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个爱阅读的人吗?如果你是,那你曾想过自己看书的类型是否太过单一?舒国治要跟大家聊聊关于阅读的小诀窍:泛看。他将阅读比喻成吃饭,不仅要吃精米,糙米、五谷杂粮等等的谷类也要吸收。但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只要试着找出以往较少接触的类型,其中比较顺眼的段落开始看起即可,久而久之,你也能“阅书无数”。(推荐阅读:

谈阅读

看书,须当如小孩时玩躲迷藏、扮家家酒一般有乐趣、有铺排、有疯闹狂笑,如此方是好的看书。有情有趣的看书,才可以由儿时一直看到老境。无趣的看书,便只有大耐心的学者可以做到。但别以为通俗易读的言情小说或漫画便是有趣书,非也,往往我一页亦看不下。(推荐阅读:

主要在于好的药引子。那本你想看的东西,有一件吸引你的来由。绝不能说因为它是漫画,便理当吸引我。还有,漫画这一物,有太多它的长久携带的“职业腔”,亦可称为流气,这一类的笔调,常教人不能直往核心注看,只是不断受它的布景、它的飞笔,甚至它的音效所干扰,如同吃沾酱过多的薯条,何苦来哉。

读书不只读精米,也读糙米,也读五谷杂粮。须知皮壳的营养常更好。不可只读人家已然整理好的“已完成之精品”,也要读粗材(一如吃粗粮),令自己的牙齿来碾它,令自己的胃肠来慢慢分解它,如此之获得,才会更养分丰备。

故而即使是文学家,也不宜只阅读被写得很优美很精炼的经典文学,如诗;更应泛看坊间的杂书,如某些知识类(如医学、养马、开垦)的书,如某些写得不太好却爱憎强烈的言情小说,又如墙上的对联、报上的笑话,如夹在旧书里的便条、没读过太多书的人写的信、机器操作手册,或是布告栏上的广告,甚至厕所文学等等。(同场加映:

为了杂看之趣,不妨养成翻阅的习惯,亦即,不一篇文章整篇看完或一本书一开看便看到底。

翻阅,最好是像看杂志一样的凡看皆先选你最有兴趣的题目,一读前几十字,若不吸引你,立刻又扫射到别的题目去。愈能找到引起你兴趣之文题,便愈能得到阅读的情趣。可别小看这“找题目”一事,它亦是过好生活极重要的技术。

泛看,杂看,虽不及埋首专注于某本经典的有深刻之收得,却也颇能增强眼力。所谓“阅人无数”,看书亦有相同之“阅书无数”。

既是增长眼力,书不只在家中读,也在旅行中读。这指的不只是看书而已,也指把眼放在任何可以“留心”之处。例如读人(看外国人,会更令你生出比较心)、读地方(观察别人别国之风土或生活陈迹,使人增智慧)、读大自然的风景……我每上火车,甚少看书看报,总是看向窗外。那块长方框子,是当时最好的一本书。(推荐阅读:

曾经看过一篇东西谈及小说《叛舰喋血记》(Mutiny on the Bounty)的作者亲身到波利尼西亚诸岛上搜集写书的材料,随身可带的物件有限,于是在书上面只能挑“大英百科全书”里的一册,便挑了 M 开头的那册,结果其中的词条有趣极了,而他,在岛上的阅读,一点儿也不枯闷。

其实人在封闭中,任何书对他皆会刻下极深的印痕。囚于狱中的人,若只给他三五本书,他必然读得极熟。同时,这三五本书的思想或许影响于他也极深。由此可见,专注与封闭,常相互可为表里。而专注,一来是深度记忆,一来也可以是执拗。(同场加映:

阅读之美也常在于此:一来是专神。你专于此书,便进入一种迷离幻境,身体也放松了。岂不闻“废寝忘食”?一来是分神。令你离开原先的别的专注,免得在原先一迳之惯性中把人的日子都给过僵化了。

(二○○八年五月九日 联合报“联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