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的房客》热映中,导演兼制片崔震东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两扇门,门里一面、门外一面,《楼下的房客》透过六个房间,要深掘人心深处。女人迷观察家投稿,看完楼下的房客,明白最荒谬的是人心,最温暖的可能也是人心。(推荐阅读:

文/KD

楼下的房客,在一场气势磅礡的交响乐中带着观众起承转合。你无法真正责罚谁的残忍,因为暂时,你无法直视人性的荒谬。

一个老旧公寓的继承者,孤独又热情的房东,窥视着六个房间八个人的日常,每个房客在房间里如何与自己独处?(推荐给你:

爱做白日梦的大学生、享乐人生的上班族女郎、勤健身的体育老师、爱上已婚男教授的男学生、对爱无法抉择的男教授、失婚中年男子与年幼女儿以及外表纯净却嗜血神祕女子,原本毫无关联的房客之间,因为某种物质的传递,彼此的人生纠结成一团。既是观察者又是催化剂的房东先生又藏着什么秘密?他想给房客们的究竟是什么?

主题曲改编自匈牙利曲《Gloomy Sunday》(黑色星期天),与波士顿室内交响乐团合作完成,曲子本身虽然有着阴郁氛围,但搭配更令人抑郁的画面,其实反而有安抚作用,比起一般惊悚片的基本配乐,交响乐似乎更显戏谑却容易深入人心。

人生的尽头是肉体的死亡,人性的尽头是灵魂的绝望。

你早一步凋零的灵魂,所见过美的事物都停在美的时刻;而遭遇过的不堪,却蔓延成血脉,在往后的日子里,不断复习曾经的伤,让伤更伤、痛更痛,才能确保自己比曾经的自己更强壮。(推荐阅读:

“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置可否。残酷在于,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即使不做那样的事,你依然是那样的人;所幸,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有你知道。

“我就是太有人性!”一句似控诉的话语,坚毅而平静的告白,面对他人的死亡,房东的冷血似乎太不人道。是啊!我们用人性感受人性,太有人性的人感受太深,才会深刻记住过往种种,可能也是痛苦的回忆挥之不去的原因;或是说,人性的根本是无情,那么冷血的人,又为何该被苛责?

传承,邪恶被传承,很喜欢这个意象,用一把钥匙。

透过钥匙,打开别人的邪恶之根,因为好奇也因为本质的吸引。

房东传承了房子,接手邪恶的计画,透过自己的方式让邪恶继续蔓延,在房子的每个角落,房客们是白老鼠,每天被邪恶喂养着,灌食着,在越发胀大的灵魂中濒临爆破。迷茫是他们共通的特色,灵魂早已骚动,灵魂是先知,得知大难临头怎能平静?但人不知道,因为我们看见的大多是生活。

生活中有太多琐碎,还有连面对自己时都不愿承认的心思,没办法用肉体真实的温度触碰心灵,所以才会跟自己若即若离。简化电影里的语汇,其实所有房客的毛病雷同,都是逃避,被搁置的真正的自己才会在邪恶的挑拨下爆发。(同场加映:

回归人性,我们谈爱,所有的意念都由爱延伸,所以有时我们会责怪爱、责怪爱人或被爱的人,可能也因此我们对爱戒慎恐惧,不想付出了爱却被责怪所以我们选择保守的爱;不想在爱里遭受失败就胆小不敢爱所以我们选择疯狂的爱。对一件事既渴望又害怕容易让人极端,人的极端由爱而生。

渴望爱,又对爱不安,是我们诠释爱时最奢侈的方式,你一向大方,是吗?

电影的结尾充满悬念,房东究竟是疯了吗?在他的遭遇底下他能不疯吗?房客们去了哪里?房客真的如房东自述般的荒谬吗?他们都还活着吗?

终究他是疯了,才能在悲痛过后重生。

终究他是没疯,才能记住所有伤痛。

你有自己的故事,深信自己依然握有人生的选择权,能让你为人生做出对自己也对别人都友善的决定。面对不堪的时候,先别苛责,你会让自己知道,他也有他的一段故事,而你会选择传承爱的良善。(推荐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