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女力职场专访,邀你跟着她们一起不畏挑战,成为越挫越勇的自己。上一篇苏丽媚执行长的访问,谈到创业,她说,“用一个创意改变时代,那会决定你身而为人的价值”,这篇她聊到家人,她说做女儿这件事,是非凡的,而无论工作或是人生,只要拥有爱,那就有价值。(推荐给你:

“所有盼望都是盲目,除非有知识, 所有知识都是枉然,除非有工作, 所有工作都是虚空,除非爱在其中。”——纪伯伦

我捧着创业的题目专访苏丽媚,多数时候,她不谈高大上的创业术语,她不讲经营策略、商业模式或 KPI,创业对她而言不是堆叠词汇,比谁厉害,爱始终是行动的坚定核心。

苏丽媚说,一个人只要能怀抱着爱,那所有东西都有价值;没有爱,我们赖以维生的只不过是责任。

梦田的诞生,是她离开工作 15 年的媒体,自废武功,心甘情愿归零,用时间弥补台湾对文化产业的长年漠视,背后的原因也是爱。

多数人喊她一句苏执行长,但采访结束,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她说自己最珍惜的是女儿的身份,做好一个女儿,那是最非凡的事。无论是工作或是生活,只要有爱,便能扎实。

台湾很值得我们有信心,它有自己的文化可以生长

我们先聊起台湾的原生文化,她的目光好亮,愿等文化生长。

“梦田想做的是文化创意产业,文化需要时间累积,他绝对不是今天成立,明天就有成果。文化要回头找,光是理解自己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就要花很多时间。”苏丽媚笑谈。

梦田谈台湾文化,谈的不是故宫、不是中华,他们回头采集,回到生活里做田调功课,用时间成就属于台湾的论述:从巷弄文化、台湾原生物种再到独立书店,他们细心找独有的文化符号,发掘 IP 实力。

五年前,梦田谈独立书店,众人听得恍恍惚惚,他们倒也不急,透过戏剧《巷弄里的那家书店》、纪录片《书店里的影像诗》、阅乐书店慢慢栽植,眼见文化概念含苞待放,2016 年,《书店里的影像诗》第二季即将播出,国外的串联邀约不请自来,独立书店今日已成了许多台湾人的日常概念。(推荐阅读:

“我思考的是,台湾有什么特色独具的生活风格,而这个议题又能是跟全世界接轨的,独立书店就是其一。”苏丽媚话锋一转,提醒着“我会替 IP 设想明确的时间轴,不过,文化这件事情要因人设事,不要因事去勉强。”

IP 这几年好红,中国接连几个快动作的原创内容翻拍;日本用 20 年的时光与风气累积爆红的神奇宝贝,那么台湾呢,台湾愿不愿意给自己的 IP 更多时间?

苏丽媚对台湾的文化地景相当有信心,“我不得不说,台湾对于外来事物总是轻易认同,但是给自己人的掌声很少,批评却很多。我一直相信,台湾有自己的文化可以生长,没有问题。”

不被理解的辛苦,理解自己的幸福

做文化事业,肯定辛苦。

你所做的事情看起来像不厌其烦地,往一片汪洋里砸小石子,看着涟漪微微地向外扩散,不确定他们能走到多远去。

苏丽媚说,即便是现在,也经常有人不理解与不谅解。可是她依然相信,文化事业就是需要有人前仆后继的扑建。

“我不必然会走到终点的成功,但我只要在路上,它都是非凡的。我想啊,用初心去扑建的文化,即便在当代不见得能被理解,在未来追溯也必然会有价值。”

她分享,寻找 IP,必须回到生活里,思考台湾有什么独特的文化,这个文化同时能带我们往外走,又具备与全世界共通的语言与议题性。唤醒台湾对文化的意识后,她的第二步是走出去,串联世界;第三步,是跟资本市场对话。

“看看从前伟大的文明,都是资本在服务文化,我们现在为何变成文化服务资本?下一步,我们要跟有良知的资本主义沟通,证明文化是好生意,更是资本必须服务的好生意。”

文化事业需要的时间很长,经常有不被理解的辛苦,陪伴自己的是坚强的信念,强烈到即便孤独,依然能够狂热。苏丽媚说,走在创业这条路上,若能达到这样的理解,其实相当幸福。同场加映:

做好一个女儿是非凡的,做好执行长是小事

幸福还是什么?幸福是明白自己人生每个角色的大小与顺序,知道要求自己平衡始终为难,但我们可以在心头决定每个角色的优先次序。苏丽媚分享自己的经验。

“对我来说,做好一个女儿是非凡的,做好一个母亲跟妻子是大事,做好执行长,那是小事。”

很少人会特别提醒我们记得家庭,苏丽媚说自己想要做好女儿这角色,得做到两件事,一是陪伴,二是依赖。

“我多记得龙应台写《目送》,里头有一段,她写自己拉着父亲的手,让父亲踩着她的脚背学走,她说:‘你一步步慢慢来,我会拉住你。’我拉着父亲的手,看他背影即将要离开,我也拉着小孩的手,他也是要离开我...”

