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是为了回来;离开是为了再见。遇到想不透问题,解不开的结,就去旅行吧。有时走着走着,世界就会豁然开朗起来,你会遇到许多出乎意料,你会找到心底的答案,下次归来,我们就是全新的自己了。(延伸阅读:为自己设计一趟“心”旅行!

夏天的东欧之旅,结束在采买伴手礼的那个下午, 维也纳圣史蒂芬广场与西班牙马术学校间的那条大道,与男友两人绕过路人继续奔驰。不是为要在 L 牌、C 牌开头的名牌店扫货,是为要到当地的专卖店念念不忘的巧克力粉,那意外喝到的美味除了这个城市哪里都找不到!

可惜美味即使我买了相同的巧克力粉,如法炮制了一番,也未重现。倒是那头戴高帽侧脸剪影头像的专卖店标志,回台后却在男友公司后巷寻见。

从店员口中,更惊讶得知,专卖店在相同地点营业已好些年。

拜心理师的职业病 24hr 启动的自我觉察之赐,我立刻领悟:“旅行,让以为能够复制的美味并未出现,日常行走的道路却发现奇景。”热巧克力喝来香醇的秘方,不是材料元素不同,而是人在他方的心境。(同场加映:旅行让你遇见最初的自己!测验你的旅人性格

专卖店倏地在台北市容中跃出的原因,不是建筑的改变,而是焦点曾转移的旅人。

旅行就像与生活调情。就像在说,我会留着并且爱你,但我必须离去。这是我的基地。

Traveling is like flirting with life. It's like saying, 'I would stay and love you, but I have to go; this is my station.
——英国作家,Lisa St Aubin de Terán

旅行制造了两种距离,旅人与异国的距离,旅人与自身文化的距离。

旅人以原有的文化,看待异国的事物,将不同经历视为正常,极大的包容让旅人能迅速适应环境。旅人以陌生的距离,检视自己的脉络,回头向理所当然的日常提问,挑战那些被当作理所当然的。

与你们分享一个旅途中的小故事,欧洲之旅刚开始的第二天下午四点(欧洲夏天太阳正艳的时候),与男友在多瑙河畔的小镇克雷姆斯,想找间餐馆用餐小酌。葡萄酒没喝到,却搜集到不少餐馆的无情禁客令:“抱歉,我们打烊了。”

“才四点就打烊?!”这惊叹与疑惑,成为我与男友一路讨论的话题。

然而,随着旅行的进展,我们感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也逐渐降低。 (除了我们隔周日到达苏黎世时目睹整条街周末无需营业而再度惊呼连连外,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们有旅行初期的大惊小怪。)

这意味,我们日渐适应欧洲的不便,将之视为正常。此同时,像是眼睛突然被擦亮了般,赫然发现台湾生活的便利表象下,隐藏的是未被足够重视的劳动权利。

台湾的便利,立基在广大劳工的超时工作、过劳之上,构成了我们熟悉以致浑然不觉。这个问题衍生出的种种思考,直到现在仍回荡在脑海。

我们不能停止探索,且最终我们必须回到出发处,重新认识它。

We shall not cease from exploration, and the end of all our exploring will be to arrive where we started and know the place for the first time. —— 美国诗人,T.S. Eliot

旅途的最后一站,也是出发的第一站。终究是得回归的,回到自己的国家、工作场域,面对那些没完没了的现实。(延伸阅读:旅人的 13 个生命课题:记得拥抱恐惧

这些时间与个案的工作,我发现长途旅行对想重新找回工作热情的个案特别适用。他们回来后有些找到新的施力点,有些毅然决定离开了本来的岗位。

也许更多时候,旅人所经验到的不是一朝一夕突然地戏剧化转变,困境经常维持着。只是“我”的思考的出发点不同了,采取的行动不同了,面对环境的方式改变了,自然发展成新的局势,困境也就不在了。

旅行,在重复的日常中按了暂停键,和繁琐的生活拉开距离;旅行,更替旅人的视野,回归后得以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日常;旅行,创造空间增加反思,使盲点区缩小,发现那个明显却从未看见的裂痕。

旅行与日常的碰撞,最终可以促成什么改变,你得自己按下了暂停键,行动了才知道。

Bon voy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