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生活的你,习惯一个人努力、一个人疗伤、一个人品尝生命中的大小事。你期许的,也许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也可能是一次细水长流的平淡。你讲究品质,不愿枉爱;你要求无悔,不肯滥爱。犹如《一代宗师》故事里,为了那份坚持,巩固着自己珍贵高傲的气。(同场加映:【单身日记第一卷】宫二:与其做短暂的佳人,不如做自己一世的英雄

“卡比,什么时候到你上台表演?”我和利亚在澳门的“武林群英会”当天到塔石广场附近吃饭,路上全是穿着功夫衫拿大刀长棍的武林中人,皇都酒店顿成龙门客栈。

数月来深居简出,练少林武功多久,朋友就取笑多久,打量我的样子像在看周星驰的《少林足球》。利亚闲来跳钢管舞,我却混在一群穿太极鞋的中老年人当中,拉筋、下腰、乌龙盘打、弹踢冲拳。比帅比阵势,我认我输了。

大银幕的都会单身女子生活,不是没日没夜的工作狂,就是 party、clubbing 、一夜情、酗酒、抽烟、疯狂购物、享受性解放。现实中,一个人生活最重要的资本,是健康,说白了,就是无时无刻要有自己照顾自己的准备,“要吃苍蝇还得自己抓”,摔断脚病倒了,还得自己爬起来倒水喝。(同场加映:单身日记:这一天你决定比任何人都照顾自己

用武侠片比喻的话,单身女子可以任性地做几年《卧虎藏龙》里的玉娇龙,但演到后来往往就成了《一代宗师》的宫二。单人生活毕竟不是用浪漫铺就,而是用倔强支撑残酷而漫漫的人生,宫二奉道退婚,立誓不传艺、不婚嫁、不留后,为的就是报父仇。 

台湾电视剧里的女生们挤眉弄眼耍心机,把找对象定婚姻,看成是兵刃相接,见泪不见血的武林,好像称霸了就赢了全世界。“武学千年,烟消云散的事儿,我们见的还少吗,凭什么宫家的就不能绝。”一门武功能绝,一段感情也能。听着骨头碎的声音长大的宫二,唱腻了《杨门女将》,偶尔换个《游园惊梦》,人要知道自己软弱的部分,才知道如何藏拙,如何回头释放自己不可计量的坚强。

“卡比别敲键盘练一指禅啦,今晚和我去练醉拳吧。”利亚催我把稿子写完,深夜拉我去吃韩国炸鸡啤酒。只有她知道,别人练武强身,我不过是练武疗伤。杯子碰在一起,尽是心碎的声音。(同场加映:致青春:陪你看细水长流的远距离朋友

拳不过肩,掌不过眉,练武让我明白生活不能只用狠劲,想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地爱,就要能老猿挂印回首望地不爱。待他日和某某重逢,独身的精气神看上去比相爱的时候还要自在、圆满,然后淡然地把珍藏过的一颗钮扣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