要回应她的。

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很顺,一来一往的应对之间让人感到舒服而平静。在那平静之中,却有许多真实的想法,关于舞蹈、关于身体、关于文化、关于台湾。

“有时候不需要太多批判,做就对了。”她这么说。

面对许多人对于台湾艺文现况的批判,彦芳很单纯地想投入,并不先入为主地认为自己喝过洋墨水,就能以自身或别的文化观点套用在台湾身上。

“当台湾人要寻找自己的认知或认同,不能不思考我们的脉络。用任何一个别的文化去对应台湾都会失准,台湾人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我们必须务实而不无目的性的去想像。”她的语气里,有许多对土地的关怀。

她灵敏的身体带着她的思想,时奔时走时跳跃地,已经去过了很多地方。在专访结束后要准备拍照时,我看着在沙发上大笑、自在跳耀的她,心想:这拥有强大能量的女生,未来也不会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