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当受欢迎的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每周三晚上七点,在女人迷准时为你放歌!点首歌给生命的每个过客、每一次靠站。我们都像走在一直往前的旅途上,会遇见很多人,很多感动,但终究只能为了自己停靠。剩下的,成为过往,变成过路风景,而我们只能朝着更好的自己前进。(推荐阅读:

他与我分享他最爱团体苏打绿的其中一首歌,我听,起初不懂其韵味。他后来说这歌叫,各站停靠。(推荐阅读:

“那么我现在在你这站停靠呢!”他说

“那你可以停久一点。”他说。

只是,我还是不懂各站停靠这首歌的美好,就像我爱他,却始终没有真正懂他。我们现在也不是情侣了。但幸运地是,我们经历刻苦、互相折磨,沟通一阵子后,仍是朋友。他也找我一起参与上次的苏打绿演唱会,听台上乐队伴奏的音乐飨宴,苏打绿更为活泼。而末段的组曲,我听见了各站停靠。我仍停靠于他,他却离站了;他在我身旁,我却不能牵着那双,曾经呵护过我的手。(同场加映:

总觉得,恋爱时,歌彷佛都在赞颂;失恋了,歌都痛进心里。为喜欢者而改变自己,只会痛苦而已,傻子 :D 。

拳可(点播时间 2016/2/27,10:51:19)

亲爱的拳可:

Chaque papillon etait le fantome d'une fleur passe,revenant a la recherche de elle-meme.
“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你的点播短短的,骚动却深深的,背脊隐隐地发麻。连同苏打绿的这句歌词,像是打中心里的某一块,悠悠的在某处嗡嗡作响。我们都曾经在某处停靠,也曾互相依靠,但那些过往终将,像是逝去的梦境,醒了之后才知道梦里的清明。

“我能再遇到他吗?还是我从未盛开过?不过,我知道那花从此印记成我的纹路”

我想起这阵子我们在做失恋网站时,一段哭笑不得的对话:

“如果最终都要分开,那为什么一开始要选择在一起?”其中一个成员问我。(推荐阅读:

“阿如果最终都会拉屎,那一开始为什么要吃?”另外一个成员回答,全笑翻,不过我在猜他应该是肛门期固着(随便说!)。

“看样子,你似乎预设了结局一定是不好的?”终于,团队中的治疗师说话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分开以后,我才知道我只是他生命当中的其中一个点。他就像是神奇宝贝训练师,爱过的人就像站牌,有樱花的补给站就去转个几圈,等到樱花散去,他就离开,只剩下那些脸色变紫的站牌。”他补充道。

“或许,最终我们还是只会为了自己而停留。当我们在某些人身上看到一部分的自己,我们就停下来,尝试拼凑回来属于自己的那一块,但他终究不是我们的全部,所以有些时候,离开是为了迈向更完整的自己。”我说,不论是各站停靠,或是匆匆驶过,我们都是彼此生命里的过客,如果有些人无法长久驻足,也只能给彼此祝福。

“我仍停靠于他,他却离站了”听你的描述,他似乎是主动拒绝恋情的优势破坏者(breaker-upper),而你是还被留在这段关系中、还无法离开的支离破碎者(broken-up with)(李玉珊,2007)。不过,与其说是你无法离开他,不如说是你还没有捡回破碎的那一部分的自己。前些日子我们研究团队花了追了一系列国内的分手研究(洪凯婷,2013陈亮晴,2011),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离开一个人以后能过得好,多半是两个原因:

1. 找到了稳定的支持对象陪伴(朋友或下一任)

2. 找回了原先失去的自己(自我概念的重建)

“我期待梦醒的时候,要做一只顺应快乐的蝴蝶。”

“失恋了,歌都痛进心里。为喜欢者而改变自己,只会痛苦而已。”你最后说,有些时候改到都不认识自己了,压抑着那些该盛开的,隐藏着那些渴望绽放的,的确是一种自讨苦吃。“顺应又快乐”是困难的,所以我们才会由衷期待。(推荐阅读:

但并非每次都如此。

“谷雨虽然寒冷,却让鲜艳的颜色更磅礡。”

如果你为了他的改变,后来也成为自己所喜欢的部份;如果,你能在对方身上看见自己;如果,能看见每次的停靠不是为了抓住什么,而是为了找回原先就属于自己的什么,这样的一种释然,或许就能不再把他的离开,看成生命中一个过不去的坎。(推荐阅读:

海苔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