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单身不是最好,但我试图让它没那么糟。”住在赌城澳门的单身女子,写着一篇篇单身的哀愁与华丽。一个人对恋人的偏执,如同对食物的执着,人们说你挑剔,然而你只是太过偏爱,没有人能责怪你的恋爱洁癖。(同场加映:

装模作样的餐厅是一夜情,一期一会;好的餐厅,要求店东和客人的双重坦白,几乎是一种认真的关系了。东西够好吃,侍应把盘子丢过来我也不生气,就像才华横溢的伴侣偶尔有臭脾气,也无法减少你对他无可计量的爱。

我常常取笑美国友人小题大做,在餐厅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跟侍应强调自己有乳糖不耐症、对花生过敏、吃了芫茜会大吐三天。

在澳门,询问材料和烹调法,是找麻烦的象征。拿最低工资的侍应根本没机会尝过菜单上的东西,又何苦问他冻柜里的芝士蛋糕是浓郁纽约式还是清爽意式?有时候大家习惯了不闻不问,老外主厨却跑出厨房和客人闲聊几句,也突兀得让人措手不及。

一分钱一分货,又不是去地狱厨神戈登  · 拉姆齐的餐厅吃威灵顿牛扒,或新葡京天巢吃法式鹌鹑酿鹅肝。老外的餐牌很装,冷盘“羊奶芝士藜麦沙律配新鲜香草柑橘嫩菜苗伴香橙油醋汁”,名字很霸气好像物超所值,放到面前也不过两口就吃掉了,但还比不上“慢炖牛脸肉及鸭肝意大利云吞配芹菜头、波特雷斯汁及马铃薯拉克雷特芝士泡沫”长气啊。高昂的收费,需要文字上的瑰丽,透露讯息也是服务费之一。

在台湾,好的服务找民宿小店;在澳门,就是跑到五星级酒店也要看侍应的面色。最新出炉的神秘顾客服务公司“2014-2015 全球微笑报告”,澳门位居全球尾四,赢了香港一个马鼻。我对报告的准确性存疑,他们要是多到澳门的餐厅咖啡店坐坐,就知道倒数第一非我们莫属了。

泰勒 · 柯文在《中午吃什么──一个经济学家的无味星级指南》中,说正妹很多,顾客脸上堆满欢乐,通常不是美食好指标。整本书的建议可圈可点,但他的座右铭还是靠谱的──对一家餐厅来说,有好顾客,比有好厨师重要。在餐厅追求和谐、得过且过,本质上是和自己的味蕾和城巿的品味过不去。合群的饮食习惯,是茶餐厅的 A 餐 B 餐,是 4,000 元一席酒楼团年饭,是打工仔午休一小时的碟头饭。

不要误会,我也爱吃叉鸡盒饭,也是快炒和大牌档常客,装模作样的餐厅是一夜情,一期一会;好的餐厅,要求店东和客人的双重坦白,几乎是一种认真的关系了。东西够好吃,侍应把盘子丢过来我也不生气,就像才华横溢的伴侣偶尔有臭脾气,也无法减少你对他无可计量的爱。


【赌城单身女子周记】

主角是30岁父母双亡的澳门女子卡比,以及美国华裔女闺蜜“利亚”和台湾来的男闺蜜“蚊子”,三个单身者之间充满电影、美食、酒、爱和欲望的故事,有一点亚洲版《欲望城巿》的感觉,不同的是,这不是一个寻求 Mr. Big 或真命天子的故事,而是探讨单身女子如何在二十一世纪处理和欣赏孤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