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偷吃天经地义,女人出轨是天理不容?让我们从王宝强离婚事件来讨论,男小三与女小三有何不同。女人出轨,不只是对男人的背叛,更是对体制的背叛。她诋毁男人的男子气概,她超出妇德界限....。千夫所指的“荡妇”所背负的骂名,从何而来?(延伸阅读:

文:郭睿

8 月14 日凌晨,王宝强发离婚声明,称“无法容忍恶意背叛婚姻、破坏家庭” 。

名人婚变历来是大众谈资的重要部分,演员王宝强于 8 月 14 日凌晨发布的“离婚声明”引爆社交网络,王宝强表示单方面解除与妻子马蓉的婚姻关系,指出马蓉在婚姻中存在“婚外不正当两性关系” ,次日,王宝强在律师陪同下去法院申请离婚及分割财产。马蓉随后去法院起诉王宝强侵犯名誉权。两人关于“离婚声明”的微博均收到超过两百万条评论。

同场加映:千错万错都是女人的错?从“王宝强离婚”看出轨的双重标准

此前,明星出轨引发的大众讨论,多是指责出轨方及“第三者”,捍卫婚姻家庭的完整与“神圣”。文章“周一见”沸沸扬扬后,以回归家庭收尾。相比之下,女方出轨较为少见。

在一夫一妻的主流专偶制婚姻模式屡屡遭遇挑战的今天,我们如何看待女人出轨?女人出轨是否遭遇了双重标准?我们如何看待千疮百孔的婚姻制度?名人婚变是否只是八卦谈资?能否折射大众心态变化?凤凰网独家对话女权活动家吕频,探讨在今天,我们如何看待女人出轨,如何看待婚姻。

吕频认为,普通人对名人婚变的过于关注,体现了我们公共生活的匮乏。大众对出轨方的道德审判,正是专偶制恐怖主义。名人婚变也不只是八卦新闻,实际上跟追求社会正义的人关心的问题息息相关,有担当的公共知识分子,也应检视个人生活。

大众讨论是专偶制的集体道德审判

凤凰资讯:你有没有看到社交媒体上对王宝强离婚的狂欢式讨论?

吕频: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专偶制的一个问题,一夫一妻制,一个男人只能和一个女人,相互的捆绑,不能背叛,这是专偶制。你发现这个专偶制力量是非常非常强大的,所有的对这个出轨者的背叛,是一个集体的舆论,对出轨者集体的审判,大家都是特别自觉,特别志愿的来维持这个专偶制。

唯一能够提出的一个反驳,就是在什么一方有什么错误的情况下,另外一方有可能出轨,还有一点点道理呢。但是,最后结论往往都是,不管怎么样都不行。尤其像王宝强这样,他是完美的履行了婚姻当中的男性角色、男性义务的男人,就是按照性别化的分工,他的承担是非常完美的,在这种情况下女方没有任何理由去出轨。出轨本身是个欲望问题,但这个欲望造成的后果是,专偶制的集体道德审判。

推荐你看:日剧《昼颜》里的女性情欲:人妻出轨的情感出口

凤凰资讯:这件事折射出的女人出轨和男人出轨,有什么不同之处?

吕频:就像大家都看出的,这个是双重标准,对女人的出轨尤其不宽容,尤其没有任何理由。男人的出轨,都可以找到一些理由,允许一些藉口,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被赦免或者是给予机会,所以文章出轨了,马伊俐就不应该离开文章,因为他们有孩子。但是王宝强有孩子了,但是他就应该离开。

其实千百年来男人永远都在背叛好女人,社会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为什么?因为男人无法成为这个道德审判的对象。这个道德特别有意思,专偶制的道德,在既有的权力社会里面的道德,它上看去适用所有的人,但实际上它真正惩罚的是在那些权力结构当中比较弱的人。所以忠诚这个标准,它惩罚的主要就是女人,对男人来说它没什么惩罚的力度。

所以,看上去是一样的一个标准,它在操作实践当中它就是双重标准

对女人出轨的讨论不是社会进步

凤凰资讯:社交媒体上对女人出轨的讨论算是社会进步吗?

