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的赌城单身周记,本周讨论的是钱钟书的“贤妻”。成功的男人,背后总理所当然拥有一个支持他的女人。但成功的女人呢?却被畏惧着权力,从朴槿惠到希拉蕊,女人从来要得不是夺权,而是完整的人生想像。(延伸阅读:单身女儿的告白:我还不想当个母亲

女性一直奋斗追寻的,不是男性的认同,是可能性,作为一个人的可能性。而这过程中,我们更想成为自己,一个在巨大的爱或权力中都不失去自我的自己。

大家都在悼念连火柴也不太会划的钱钟书,那位“最贤的妻”时,我着实为老太太甘愿牺牲自己成就丈夫的伟大情操所感慨。利亚说她那天正忙着为“嫁鸡随鸡”的资深女同事饯行,祝福她转换跑道,从此在职业栏填上“人妻”。

记得两年前在公司的圣诞派对上,我十分不识相地贡献一套崭新精装《杨绛全集》供大会抽奖。其实心里是万分舍不得,但又觉得百岁老人总有些智慧值得大夥儿学习。《我们仨》真挚啊,看到连没有家室小孩的我都莫名感动,甚至冲动地和蚊子利亚约好,老来还形单影只,咱们仨就像他们钱家,组个能自转公转的小宇宙吧。

蚊子坦言他没有看过钱先生和钱太太的半页作品,但对钱先生严重缺乏生活自理能力早有听闻。小时候梦想当一国元首的蚊子不想有第一夫人。没错,单身的领导人向来性感,最强的春药总是权力——但大前提,你不能是个女的。(推荐阅读:

“从人性的角度分析,作为单身女政客,她没有爱的情感拖累,没有‘家’的掣肘,没有子女的牵挂,在政治上的行事风格与行事策略,往往偏向情感化、个性化、极端化发展……”利亚念了一段网上的评论文章,我请她打住:“单身不止破坏社会安宁,还危害地区稳定,大概是逻辑对吧?”

我们的社会向来推崇贞节寡妇,却看不惯未婚或没有完成生育天职的单身女人,单身老男人却自动升格成钻石王老五。

利亚说“单身狗”一词的流行不是三两天的事,先下手为强自嘲,小心脏才能锻炼强壮,抵御上至国家下至民间来势汹汹的挖苦。女性性别作为政治乃至办公室政治的攻击手段屡见不鲜,就连韩国女总统朴槿惠也被朝鲜称为“没结婚生孩子无法理解幸福的人”。

女权看似进步了,性骚扰容易捱告,沙文主义开路先锋转而指出对手单身这个“反人性”的“事实”。

也许快要出现首位美国女总统。蚊子问我们:“想成为退居幕后的贤妻还是权力高峰的女总统?”他搞错重点。女性一直奋斗追寻的,不是男性的认同,是可能性,作为一个人的可能性。

而这过程中,我们更想成为自己,一个在巨大的爱或权力中都不失去自我的自己。(同场加映:希拉蕊、蔡英文之后,为什么我们害怕女人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