依赖是创造爸妈的被需要性,他们感到被需要了,才不会走。每天早上,苏丽媚都会大声嚷嚷“妈你看到我的钥匙没呀”,不为别的,就为了做一个依然能依赖父母的女儿,让他们明白,自己并未走远。

苏丽媚接着聊起父亲,小时候父亲很严格,家里生了五个女儿,父亲所能给的最多就是严厉教养,中学之后每个女儿都得自己打工,赚钱念书。

“当时我好生气,觉得他好凶好严格。直到我出社会后,我才突然觉得有个严厉的爸爸多好。”

苏丽媚想起来,小时候,父亲有很多本破旧的画册,最喜欢拿毕卡索的画激励自己。她把毕卡索的画放到新书第一页,上头写着,想像力所及都是真的。

“做好女儿这件事,看起来好容易,但是真的很非凡。如果我做到,我会非常爱我自己。”

母职与妻子的大事:我们的生活,始终在一起

一个人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家庭的影响很深。对苏丽媚来说,当女儿是非凡的,当母亲与妻子则是大事,与孩子和与老公的关系,都持续成长。

梦田开始做独立书店 IP 之后,苏丽媚挑了英文诗集送儿子,英文老师固然会教英文,但是想像力却是教不了的。“我想让我的孩子阅读我,阅读我的全部,所以我让孩子与我的工作在一块,两者相互影响,共同决定。”(推荐给你:

孩子不喜欢英文诗,好,那就换成杨牧诗集试试,孩子的意见回馈让妈妈知道,两端的沟通管道就长出来了。“不是当妈妈就理所当然应该要教孩子,我要找到跟我儿子协议好共同成长的方法,这对我来说是大事。”

婚姻关系也是,透过阅读与分享,两个人一起成长,没有一成不变的关系。工作相对来说是小事,也是会影响大事的小事,“虽是小事,但是必须是对台湾很重要,却不是最紧急的事。”

衡量拥有的时间与能力,苏丽媚对自己是谁很清楚,对自己在做的事情很有热忱,对自己身处的环境很有信心。

不是我给年轻人舞台,是年轻人给我机会

她最后提到,对台湾相当有信心,但在其中,最亏欠的,是对下一代年轻人。“我们这一代制造出的结果,却是下一个世代承担,这点让我深感愧疚。”(推荐阅读:

或许因为曾有过相似经验,苏丽媚特别懂没背景、没资源的感受,相当照顾后辈,帮忙串联人脉资源,也砸下资金与心力投注,今年初的《钗CHAI PARTY》实验就是一例。苏丽媚摇摇头说,“还真的不是我给年轻人舞台,是年轻人给我机会。”(推荐阅读:

“如果我们真有多一点年岁的历练与智慧,不分享,或是没有给对的人用,那真的是浪费。我相信台湾和世界的未来,都在年轻人手上,只有年轻人才有机会去翻转、改变、重新定义。”

拥有的少,更有机会创造,这一代的人如果有资源,可别浪费了。苏丽媚感念而谦虚地说,年轻人帮助自己太多了,从他们身上,看见扭转时代的动能与原创性的可贵。

或许就像贾伯斯的扭转力场,苏丽媚想做的更是邀请每个人寻找自己的施力点,和这个时代对话,翻转触目所及的不满现况,无论是性别,无论透过创业,或是更多,不忘真诚的,顺着爱的方向,寻找自己生命的价值。

我记得她说,“这一分钟过了,我们反正还有下一分钟,可以去弥补,可以活得漂亮。”看见她的目光里,有爱。

创业是这样的,不是谁口中的狼性,不是在市场上斗狠逞一时之快,反倒是历时长久的自我探索,透过行动弥补社会缺口,在行动的过程看见自己生命的价值,每一分钟都愿意活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