吕频:这种讨论,我觉得不是进步,我倒觉得是一个特别可怕的情况。今天所有关于这个案例这么激烈的讨论,最终就是对专偶制的特别强力的祭祀和奉献。通过这个讨论,我觉得它是加强专偶制的恐怖主义。

如果一个女人出轨,看你能遭到什么样的惩罚,很多人都在这里面代入了自己的焦虑。女人就要做好女人,要设置一个大家都做好女人的纪律,这是非常有利的。所以好女人的群体,从来都是要讨伐坏女人。许多女人自以为是维护这公正,实际上她们是保护好男人,因为女人就需要好男人。不能让好男人受损失,跟女人有利益关系。

但是社会,对大男子主义、男性气概的要求,男人在被戴了绿帽子之后你必须要去反击,所以王宝强要证明自己的男子汉气概,不能容忍被出轨。因为男人如果不能控制一个女人,男性在性上被背叛,这是男性气概无法容忍的事情。他也没有空间(去容忍)。你无法想像一个男人能够原谅一个女人,这在我们的社会里面是不存在的故事。一个男人原谅一个女人,在所有人看来这绝对是男性气概的失败。

延伸阅读:用“性”建立的男性自尊:床上功夫强,女人才离不开我?

所以,一个“戴绿帽”的男人,不管愿意不愿意,他得走这步,他被推向必须要承担自己男性气概的位置上。另一方面,他可以用他的正义感,可以用他男性气概的爆发,忽视这对那个女人,对他的家庭、孩子到底有什么样的影响。

但如果男人出轨,那你发现女人根本没有任何好的选择,没有任何一个受支持的选择,因为男人出轨,女人所遭到的压力是分裂的,可能 50% 的人说你要离,不管你有没有孩子你要离,50% 的说你不能离,你要给他一个机会。你会发现,这个社会就是给男人有出路的,给男人的这个出路是单一的,但女人是没有出路的。但是在给男人的单一出路里面,男人的权力关系还是在女人之上的。

凤凰资讯:也有人觉得,婚姻是两人达成的契约,无论男女,在婚姻中都应该保持忠诚。

吕频:我从积极的角度理解这个观点,对男女都共同建立一个同样的规则。因为受社会经济条件限制,女人实现出轨本来就是一个不太容易的事。婚姻破裂以后,女人也会受到很大的损失,所以维护专偶制是符合女性的现实社会性别利益的。

目前这个阶段,对大多数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出轨的女人来说,这是一个保护,所以女人就会成为这个专偶制的一个特别强烈的捍卫者。虽然这个婚姻制度是性别不平等的,但女人特别强有力地捍卫它,为什么?因为女人可怜的一点点利益,它已经放在这个制度当中了,所以这是我从比较积极的角度来理解了。对现实性别利益的形成、建构要有一个批判性的认识,前提是婚姻制度本身的压抑和不平等。

延伸阅读:【哲学家谈爱】婚姻不过是一场利益关系?

“人生赢家”是特别狭隘和主观的想像

凤凰资讯:之前大众对王宝强和马蓉婚姻的讨论,马蓉刚大学毕业就结婚生子,算是人生赢家?这符合主流价值观对人的期待。而如今,这个“人生赢家”的设定似乎破灭了。

吕频:这个人生赢家,建立在特别狭隘和主观的想像上,从来都不是人们真实的生活。大众舆论或者说“吃瓜群众”,他们无力,也不能去了解人生的复杂性,没有办法去真的探讨,到底为什么马蓉要离开王宝强。

贴标签,道德评判,加强自己原有的道德价值观,这是非常容易的。而且让大家觉得舒服。一个新发生的事情,一个意外,证明了自己原有的道德观的正确,们却不用走出安全区,不但不用走出,还强化了我们安全区的舒适程度。从这个角度来说,专偶制,对破坏专偶制的一个事件,是吸收,还把这个事情变成自己的营养。

