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弋的【那些年|那场戏】专栏连载,从戏里头带我们阅读生活。最近台湾针对“性侵”与“合意性交”有许多讨论,微弋在 WEF 的声音工作坊现场,也有一个女人缓缓说出自己被性侵的过往,说出口,是因为觉得该发出自己的声音,是希望自己的伤痛经验,终能带给更多人力量。(推荐阅读:

在酒吧一晚的深聊,与演员的深度对谈、交流;以及表演本身对学员的震撼,似乎在学员心中无限回荡,产生了美好的效果:隔天早上上课时,我感受到整体气氛之改变。大家迫不及待的想开始上课,所有的练习似乎都全力以赴。几个本对练习们些许嗤之以鼻的学员们,变成最热烈参与的一群。他们问问题,努力达成老师的指令;而当他们终于可以上台尝试的时候,兴奋的程度像想拿糖果的小孩子!

接下来的几天,我看见每人惊奇的转变:对老师的信任感大增,对自身的好奇心上升,对自己能从表演课中学习到的事物感到兴奋。

他们不再是一群厉害的领袖,身上包覆着形象或沈重议题的包袱;而是一群心胸开敞的学生,带着一片空白的画布,迫不及待的想画上丰富的颜色。笑容、自然产生的情绪、以及学习的快乐,像花朵一株株的绽放开来。我觉得好快乐。好开心我参与到的那一出小小的戏,改变了这一群人看世界的眼光,甚或是,看待自己的眼光。


示意图:我看见所有人急于学习的热情

尾声:最震撼的惊奇

工作坊的最后一天,学员们除了课堂上练习过的分组小景呈现之外,他们也各自准备了一小段‘演说’。这段内容,可以是向我们诉说你坚信的公司理念,解释你现在工作所奋斗的梦想远景;或你本身遇见过的, 激发你成为现在的样子的事件故事。

老师们希望学员们准备这段两分钟左右的‘台词’之目的,是试图真正运用这星期课堂上学到的表演技巧,到之后这些领袖菁英们可能遇见需要开口说话的场合。谁知道,搞不好坐我隔壁的这位仁兄,下星期就上 Ted Talk 跟两千名观众解说他前无古人的新发明了。

紧张的学员们一个个轮流上台,有些人分享了小时候被歧视的经验,因为那些被歧视的经验,激发了他成为重量级电脑工程师的决心,好能在同学会上正眼看着歧视者“你以前看不起的那个矮黑中东人,正在改变世界”的骄傲感。有些人说出终其一生的信念:“致力于用永续性的食品制造,有机,卫生,健康,安全的原则;希望为此教育人类,不要因自身的食欲为而破坏环境生态。”

而这一位女性,姑且称她S,站了上台,开始缓缓地向我们说了她的故事:

她的第一句话:“大家好今天我要跟你们分享的事是,我六年前被性侵犯的故事。性侵犯的过程跟细节过于难堪,也并没必要在此说明,因为那并不是我的重点。我不要重现事发现场去让加害者有更重要的存在感。”

“以前,我以为,会被强暴的人是没有自制力的人。以前我认为,像我这样受过高等教育,‘家境良好,不闹事’的背景,不会被性侵害。以前我认为,像我这种女强人,有能力,无所畏惧的女人,不会轻易被侵害。但我错了。”

“被侵害的当下,以及事后。我感到渺小,无力,为能,无用。本来以为‘万一’遇到的话,我一定会知道如何反击,如何反抗。但我就此让它发生。性侵之后的梦魇,才刚开始。”

接下来的十分钟,她缓缓地说出事发后的经历。在场,我们只听见沈重的呼吸声,啜泣声。台上S极力不失去声音的呼吸声,以及中途停停走走产生的空白停顿,在偌大能承受四百位观众的米勒剧场中,产生戏剧性的共鸣:她深夜家中被抢劫,抢匪溜进家门,抢匪除了劫财,也同时侵犯了她。这从天而降的不幸大大地击碎了她的生活能力。(推荐阅读:

接下来的故事细节,我们无需残酷的重现。

然而,这位勇敢的S,今日站在台上与我们分享这个连她父母都还不知道的故事,是因为工作坊让她产生了勇气。她觉得,是时候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过去不说,是觉得没有必要加重他人的负担,或是因为如此感到羞耻。而此时此刻,她颤抖的手握着备好的内容,坚定地与我们分享这份勇气。伴着停不下的泪水,她说:

“因为我希望这样的故事能让父母回家教育女孩,错不在你。你不是受害者,你是勇者。”(推荐阅读:

“说这个故事,是希望父母能回家教育他们的男孩,不,就是不,别无他意。如何尊重女性,对待女性,是避免不必要的暴力事件唯一的途径。”

我看着她在台上,用尽力气产生的坚毅,透过呼吸产生的稳定;那份双眼投射出来的是无止境的爱,无止境的勇气,以及信任。我早已不自觉地泪流满面,全身因为被她诉说的故事内容震撼而微微发抖;心,因为看见这样的美丽跟气度深深、深深地被感动着。

我觉得异常、异常的幸运,甚至过分的优越感:能有机会于这看似平常星期五的中午,与其他二十位各地的菁英,在剧场中无私地被分享她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刻。而这份无法想像的黑暗,却被她本身的美丽光辉,照耀得无地自容。

是的,她被残酷的侵犯。但那份侵犯让她学到被逼迫激发出的勇气。那惨痛的经历,让她感受到自身深层强大的潜能。而那难以入耳的真实故事,藉由S转化成这辈子我所见过最强大的力量,深深刻刻真真实实的震撼了今天的我们。(同场加映:

我的生命因此而改变。因为她的存在,因为她的奋斗跟挣扎;我看见生命的真谛,我看见了真正的美丽。

我知道,我从此不会轻视每人身上的强大潜能,我理解,在自己面对困难时,我也有可能有S那样超能的勇气、不可思议的坚毅去克服我的黑暗:因为不管再怎样暗黑可怕,都不可能比S在台上带我们经历的真实恐惧来的深层。

她说,没有参加这个工作坊,她不可能有办法于众人面前如此分享。她知道,她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要学习;但因现在她知道这份声音值得倾听,她将会开始诉说;并希望藉由这真诚的声音,再度像今天一样感染他人,启发他人。(推荐阅读:

永远的印记:我的使命

S结束下台时,台下一片静默。

约有两分钟的时间全场鸦雀无声。全体的震慑、故事的震撼,使每个人的脑子拼命旋转;或说,我们只是想尽办法不痛哭失声。那将会是我此生永久清晰留存的一刻。这个亲密的小群众在当下一起经历了最亲密的懦弱,最直接的脆弱。我真切地感受到人类最美好的时刻,以及最脆弱的时候。

会后我大力拥抱了S,并直视她的眼睛给予我深深的谢意、敬意、以及爱意。谢谢妳,让我有机会见证人类的美好,让我有机会学会更勇敢,让我有机会重新检视许多事件背后更深层的意义。而最重要的是,她,以及这次 WEF 经验给了我一份使命感:

他们让我相信透过剧场,表演,以及戏剧的交流;的确,我能改变世界。本来不以为意的那个小我不再自我矮化。我的力量不大,但一次一些些的化学作用,聚少成多,就能间接或直接的改变许多人对待生命的态度,面对自我潜能时,能躺开心胸拥抱可能的强大。

一个演员也能充满改变他人的力量。一个小我的长期,大量积累;终能变成具改变力量的大我。我不再以身为演员这件事感到些许的自私或难堪,我不会再因表面上看起来,这份职业并未有替社会贡献的直接关联,就认为自己所做的选择不具重量。

我可以,一次一小部分一点点的间接影响一个人,一件事,一个反应。而这样微小的‘帮助’,很有可能从此改变了某人的生命,点亮了某人的黑暗。职业没有贵贱,步伐没有大小;只要你愿意向前走,并尽力做好每一分秒,你就不只是个无关的小我,而是与世界相连接的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