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 · 奥斯汀,世界名着《傲慢与偏见》、《理性与感性》的作者,在短篇小说《苏珊夫人寻婚计》一撇纯爱形象,让故事中的苏珊用尽心机争取自己的爱情,华丽的多角恋战争中多了一份幽默,让观众跟着苏珊夫人一同斗智。不计传统母亲该有的形象,苏珊夫人展现自私,为爱放手一搏。(同场加映:《单身动物园》我可以爱你,也可以随时不爱你

《苏珊夫人寻婚计》,改编自珍 · 奥斯汀的短篇小说,描写着英国保守的 1790 年代,丧夫的苏珊 · 薇侬夫人,为了躲避负面传闻,离开原住处,搬到了丈夫弟弟的乡村宅邸生活。

那天,苏珊夫人带着女儿快步坐上马车,急忙地好似要逃离什么,头也不回,迳自离去。紧跟在后的兰福德,深情款款凝视着苏珊的背影,不舍的表情表露无遗。

兰福德妻子伤心欲绝地呼唤着,却始终无法使兰福德回首关切。伴随着三人间爱恨情仇,苏珊夫人的寻婚之旅才正展开序幕。

“苏珊夫人?她跟传闻中一样美丽吗?”正值情窦初开年纪的雷吉纳,是苏珊丈夫弟弟妻子──凯萨琳的亲人。他的好奇心,渐渐在苏珊的华丽辞藻中,染成一片鲜红的爱慕,深如海,无法自拔。

以苏珊夫人为中心的网状爱情战争,牵动了兰福德夫妇,吸引了雷吉纳的热情,伴随着凯萨琳一家的担忧,缓缓开打。

她坐拥着“风流寡妇”的名号,能言善道的天赋,天生丽质的优势,让男人们各个为她倾心,败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丧夫的她,那寂寞的芳心极需另一处依偎,她渴望爱,也渴望舒适生活。为了让自己和女儿跻身至上流社会,这场爱情战争,她势必要脱颖而出,并在其中获得最大利益。(同场加映:单身日记:面包让你生活饱满,爱情使你心灵富裕

男人是我的棋,掌控他们赢得我的幸福战役

倘若真有苏珊夫人这号人物,那我会说上帝给她开了场天大的玩笑──生在错误的年代,迳自绽放身为女人的美丽,收服了太多男人,招来了太多谣言。

她的能言善道,她的美艳外貌,彷佛一株过甜的玫瑰,招蜂引蝶到了超载的程度。但她的聪明狡猾,犹如一根根刺,帮助她赢得一次次的幸福,又让人敬而远之。

可,爱情是盲目的。被吸引的男人们,最终只嗅到了甜蜜,忘却了玫瑰武器的尖锐,即使刺得他们满身伤,也认定那是爱的印记,旁人不得质疑。

“我多么厌恶轻率之举,以及各种真情流露。”苏珊夫人啜了口茶,扬起浅浅笑意。

她享受着男人们勤奋地付出,以及被视为掌中明珠的优越感。但她厌恶轻挑无礼,更不能接受爱情的海誓山盟,那将使得苏珊丧失一直追寻幸福的可能。

对苏珊来说,爱情是生活的必须,同时也必须是维持豪华生活的保证,更要让她保有足够的自主性。旁人说她势力,我却认为,在那女性无法自主翻转命运的年代,这是苏珊保有自尊最聪明的手段。(同场加映:为甚么其实妳很聪明,妳却不敢承认

那种骄傲是,我可以爱你,但你要配的上我的美丽,无论是你的外貌,亦或是你的财富。

我是母亲,也是女人,满足情欲无庸置疑

传统的母亲角色,套在苏珊身上,是件既不合身,又衬托不了气质的衣裳。

她不择手段,希望女儿嫁给有钱又善良的詹姆士,过着衣食无虞的日子;她居心叵测,爱着兰福德的俊俏迷人,恋着雷吉纳的年轻热情,享受着双倍的爱慕。

丧夫不使苏珊消沉沮丧,反倒让她有机会找寻人生的下一季春天,滋润她那骄纵的心;丧夫没有让她把一生奉献给女儿,她自私地与男人调情,满足她的情欲。苏珊夫人,不因身为母亲而牺牲自己的欲望,她知道,她是母亲,也是个女人。

我接近兰福德时,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我喜欢这男人’,祈祷上天别让这么迷人的男子伤心。”她眼神闪烁着爱意,痴情地、沉醉地说着。

“那乳臭未干的理想主义特质,引发了我的兴趣,待我诱导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他是个可以调情的对像。”调情就是游戏,满足欲望,也获得欢愉。

她是为女儿着想的母亲,也是渴求爱情的女人,两者本身就不矛盾,放在保守时代里的苏珊身上却更显可贵。

这不是另一个珍 · 奥斯汀的经典浪漫爱情小说,《苏珊夫人寻婚计》幽默斗智,也蕴含了温馨动人。珍 · 奥斯汀笔下的苏珊夫人,激近完美的外貌,同时也是个不隐藏人性黑暗的“恶女”。

我无法告诉你苏珊到底是坏、是好,在我看来,故事中的苏珊夫人,仅是个用尽心思,想得到幸福的女人。她渴望被爱的欢愉,于是不顾一切争取,无视那些社会舆论与道德伦理,表现出人性最自私的一面。

或许,她不过也只是个渴望幸福的女人,与我们常人无异。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她那强烈企图心,驱使她抛弃了道德束缚,在爱的另一端,傲视着我们的胆小懦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