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与植剧场合作为期一年度的“女人迷 x 植剧场 Drama 实验所”,专访《恋爱沙尘暴》编剧温郁芳与主角柯淑勤,谈青春至中年的爱情转变,从恋爱到婚姻做一个妻子、做一个媳妇,更要做自己。(延伸阅读:

你还记得被台湾电视深深感动是哪一部戏吗?《流星花园》曾掀起偶像剧的风靡、《痞子英雄》带动电视电影的优质产制、《他们在毕业前一天爆炸》让短片与剧本更被重视....。这些年,这样振奋人心的戏剧好像少了,许多人对着电视圈摇头,而好风光却挺出身来,以王小棣带领的《植剧场》系列,企图改变电视圈萎靡生态。

首当其冲以《恋爱沙尘暴》打头阵,从青春到中年,从少女转身为欧巴桑,探问在柴米油盐里,我们还能恋爱吗?从恋爱的叙事爬梳出女性生命经验的幽微与壮阔,让看电视不只是娱乐,在笑声落下后,心中激起的涟漪让你从迷惘中靠岸。(延伸阅读:

温郁芳X柯淑勤:从少女转身少妇的《恋爱沙尘暴》

这次我们邀请两位大来宾从《恋爱沙尘暴》谈女人,其一是的领衔编剧之一温郁芳,你不一定认识这名字,但你一定看过她的戏,温郁芳作品多元,从《我在垦丁*天气晴》、《波丽士大人》、《含苞欲坠的每一天》到《植剧场系列-恋爱沙尘暴》,她试过以小火侯酝酿故事,也能用大火炒热生命。

另外一位是在剧中饰演中年妈妈的戏剧界大佬柯淑勤。在演艺圈子里,人人喊柯淑勤一声柯姐,她演活的角色,比我们经历过的悲欢离合更多。柯姐萤幕前有豪爽女人的气魄,她却说:“都是装出来的。”

人到了五十岁还有问号,是不是很美的事情?

“豪爽都是装出来的,那是我的保护色啊。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我怕,我胆小。我觉得我是很不融入于社会的,所以特别要装个样子,让人觉得我好相处。”柯姐说无论做女人还是做演员都是,有太多框架包袱:“我不是社会可以控制的,我也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体制,所以你看我很少接受专访,因为我不是明星,我是演员。

温编剧特别好奇柯姐“不容于社会的特质”是什么,柯姐说是自由。

“我希望大家都能自由,现在的社会是你特立独行就无法在人群里生存,这个社会上有很多样态的人啊,没结婚的、失婚的、单亲的、结不了婚的,不论哪种状态我们都想拥有爱与自由,可是很奇怪,人对爱的想法不是自由,而是拥有,所以你如何爱到自由?我觉得也是剧本给我的思考,爱的终极,为什么只是占有跟欲望?”

中年的叛逃:做一个快乐的女人吧

柯姐说自己饰演的角色有一段中年婚外情的机会,她其实希望主角就走出去吧:“我会觉得她可怜,舍不得。我希望她踏出去,而不是回到老公身边。我希望她发展另一段美丽人生。”温编剧说可是有时候那种叛逃,不一定是社会可以接受的。

剧中不只描述妈妈的婚外情,也写了父亲的婚外情,都来自温编剧耳闻的故事:“我听朋友说过,在爸爸脸上看见了一生都没看过的表情,那就是对一个陌生阿姨说话的时候。但是这个表情,始终没有发生在妈妈身上。”(推荐阅读:

那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表情,而非爸爸对妈妈,所以我们的婚姻,到底成全了什么?

这部戏的大观园,就是我们这一辈与上一辈的恋爱缩影,搜集了妈妈一辈的不快乐,与子女世代的恋爱经验,温编剧说:“我希望世代可以互相理解跟对话,这都是我们的成长经验。虽然《恋爱沙尘暴》是诠释荒谬爱情的喜剧,可是你不觉得,人生比戏还荒谬吗?”

柯姐说:“你背叛社会,就是要被指责、谩骂,但我们人又要靠社会生存。我很希望她(剧中角色)跟洗衣店的老板就走了,你为什么不跳入新的体验、踏入另一个关系。”

“人到了五十岁,还有问号,是不是很美的事情?”