婚姻制度它从一开始建立,始终是充满危机和挑战的。人们在婚姻当中,挖婚姻制度墙角从未停止过。一方面人们不断的发明各种各样的神话,什么白头偕老,什么相濡以沫,赞美从一而终。

另外一方面,人们现实中充满了鸡鸣狗盗,这就是生活的一个现实,这些鸡鸣狗盗从来都是婚姻制度的一个部分,为什么?因为人们的现实生活是没办法按照规范来生活的。现实生活中的男人和女人都是不符合男女的规范,但是却从这么千疮百孔的生活里面,人们却推出了一个苛刻的,充满教条的一些婚姻和性别的制度,这是挺诡异的。

婚姻制度里从来都是有背叛、挖自己墙角的事情,婚姻制度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的,一直都在不断采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试图平衡和吸收这个问题,就包括纳妾等等。但是很多方面都是双重标准,出口只是给男人的,对女人没有。

推荐阅读:单身、恋爱、婚姻不是必经阶段,而是人生的选择

比如,男人嫖娼就不会危害婚姻,你看这是它(婚姻制度)发明的一个说辞,给男人找的一个解决男人出轨问题的藉口。还有不管男人在外面玩多久,收心了他就回来,总有一天他会回来,这都是给男人的出口。没有任何给女人提供的,女人都是“死罪” ,当然现在没有“沉塘”这种制度了。

婚姻是个合同,你不能违背,违背了以后你就得受惩罚。这是一个非常刻板的看法,实际上人们的婚姻当中不是这样,人们婚姻当中充满了违背和相互的调适,并没有一定之规。关键不是在于有了这个契约不能违反,而在于人们违反了契约,人们对这个契约的实际和包括人们对违反这个契约的惩罚,很多都是双重标准,是这样的问题。

人们在婚姻的实践当中干什么,和道貌岸然的婚姻规范本来就不是一回事。

凤凰资讯:在看客们眼中,马蓉犯了什么错?

吕频:那马蓉她有没有错?说穿了,跟别人的关系不大,跟我们这些看客其实没什么关系。就算婚姻是个契约,她违背这个契约,也是个私人之间的契约,也只是对王宝强有影响,但是王宝强跟她之间怎么解决,那也是他们俩之间的事情,我觉得根本不存在一个普遍的道德,对这个马蓉进行审判,为什么没有一个普遍的道德?因为这个道德本身它有好多的漏洞,所以你没办法去审判。就像我们也不知道内情,我们也不是利益相关方。所以没有对错。

在观念上,如果我们真的认为是多元是有必要的、重要的话,多元必然意味着其中有一些人是很“讨厌”,就是有好有坏。也许马蓉她可能就是一个挺坏的女人,也许她就是很自私,很虚荣,也许她就是不断的剥削和榨取王宝强,也有可能,不知道。这样的人也不应该属于被集体道德审判的一个对象。

当王宝强号召起了舆论之后,最终王宝强解决方式,实际解决方式到底怎么样呢?我觉得我们也不一定知道,说不定王宝强他在利用舆论,增强他跟马蓉的谈判的筹码之后,到底他会怎么操作,是不是操作当中也那么公平和正义的,我觉得也不一定。

延伸阅读:别当“春节长辈团”:我们为什么喜欢对别人的感情生活下指导棋?

并且我觉得王宝强是个高级经济适用男。客观的说,他真的不丑,他就是一般人,他 ​不是个帅哥。然后,他能挣很多钱,他特别忠诚,这就是所谓的经济适用男,这高级,就是理想的经济适用男,就经济适用男是什么呢?女人因为搞不定男人,所以降格以求,就只要有一个男人,他不那么英俊,不那么浪漫,不那么风流倜傥,只要他能够给我钱,能够履行家庭责任,我就愿意跟他结婚,这是个实用性的一个婚姻选择。

实际上是女人的一个无奈,在这个事件里面,已经成了女人能够维护或者能够指望的最高限了。“他已经不出轨了,他已经这么忠诚了,他已经不断的往家拿钱了,你怎么还能背叛他。”女人多可悲啊,女人对自己整个群体的期待、定位多可悲啊,降低到这样的程度了。

“吃瓜群众”的公共生活太匮乏

凤凰资讯:和之前的出轨事件相比,“男小三” 和“女小三”受到的关注也不一样?

