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政治议题经常我们茶余饭后,众人消遣、怒斥、戏谑的议题,但是,却很少人真的愿意投身政治圈,为台湾政治代来新气象。525 大好时代短讲系列,我们邀请到了自由台湾党立委候选人周芷萱来跟我们谈论“台独”与“女性主义”,努力想改变台湾政治生态的她,支持性别平权的她,这两者冲突吗?一起来听她说说吧!(推荐阅读:老娘就是反骨!周芷萱演讲全文:谁偷走你关心政治的十五分钟?

周芷萱,自称“台独妖女”、自由台湾党不分区立委落选人,选举完毕转职为性别检察官。她,支持独立建国,关心性别平权,踏入政治圈虽遭家人反对,却坚持自己的理念:“政治不该是门槛很高的遥远梦想,或是特定背景人物的专利。政治,就是生活。”

台独,我们有权理解这块土地的所有

什么是台独?对我来说台独就是居住在台湾个岛上的人们,重新理解自己的过程。

因为过去我们所接受到的教育,跟国民党本身的历史价值观有密切相关。譬如说,小时候我们接触到的历史课本上面会写着“日本轰炸我国”。这里指的“我国”是“中华民国”,但是,在那个时代下,日本并没有轰炸我国,日本自己是被轰炸的地方。

从这样的小地方就可以慢慢影响所有台湾人对历史的解读方式。所以对台独主张者来说,我们必须回过头,去好好理解这块土地上到底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实”?好好理解过后,我们要决定自己的未来。(推荐阅读:民主是回家唯一的路!这一夜我们在伦敦守护台湾

说到台独,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去整理我们的宪法,关于如何整理宪法,又可以分几个派别。第一个是“修宪派”,主张不大幅调整当前宪法,只针对现在宪法内不合时宜的内容。例如:中华民国首都在南京、中华民国拥有大陆地区的主权、领土还包含着已经独立很久的蒙古等等。

第二个是“制宪派”,主张重新制订宪法。这个过程会比较长,做法也比修宪派更激进一点。但是这个派别的人,也没有表名要不要用“中华民国”,而是利用政治上的话术告诉大家:“我们到实后再顺着民意做决定。”

第三个是“公投自决”,主张台湾住民投票表决,大家一起决定这块土地的未来。这个派别认为,国民党来台是一种殖民,他们成立的政府是没有经过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同意的,只是因为国际政治角力的结果,台湾就变成国民党的了,所以现在要用公投,让大家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

那这些位在“台独光谱”上不同位置的人们,就很喜欢吵来吵去。其实任何在做运动的人都喜欢吵来吵去,碰撞不一样的想法,女性主义也是。(推荐阅读:从欧美看台湾!女人参政让社会更好

女性主义,我们应该被这个世界重视

对我来说,女性主义跟台独运动一样,是一种“重回自我”的运动。

女性时常被社会定义为:要温柔不泼妇骂街、身材要好,而男性也被社会要求要赚钱养家、有肩膀可以依靠,你才是个称职的男人或女人。

如果今天有个男性或女性不符合这个社会的期待,就会遭受批评或指责。但是,女性主义要告诉我们的是:不符合社会框架的期待,其实是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回到自我,不应该被社会刻板印象框架住。

常常有朋友问我:“为甚么‘女性主义’要叫做‘女性’主义?”、“女性主义听起来似乎只关心女性的处境,你怎么会说女性主义也有在关心男性?”(推荐阅读:女性主义老是要求特权?当女性主义便成负面标签

但,“女性主义”这个名词是有它的历史脉络的。女性主义大概在 19 世纪出现,之所以会强调“女性”,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在那个世代,只有男性才会被称作“人”──人的英文是 man,男人的英文也是 man。女性主义想做的,就是告诉世人,人里面也包含的女人。

而且,历史上的启蒙时期,人们开始讨论哲学,有钱有权的大户开始在自家举办沙龙。那些举办沙龙的女主人,在历史的记载中,却只是穿着漂亮帮大家端茶。我们要反思的是,要举办这样的学术活动,女主人难道没有半点学术知识吗?她起码要认识一些哲学家吧?

无论是重要的政治学家、哲学家,历史都只记得孟克、孟德斯鸠这些男人,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历史伟人,基本上没有一个是女人。

所以女性主义出现了,这个名字要强调的,就是女人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推荐阅读:属于女人的节日!世界各地的女人结想像

台独之于女性主义,为何有些台独份子再三发言不当?

拥有台独意识的人,应该是很懂这个社会、很希望让这个社会更平等的人,却为何一再有相关人士行为举止不当?好比蔡正元和吴育升这两个异性恋男性,即便外遇了被社会攻击,老婆却出来说好话。得了便宜又卖乖,吴育升也签了护家盟的连署书,说要守护家庭的价值。

照这样的情势看来,所以是台独运动的人都比较沙文吗?

我个人觉得不是这样的。但是,我们到底为甚么常常看到这些台独份子的“沙文事件”?根据我自己的观察,我的结论,大家可以参考看看。

台独运动本身就是一个争权的行动,要从党国体制里面去争取那很小的权力,抢夺台湾主权自由的权力。台独运动能争取到的权力不多,自然话语权也就非常的小。当台独运动者好不容易抢到那一点点权力之后,又要分给所有支持台独的人,这时候权力如何快速分配,并有效使用,父权就登场了。(推荐阅读:女性主义要的男性解放!告别厌女、恐同、阴柔贱斥的父权暴力

越小的权力里,可能会出现更明显的权力斗争。我个人觉得,其实很多社会运动都有这样的状况,因为所得的权力太少了,在父权体制下,权力就越会落入社会中相对有势力的沙文主义上。

又为甚么那些保守的政府官员,反而比较不常出现这样的状况 ?因为他们握有比较大的权力,日子无忧无虑,自然希望自己的生活永远在很安全的范围,当然不容易说出那些有争议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