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八月【孕事专题】,怀孕的华丽或苍凉,我们都在乎。看见不同的孕妈妈身影,我们希望每篇文章的议题发起,都能有后续追踪报导,透过不断的讨论与反思,期待一个更好的世界。女人迷专访小妈妈——小君与儿子伦伦,十九岁的女生与十个月大的孩子,他们很辛苦、很努力、也很幸福。(同场加映:

琳琅满目的玩具堆叠,伦伦在里头像是小国王灵活地让每个玩具都被宠爱,一会儿拿起钢琴敲敲,随即又放下去玩弄积木。世界好大、真叫人分心,我的闯入使他抬起头来放下手边玩具,往我身上的 3C 设备探测。

他牙牙说着话,说着如他纯真而不被理解的语言,一旁的妈妈小君却看懂小孩想睡了。伦伦脸上露出的笑容把眼睛挤成弯弯的新月。小君把他捉进怀里、衣服一掀就是喂奶,熟练地不像十九岁年纪。伦伦调皮咬了妈妈,刚长牙的他什么都想尝鲜,小君哎了声痛,忍着疼继续喂奶。

这样的疼对小君实在没什么,就像怀孕以来的经历她不觉得苦,只希望好好生活下去。怀上伦伦的时候还是十八岁,小君住在男方(小伦爸爸)家中,自己先买了验孕棒,才被对方父母带去妇产科,起初家里是不知道的,她在男方家的日子多孤独,没有人认肯这个年轻怀孕的女孩,伦伦爸爸不工作被家里赶出:“过一阵子,才跟家里说,我怕他们生气,我妈叫我拿掉,我想要留下来,想让他们早点当阿公阿嬷,也好。”


图片为伦伦骑木马(请勿转载)

他哭,我也哭

在外工作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伦伦爸爸,她大叹这男孩子没去做演员可惜,生了伦伦后,男人花言巧语都小君难以再信。“有了他才这样,以前我也是小女孩呀、很依赖对方,现在就要自立自强。”

未满二十岁的小妈妈资料都会经卫生局的转介到励馨基金会,小君因此有了另一群陪伴她的人,护理师、志工,在怀孕期间协助小君做卫教指导,从头学习如何当个妈妈。“他刚出生时,我坐月子,他哭,我也看着他哭。他们(男方家长)就负责玩小孩,我都快发疯了。怀孕的时候一直在迁移,都快生了还在搬。他们态度不好,用小孩软禁我把我绑在这,他们想要小孩,不是我。”(推荐阅读:

小君头也不回的离开那个家,因为伦伦爸爸一句小孩不是我的。孩子带走的时候,名字都还没取,人要落脚有根,才会有名字。

她现在与父母同住,全职带小孩,有了伦伦以后,小君辛苦也幸福,说自己真像活过来了:“可以体会当妈是什么了,我觉得自己增长不少。妈妈也会教我怎么带,但以前的带法不太一样。现在小孩超精的,像我妈就带不了他,他都说伦伦难带,我只说是你不了解他的需求。像他现在就是想吃想睡还在玩,因为人多想撒娇。”伦伦出门就特别开心,因为家里环境小,不能让他活蹦乱跳,来到城市一隅励馨为孩子设置的小房间,他像闯入一个大世界。


图片非当事人

怀孕到生产:生小孩,比心痛还疼

脑袋放空,睹着一面墙、一个哭闹婴孩的日子过去了。学习怎么怀孕、学习怎么当妈,小君从网路部落格爬文、脸书群组、妇幼杂志爬梳出一个妈妈的样子,做母亲也是要用功的,生活由大至小都斟酌,她经常私讯护理师,询问怎么拍嗝、孩子吐了怎么做⋯⋯。

