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十三年,结婚十四年,他们最终还是走向离别。七年后,再聚首已经是女儿的大学毕业典礼,看着曾深爱过的彼此,只留下倔强的一瞬,那就够了。(延伸阅读:告别的离婚心理学:学会分离,才能好好相聚

1992 年,张学友发行了新专辑“真情流露”,红遍大街小巷。

女孩吵着男孩说,下个月的婚礼上我要放这首歌,你还要当着亲朋好友的面对我唱。男孩笑着看着已经年近三十的女孩,怎么讲起结婚这事还是如此稚气。

“没问题,但婚礼预算里记得要加上五十对耳塞。”男孩笑着说。

“哎,心意最重要嘛。这样很浪漫啊。”女孩说着,手掌心撑着下巴,一下子沉浸到了婚礼的粉红色泡泡里。

他们从中学开始谈恋爱,从穿着制服邻座打闹的稚嫩,到大学毕业,男孩出国读书的远距离恋爱,经历风风雨雨,至今已迈入第十三个年头。女孩答应男孩,一定会等到他满三十岁的。

虽说同龄的女孩通常比男孩成熟,但女孩在男孩面前永远是个小孩子。吵着要去尝试开车一小时才到得了的海鲜餐厅,倚在男孩身旁,指着豪华的高楼大厦说,以后买房子一定要买看得见夜景的公寓,五十坪起跳。男孩总是笑着说好,下一秒便想着如何再努力一点存钱,再努力一点升职加薪。

结婚两年后,他们终于勉强住进了市中心五十坪看得到夜景的公寓,有了一个宝贝女儿,两人生活突然变成三口一家。如同其他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们一样,他们托人关系想让女儿进名校,暑假两人尽量安排假期,就为了带女儿去东京迪士尼玩。

一直到十多年后的某一天,意外的一封简讯坏了几十年来的幸福平静。

女孩开始每天都哭泣,男孩再也不想回家看到自己一手造成的残局,天天往外跑,似乎只有酒精和三更半夜回家时的宁静能够赎他的罪。又如同许多外遇的结局,他们不是例外。

签了字之后,女孩带不走女儿,只能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搬到一间小套房住着。(推荐阅读:

又这么过了七年。

七年之内,女孩更努力的工作,活得像电影里那种美丽精彩的单身女子。她遇到了疼她的新男友,而男孩则是很快地带着女儿再娶。两人除了分开头几年会在电话里讲女儿教育的事,再也没有联络过对方。

然后,他们终于等到在美国读书的女儿大学毕业了。

随着毕业典礼的日子越来越近,女孩越来越焦躁。她反反覆覆地问女儿,你爸和你后妈一起去吗?他几号飞?他是飞长荣航空吗?你真的想要我去吗?

“我就只是想要我的爸妈都来参加毕业典礼,很难吗?”女儿对着手机大吼。

女孩在电话的另一头静默。她不是不想去。她已经错过了女儿的中学毕业典礼,错过了几年能够当母亲的时刻,她真不想再错过了。只是想到那样的场面,想到自己多年的委屈成全,还要见到他,会不会太没自尊了?

“我现在就去订机票。”过了五分钟,她长按手机,传出了这封讯息。女儿久久没回,她犹豫一会,还是觉得先订了再说。

进了毕业典礼会场,她深呼吸一口气。

“我去一下洗手间。”她转身准备要离开,但女儿忙着和朋友拍照,没空理她,随便摆了摆手当作听见。

她拨着自己早起梳理的卷发,想着幸好刚刚稍微瞄了一眼会场,她爸爸还不在里头。接着她拿出女儿一年前送她的Dior口红,搽在嘴上。其实平常她根本不会用鲜红色的口红,她认为这种艳丽的颜色就应该留给年轻的自己。

“都几岁了还紧张成这样子。”她怔怔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冒出这么一句,然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恢复成三十岁那个风姿绰约幸福女人,帅气地走出洗手间。

这时候,会场里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坐定,包括男孩和他的太太。

典礼开始,男孩坐在离女孩约十五公尺的地方。他始终没有望过来一眼,只是不断地和太太谈笑风声。女孩一个人在座位上坐立难安,偶尔会偷偷地把眼神飘过去男孩的位置。

等了半天,女儿终于出场了,男孩拿起相机,使劲地从他的角度给女儿照相,而女孩也是不断地喊着女儿的名字,从她能靠近前台最近的位子不断地拍照。

这时,女孩趁机用手机转了一下角度,偷偷把手机萤幕对着在十五公尺外的男孩。然后她看到不远处蹲在地上的男孩,竟然也正用着单眼的镜头对着自己。这样的情景维持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又把单眼镜头对到台上。女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但是那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似乎像一世纪这么久。

女儿致完词,下了台后,男孩和女孩都各自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男孩始终还是没有望过来,只是继续和太太谈笑风生。女孩继续坐立难安。

“喏,爸爸写给我的。”车子里,女儿递了一张毕业卡片给妈妈。

她打开了卡片,上面并没有很多文字。她笑了笑,她知道他很不会写字。

“… and I’ll always be proud of the little girl in red on my back. Love, Dad”她念着,心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女儿摇摇头说道。

“啊,我想起来了,是不是那张你爸爸背着你的照片?你穿着红色裙子那张。”

“咦,好像是哦!”

“那张好像是我照的。”她眼眶里开始有着复杂的泪水,但忍着不让它们掉下来。“我还记得你第一天上小学的时候,你穿什么衣服。也是那件红色裙。不知道为什么,你那时候最喜欢这件裙子。”

“对啊,都不知道为什么。”女儿不经意地望着窗外,敷衍地答着,似乎窗外的车流突然变得很有趣。

多少年了?她都不知道多少年了,也不知道从何算起。十三年的恋爱,十四年的婚姻,七年的单身生活。她的二十七年的青春都献给了他。当年“真情流露”里沧海桑田的誓言,看似多么长久的时间,其实比想像中得容易发生。几十年的光阴,匆匆就过,她眼角的皱纹用再多的护肤霜都无法抹平。

几年没见,已经年过半百的他,竟还是倔强地像个孩子。她在飞机上想像了无数次两人见面的当下,她应该要说什么得体的话,应该要保持风度,应该要让他看到自己活得多好。她也以为再次见面,两人或许会尴尬,会大器地微笑打声招呼,又或许会流泪,会燃起心中的愤恨。

但他们最后剩下的,就只是男孩拿着单眼对着女孩,女孩透过手机屏幕偷偷地望着男孩的那一秒钟。其他的,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二十七年的爱情燃烧到最后,竟然就只换到这一秒钟。

“仍难尽信我是这样的无穷好运,能遇上精彩的你…”女孩手上拿着那张毕业卡,轻轻地哼着这句歌词,然后抿了抿今天特地搽的红色艳唇。窗外的阳光洒在车流里,反射光照在她身上,她依旧耀眼。就像一位三十岁,风姿绰约的幸福女人。(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