吕频:不管什么事情,最终大家归咎于这个女人。宋哲到现在是面目模糊的,没有被大家深挖,其本来大家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但大家却可以有很多的模板来去脑补一个“女小三”是什么样的,大家对男小三没有想像,没有模板,所以没法想像,而且也不感兴趣,所有在这过程当中可以归咎的就是女人,不管什么故事,不管是男人出轨还是女人出轨,归咎的都还是女人,所以这是一个套路,性别的套路。

还有一点,“吃瓜群众”,对明星的出轨,关注有点过于强烈了,微博上最大的事件好像都是这些事情,看出来我们真正的公共生活太匮乏了。大家的情感卷入我觉得太深了,其实这是没有媒介素养的表现,因为你并不真的了解他们的生活,你对他们的生活都是想像的,你怎么知道王宝强是好人、老实巴交的人,这都是你的想像。大家都没有意识到,把自己的焦虑投入到你根本不了解的人的身上,你的远程道德审判很可能是没有落脚点的。

凤凰资讯:也有人评论说王宝强不够有“绅士风度” 。

吕频:我觉得王宝强就是一个大男子主义者,别看他是以老实巴交的一个受害者的形像出现,实际他的这个行为是个大男子主义的行为。看上去私人生活当中他是无能的,他在处理私人关系当中是无能,所以他得把这个问题,不顾一切的,不顾他的孩子,他自己的个人生活被人评判的所有风险,他要通过诉诸公众舆论,来提高他自己的力量,去斗对方,其实说明他在调适这个问题方面,本身他是缺乏这个能力的。

没有人能裁决他们婚姻当中的恩怨。不管你什么原因分手,没有人能够裁决,所以其实比较好的方式,就是不搞这种曝光的行为。为什么他要搞这曝光的路线,这个说明他是个大男子主义的铤而走险,走投无路的,要重新找回自信和能力。

凤凰资讯:对绿帽的恐惧依然是当下男人深重的恐惧?

吕频:今天人们对专偶制的崇尚,带有一种恐惧感,大家都怕失去。我觉得这是婚姻制度的黄昏,人们的反应。且不说很多人越来越选择不结婚了,结婚本身就越来越成为国家的问题,社会的问题。在欧洲或者美国,成年人当中单身的比在婚姻状态中的就多了,婚姻已经不是大多数人所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了。在中国也有剩女的问题,中国社会都非常着急,想把女人逼入婚姻,因为好多人不再选择婚姻的状态。另外一个,在婚姻里面,男女有不同的焦虑和恐惧。

女人就怕坏女人破坏秩序,破坏跟她们社会性别利益有关的秩序。男人就觉得今天的女人是个特别大的危险,就会给他们戴绿帽子,今天男人对戴绿帽子的恐惧肯定比以往更强,为什么?因为今天是个开放的社会,以前女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戴绿帽子的机会很少的,以前性别隔离,女人除了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接触机会很少。今天的女人都在外面,所以今天男人戴绿帽子的机率比任何时候都强。所以男女不同的惶恐或恐惧,在专偶制黄昏的时候,对这个事情的反应就会变得特别激烈,这是最后的时候。

加固婚姻制度的做法是倒行逆施

凤凰资讯:如你所说,在“专偶制的黄昏” 之下,我们如何看待婚姻呢?