柯姐说着,我与温编剧都专注凝视着她,那个此刻,她是我们眼中最为美丽的女人。有问号,就是还有追寻、还对世界渴望,柯姐说这是自己从结婚到离婚很深刻的体悟,你的人生还存在我可不可能、可不可以的暧昧,是很令人心动的。

我疯狂过,错过都不可惜

温编剧点点头,说对呀柯姐,所有你现在拥有了一片森林。柯姐笑应,有没有森林我是不知道,确实的是:“离婚以后,你反而更珍惜自己。你过去没有太多时间留给自己,一个人的时间很奢侈呀,现在我最珍贵的时间,真的就是下戏后开车回家那段时间。”(同场加映:

温编剧欣赏柯姐活得比谁都反骨:“我很羡慕柯姐,我觉得女人就要活到这样,我多希望我妈妈可以出去玩,我妈妈有阵子每天都要找我,因为没有生活重心呀,不是看韩剧,就是跟爸爸相看两瞪眼。”

柯姐说自己是狠狠疯过了,才能到这一步。她谈过一次婚姻,婚姻太容易成为爱情的死穴:“生活的琐事柴米油盐都是灰尘,你会被太多灰尘掩盖,就看不见爱情。除非你们可以经常停下来擦拭灰尘。”温编剧回应,确实我们这个世代很多女人都是这样的:“含苞也是这样,当时我身边有两群朋友,结婚的跟没结婚。但不论是谁,我相信每个人都渴望感情。”

温编剧说柯姐谈的爱很有意思,可是自己剧本里的爱情,还是很多人的综合体,剧中有个角色设定“娇娇”,人如其名骄纵,像个恐怖情人时时想占有你:“其实每个人在恋爱,心里都住娇娇,你无时无刻想跟他在一起,角色成立后,角色会有自己个性,我们可以把自己的生命经验跟态度放进去。”

问柯姐还想不想爱,她分享自己散步路线有一条上坡,每次她都是自己走那个坡,看有四十几岁的夫妻各走各的,有五十几岁的夫妻牵着手:“我就想,妈的为什么每次我都一个人在走这个坡,有天有个男的说,要陪我走,我突然觉得不想要,我就就想你可不可以不要陪我走。就是这样吧,很多时候我宁愿一个人去吃小火锅。”

“你尊重自己的爱情,你也会尊重自己。我疯狂过,所以不可惜。”

痛过哭过,才懂爱

温编剧说剧中有一幕,她一直很深刻,那或许是我们年少时都对爱情提过的疑问。角色亦谦在与同学太妹讨论爱情时,亦谦问太妹:“是不是我们无法一直爱一个人?”太妹回答:“你没有爱过,你怎么知道。”(推荐你看:

温编剧说:“那是青春期的疑惑,可是在戏里,我们还是可以看见所谓大人们的混乱。我们一定要成为更好的大人,是从这些小孩身上得到的感情期待。”

柯姐说青春是无价的,青春就是你做错还有时间修复:“你必须在感情挫折,才能找到对的人。受伤是为了累积你的厚度。我自己的女儿儿子,我都叫他们试试看。他们老是担心这担心那,我都说,就去,会痛一定痛,会哭一定哭,但是去了才知道。”

你没有爱过,你怎么知道。留给青春或中年,都是这么一句话。

访谈间我常看着温编剧,听柯姐谈完一段人生又续问,她按捺不住编剧的性格很是可爱,在观众面前,温编剧有不能曝光的自己。可是她写剧本,或许已经道出她的脾性与锐利的双眼。我感觉她已经在柯姐谈自己散步时又构思完一部小剧本。

她们之间有一名好演员与好编剧的惺惺相惜。柯姐老说自己是神经病不服世故,温编剧就说,你会找到另一个神经病。这两个女人都不典型,温编剧带有中性气质,她提问的都是社会价值,以及作为一个女人,我们可不可以活得不那么女人。柯姐则像一匹脱缰的马,没人能阻止她奔驰。

x

要瞭解女人一生的史诗,一部剧本是看不完的。但如果想品尝恋爱的皮毛,欢迎来到《恋爱沙尘暴》,在荒唐的人生里,找到自己思考的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