伦伦出生十个月,小君一面说话驾轻就熟地换着尿布,一手托起小小身体,一手撕开尿布黏贴处。“搞的我好热啊,大哥。”她说话的方式还年轻,掌心的温热已经成熟。

我问伦伦有没有打乱你自己的人生规划?小君摇摇头:“我本来就想要高职毕业就好,不爱念书,后来是妈妈叫我继续读,她现在还是会叫我继续念大学。之后我希望去工作,现在有在办理公办民营的公立托婴。”小君出社会早,国中开始打零工、一面上学补贴家里。“早工作也让我更早社会化,包括现在当妈妈。”

刚开始没有特别跟谁说自己怀孕了,还在学校的高三下,只有教官跟最好的朋友知道。小君说自己依然鲁莽,行动不便是后来的事了。生小孩疼不疼,她说疼啊,比第一次失恋还痛,可是还好有生。总之生过小孩,什么痛都不足挂齿了。满是乐天,什么都说还好不言苦,或许已经是小妈妈里特别幸运的,幸运来自小君不在乎外界眼光,只想着怎么幸福。(推荐阅读:


图片非当事人

路人,无权插手小妈妈的人生

我问小君怎么看待自己的“小妈妈与单亲妈妈”身份,她不特别在意这个小字,倒是说,好奇怪啊,古时人早生,现在晚生社会觉得不对,早生也不对:“其实不用特别在意小妈妈身份,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别人给我特别的眼光也是有的,像他现在没爸爸,很多人会觉得不好,劝我送出养 [注1],我就想说自己带呀,这是一种责任跟学习。一个人的成熟度跟养育小孩是没关系的,什么都可以学。

不只是身边人,就连路人都想插手一点别人的人生:“有时候路上遇到的人,也会跟我说,把孩子送出去,你年轻还可以找更好的。我都笑笑带过,他们不是我,不知道我经历过什么,却讲的自己什么都知道。而且现在单亲也没什么呀,我还是会好好带孩子。”

还没生的时候,小君犹豫过,孩子要不要送出养,不是怕不能养,而是怕孩子辛苦:“最担心的还是他未来的环境,后来决定留,是因为我想了想,单亲没什么不好,经济上自己就辛苦一点,给他最好的。”或许话说到这,你真的会忘记她十九岁,拉拔着十个月大的小孩。(同场加映:

我询问励馨的志工夥伴,他们眼中的小君是什么样子?“很认真想要成为妈妈的人,她一直很努力学习怎么样成为一个妈妈。”于是一个手足无措的十八岁少女,挽起袖子来就是一位强悍的母亲,从孩子吐奶哭闹的生活史诗里,填满自己生命的故事。

“照自己想法,做的决定不要后悔,就是自己的责任。”那是她奉为圭臬的信仰,扛起责任来,小妈妈,选择一份不回头的生活。

他笑,我就笑

“有他就有我,没有他就没有我。”

小君说带儿子比谈恋爱幸福多了:“这只会听我的,可以教,男朋友不会。”她要一直记得这份感觉,伦伦在肚子里胎动的时候:“那时候他就很活泼了,踢呀踢。”

现在的人生,孩子在哪,家就在哪:“有他每天都好有趣,就连刚刚换尿布也是,有他我才会比较快乐,没他其实我也不知道在干麻。我算是顺其自然的人、一直没什么重心,很多人说我没有梦想。这也是事实,我不知道我未来要干麻,所以有伦伦,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孩子叫第一声妈的时候,我好感动。”小君双眼睁得又圆又大,非常确信地说着。

一面分享伦伦刚出生的照片,红通通的,是被小君孕育成熟的完好灵魂,她滑着滑着手机,又笑开了。


图片非当事人

【后记】

写专访时,我习惯听着录音档边听写,铿铿锵锵的巨响穿插在谈话内容中,是伦伦对我的 3C 产品特别好奇,当作玩具一下塞口中、一下敲敲打打,很是热闹。一段长长的空白是孩子熟睡在妈妈怀抱里,我们噤声让他安稳入睡,静谧地只剩空调运转的声音。那段甜美空白,让一边写字的我会心一笑。我只是参与了他们与生活战争中的一天,可是小孩出现在一个女生生命里的热闹与烽火,未曾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