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欲青春留下的只字片语——我们都怀念,为一个人奋不顾身的那种勇敢。后来的我们呀,无论爱的多深,都不再拥有那样的单纯莽撞。轻易地流泪、轻易地拥抱,让人伤痛与甜美的记忆,也是我们继续好好活着的一部分。(同场加映:

那晚没哭出来的,常常在很久以后,眼眶泛泪时又压回去。没办法,大概是身体认为,若真的留下眼泪就输了。

其实赢了又如何,输了也好,压抑本来就不是天性。
  
谁说过,一生只能对一个人好,最好。
怎么可能,只是不同阶段有不同温柔的对待。只是第一次总是刻骨铭心,第一次真心爱上一个人是新鲜的,触骨般的温柔。
  
像第一次夏天,在高山上脸庞被亲吻的微风;像第一次抵达冬日的大海,如此广漠又荒凉。像第一次被紧拥在怀中,以为会被烫伤,却融化的想脱去外壳。
不再把持,一同轻狂。
  
尚未被冷却定型,新鲜的心。
尽管哭过,最初的善意,用尽心思的温柔,总新鲜的令人屏息,一片翠绿。
  
获得那些善意的人们,是该珍惜的。
一顿饭或一场梦,对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意义。懂得抚摸的人,便怀有温柔。
  
但总有保鲜期。
付出禁不起浪费,到后来,人们懂得付出的意义。某种程度来说,那像是种默契的约定。
  
“尽管都是不求回报,但那是我的一厢情愿,不该是你的假设。”
“付出变得不只有快乐。”
  
并不是一生只能对一个人好,应该说,总有一次那么难忘,那么难得。原来青春不总是那么美好,付出像豁出去了。
经过那些后,我们并没有比原来勇敢,而只是变得更加严苛,不自觉的推测怎样的付出会有怎样的痛苦。
  
搜集好雨水,负责把眼泪晒干。
慢慢变成长大后付出时的功课。
  
{美好的后来}
文字欲(photography)
‪#‎Tainan‬ / Location
也许有天,我付出的时候,能不再有假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