吕频:在中国,现在婚姻还是一个压倒性的主流的生活方式,为什么?男人和女人在其中都有红利,投资红利,都有社会性别化的利益在其中。虽然很多人看到了,婚姻当中的红利逐渐在削薄的,但是几乎没有女人敢于说,我就不结婚,这是非常少的。

大多数人可能都是在推迟 ​或者拖延当中,所以有“剩女”的现象。“剩女”不是不结婚,是在观望,她在寻找,她想找比较符合自己利益的婚姻模式,而不想削价。所以很多女人推迟结婚,恰恰是因为她非常关注婚姻当中的利益的问题。当然,我这样说有点得罪人,因为大家好像都觉得是跟爱情有关的。

推荐阅读:别当“春节长辈团”:我们为什么喜欢对别人的感情生活下指导棋?

我们中国这个生活方式它还是极度不多元,社会对人们生活方式的一致性的压制特别大。所以这个事件也像气球上扎了一针一样,也是一个刺激点。让人们看到,看似包装美满的婚姻,最终都露出不堪的真相,也不是一个坏事。

我觉得我们应该反思,为什么我们今天的生活方式还是那么不多元,为什么大家都从不同角度认识到婚姻制度这样那样的问题,人们却无法退出,人们就不愿意选择退出,而选择的是希望能去修补它,加固它。这是徒劳的行为,在今天,还想重新加固婚姻制度,这是倒行逆施的。

凤凰资讯:那现在应该从制度上解绑婚姻红利么?

吕频:我觉得没办法从个人的角度来找解决的方案,现在没法号召大家不结婚,为什么?因为婚姻制度是个捆绑,为什么婚姻制度有红利,因为婚姻制度之外没有红利。所以你要不结婚,你就有损失。

为什么不结婚是个损失,举个例子。就比如收入,中国女人的收入从,占男人收入的 80% ,到降为  60% ,所以中国女人相对于男人来说越来越穷。怎么解决这个贫困,有两个方案,一是靠个人奋斗,非常困难,整个社会职场性别不平等。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找个男人,他 的收入变成你的收入,这就是婚姻的红利。

婚姻这个红利是在性别不平等的状况下形成,和挤压到婚姻内部的,那不结婚就意味着得不到这个钱,你就只能忍受没那么有钱的生活,所以这是妨碍人们做出选择的原因。

性别不平等是让女人必须要跟男人在一起,来缓和自己的不平等的状况,这是婚姻制度对女人的特别巨大的束缚,女人为了安全感又要捆绑男人,又不能让男人身上的红利流到别的女人身上,所以就反小三,等等。这些节目就出现了。

中国有太多的问题要解决,比如经济的问题,包括生育权的问题,单身的人,不结婚的人,到现在为止都没办法有合法的生育权。法律上不允许,观念文化上也不允许,方方面面的制度障碍,人们根本没有准备接纳单身生育的这种概念。所以是政策安排,制度性安排,把人们挤压到这个婚姻当中去的。不是说人们都不够觉醒或者不够“酷儿” ,是社会没有给我们这个条件。

同场加映:性别歧视不分蓝绿:女性政治人物,为何不能理直气壮地“单身”?

鄙视“八卦新闻”是精英的自大

凤凰资讯:那应该如何解决呢?

吕频: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要回到权利的概念,用个体性的权利,来检查、挑战、修改我们的公共政策,包括我们的文化共识里面压迫性的成分。我们要从个体的权利出发来去反抗这个制度,用个体权利的角度去反抗总体性的制度,把人们安置捆绑在家庭婚姻这样一个治理单元当中的制度。

权利是基于个体的,不是基于夫妻公有制或者家庭公有制的,所以当讲到权利的时候,意味着它是个平等的东西,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同样的权利,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

所以我觉得女权主义者的任务就是两个,制度性的和文化性的改造。如果你是一个关心社会改造的人,如果你是个关心社会正义的人,对人们在婚姻当中发生的这个事件,恰恰不要把它看成一个八卦新闻,如果把它看成八卦新闻,这是精英的自大。

我们得看里面投射人们什么样的社会思想,这实际上是跟关心社会正义的人所关心的那些所谓重要问题,都是相通的,甚至是非常基础的。不要鄙视这些东西。也不要忽视你自己生活当中也需要检查的这部分,我指的是有担当的公共知识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