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八月开始,法国有将近 30 个海滩,禁止民众穿上布基尼,引发全球争议。法国内政部长今日表态,如果法国立法“禁止布基尼”将会对法国长年坚持的人权价值造成伤害。布基尼的发明者 Aheda Zanetti 投书卫报,写下布基尼的诞生始末,布基尼不是伊斯兰的象征,布基尼是为了解放女性身体的自由而诞生。(推荐阅读:

“布基尼 Burkini 不是伊斯兰的象征,布基尼代表的是健康,是运动,是解放身体的快乐。我想问,究竟是塔利班政府比较可怕,还是强制妇女脱下布基尼的法国政府比较糟糕?”"Le burkini, ce n’est pas un symbole d’Islam: c’est un symbole de plaisir, de joie, de sport, de santé. Alors, qui est pire, les taliban ou les politiciens français?"

布基尼的发明者 Aheda Zanetti 假日以法文投书英国卫报,表明布基尼不等同恐怖主义,也不存在于可兰经的教义,布基尼的存在,是为了解放女性的自由,而不是为了夺走它。

Aheda Zanetti 是长年在澳洲生活的穆斯林女性,她从自己小侄女的故事说起,谈起为了满足穆斯林女人需求,而在 2004 年应运而生的布基尼历史。(同场加映:

2004 年开始的一场身体革命:穆斯林女人的运动装

布基尼的诞生来自穆斯林女人的真实需求。

2004 年,Aheda Zanetti 的小侄女告诉她,她想打沙滩排球,但因为她的布卡罩袍,让她的行动变得无比困难。Zanetti 回想自己的成长经验,发现穆斯林女人并没有适合运动的装束,她于是决定着手自己打造一件。

“我拿掉了许多面纱与头巾的布料减轻重量,并用布料包覆住颈部线条。传统的布卡罩袍用意是遮住头发与身体,不展现任何身材线条,我同样担心,不知道穆斯林的同胞是否会接受这样的新设计?”

刚开始,Aheda Zanetti 只能一个人泡在浴缸里,在家里偷偷摸摸测试,后来她开始穿上布基尼走入公共空间。

“我记得我第一次在户外测试布基尼时,我来到市立游泳池,记得所有人都讶异地盯着我看,他们交头接耳,说‘她穿的到底是什么’,我神气地往前走,爬上跳水台并且大力一跳,我的头巾在水里维持原样,我心里尖叫,太美了这一切。”

这是 Aheda Zanetti 首次的布基尼体验,她觉得过程好美。她感到自由、感到充满力量、感到自己拥有整个泳池,这样的感觉对她,对于穆斯林女人来说,该有多麽新鲜。

“我替它取名为布基尼,但我并不觉得它是海滩上的布卡罩袍 Burqa。布基尼体现的是不同文化如何沟通与彼此学习,我既是澳洲人,也是个穆斯林。”

“布基尼没有任何穆斯林的象征或隐喻,布基尼没有出现在古兰经,事实上,我们的宗教并未要求女人遮住脸庞,穿上布卡罩袍,是我们的自由选择。”(推荐阅读:

布基尼不代表伊斯兰,布基尼象征的是自由

布基尼象征的不是伊斯兰文化,对于更多女人来说,布基尼象征的应该是自由,自由的意义在于,我们是否尊重一个人的意志?我们是否能够接受不同的信仰?我们是否愿意更平等的接纳与对话?

2004 年,布基尼的概念提出并且开始贩售,包含三个部分:头巾、束腰外衣与裤子。2005 年,澳洲发生克罗努拉暴动 Cronulla Riots,白人族群与外来族群间的紧张情绪越演越烈,澳洲冲浪团队因此举办了一个赛事邀请穆斯林男孩与女孩共同参加。

当时,其中一位参与赛事的穆斯林女孩,穿着布基尼首度亮相。世界开始认识布基尼,开始在海边看见穆斯林的身影。

Zanetti 写下,“我想替布基尼找到一个平衡点,它既不完全讨好西方文化,又能满足穆斯林女人的需求。我想鼓励穆斯林走进泳池与海滩,去享受运动的快乐。”

撕下外界对于布基尼与穆斯林的连结等号,Zanetti 说,布基尼是为了所有有需求的人而生。

“布基尼不代表穆斯林,基督徒可以穿它、天主教徒可以穿它、印度教徒可以穿它,布基尼只是游泳装束,我相信,它也可以造福有皮肤癌的患者。”

当布基尼成为仇恨产物:女人的衣着,为何男人来操心?

Aheda Zanetti 的投书,扩大了人们对布基尼的理解和想像。

布基尼最初确实是为了穆斯林女性的需求而诞生,但布基尼的未来,不只能服务穆斯林社群,而能更辽阔,谁说海滩上只允许比基尼的解放却不能有布基尼的快乐呢?

Aheda Zanetti 在文内提出对法国政府的强力批判,“我想对法国政府说,你们完全搞错了。你们已经把象征自由与快乐的布基尼,变成仇恨的产物。当法国政府说,布基尼并不符合法国的精神时,我想问,当你告诉我们该穿什么,与不该穿什么,难道这是你们口中的自由吗?”(推荐思考:

我们可以进而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两个民族与文化之间的冲突与矛盾,必须由女人来承担,进而牺牲她的衣着自由?

最近的场景是这样的,坎城海滩上,数位警察朝穿着布基尼晒太阳的女人走去,用胡椒喷雾攻击她,命令她脱下布基尼,只剩一件无袖上衣;另外一头,穆斯林族群激愤抗议,多数人抱持“保护自家女人”的姿态。

女人的衣着,为何往往是由男人来操心与决定?Aheda Zanetti 回答得漂亮,“我不觉得女人的衣着,该由男人担心。没有人强迫穆斯林女人,我们自愿穿上布卡罩袍或是布基尼,你看见的,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在伸张正义之前,在贩卖恐惧之前,在自由各自表述之前,在国家暴力插手个人之前,我们能不能留下更多空间余裕,听听她们的选择?

完稿之时,我在澳洲的朋友传给我澳洲电影 Down Under 的海报,一名冲浪好手滑水前进,一名教徒低头虔诚膜拜,上面写着,当澳洲人与澳洲人对抗,谁也不会赢。

我觉得它说的始终不只是澳洲,而是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应该要有自己的活法,当我们彼此攻讦,强求他人用自己想要的方式活,总是两败俱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