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影后凯特温丝蕾当年以铁达尼号的 Rose 一角走红,却因丰满的体型被媒体讥为“肥温”。现在的她走出外界衡量下的焦虑,喜欢自己独一无二的美丽,更在做明星的镁光灯外,选择做自己。(延伸阅读:

是不是叫凯特的女人都有股令人倾倒的知性美?从当年婴儿肥的小镇女孩,蜕变成笑纳小金人并在典礼上喊话“认栽吧,梅莉(史翠普)!”的奥斯卡影后,如今的凯特温丝蕾举手投足满溢自信光采,可不变的是她言谈间流露的真挚,及永远忠于自我的姿态。

想像一个 8 岁的小女孩,有一头蓬松的金发和湛蓝的双眸,她抓着洗发精罐子,对着浴室镜子练习得奖感言,幻想自己将成为茱蒂福斯特。

她不知道,父母正拼命赚钱好送她去读戏剧学校,以支持她想当女演员的梦想;她还不知道,13 年后她将扮演豪华邮轮铁达尼号上的贵族小姐,遇见一个对她说 You jump, I jump 的穷小子,俩人打破世俗礼教的恋曲一举将她推上国际舞台;当然,她也不知道 30 年后,她会成为金球奖暨奥斯卡影后及 3 个孩子的母亲。我们爱凯特温丝蕾,因为她浑身盈满自信能量,更佩服她对事物的独到见解与身体力行的勇气。

我的身体,我说了算

说到女人为了身材遭受的委屈,没人比凯特温丝蕾更有说服力。打从青春期开始,她 169 公分、逼近 80 公斤的身形,不仅害她被取了“脂肪层”的绰号,还曾被反锁在储藏柜中;被同侪霸凌的阴影让她觉得“永远没人会喜欢我”,试镜也经常失败。

19 岁那年,她一年内逼自己瘦了 19 公斤,终于争取到第一部电影《梦幻天堂》的角色。演出《铁达尼号》一夕爆红后,比起演技,媒体更爱亏她的身材,每回现身都得被秤斤论两,“肥温”的称号从 22 岁起便如影随形一路跟着她。

成名一部分的代价,是青春期恶梦的延续,“‘她好胖,她好瘦,她又结婚了,她又离婚了’,我听够这些了,要从这些批评平复心情真他妈难,他们人身攻击的方式有时真令人崩溃。”

然而,面对八卦媒体和毒舌网友,凯特温丝蕾选择诚实挺自己,“即使到了现在,我仍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性感美女,但我对自己的体型感到自在,我相信女人有权力选择自己喜欢的身体样貌。”因此,她再也不刻意瘦身,并公开反对纸片人女星,还曾致电《GQ》抗议封面照修过头,“那双纤细的长腿大概只有原本的 1/3,我看起来不是那样,重点是我不想变成那样。”

身为“真实体型女人”的拥护者,凯特温丝蕾不只一次在受访时呼吁年轻女性,“你们要知道,杂志的照片修过图,没有人真的长成那样。电影里我可能看起来光彩照人,但我刚刚花了两小时做妆发。比方说《为爱朗读》里的全裸镜头,就算我觉得‘哇塞,我身材还不错嘛’,但那也经过一些化妆修饰。我不会假装这些事都不存在。我一直强调:忠于自己,而且只有你自己。还有永远说实话。你不需要模仿别人或跟别人比较。”(推荐阅读:别再把胖女孩和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体重定义一个人

自在,所以美丽

你的确能感觉到,凯特温丝蕾是非典型女人。你不会看到她小心翼翼怕弄坏刚做好的指甲,但你也许会看见她脚穿登山靴、带小孩接近大自然。“我喜欢坐火车旅行思考,喜欢去看挪威的峡湾,喜欢烹饪跟爬山。任何适合我自己的事情,我都相当喜欢。”

她永远不会勉强自己成为自己不适合的模样,“我无法明确地说女人如何拥有独一无二的美丽,但若要用比较通则的方式回答,我认为自信心绝对是最重要的。”(推荐阅读:献给生活的十二张插画:做回你自己,永远不嫌晚

美丽之于凯特温丝蕾,就像阳光和水,存在于日常,自然而实在。“事实上,我真的没有隐藏任何关于美丽的秘密,我必须认真的说,我可能也没有任何美丽的秘密。不过,我享受我的生活,经常让自己往户外跑,也喝非常多水,大家都知道我爱美食,所以我告诉自己要吃得健康,这些都让我感到身心愉悦。健康和快乐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当然,快乐有时没那么容易;但我会提醒自己,我拥有美好的家庭、健康的身体,还有让自己感到荣耀的工作。这些美好照亮我生活中的每一天,使我感到幸福又快乐。”

是明星更是母亲

这就是凯特式的率真,在浮华的演艺圈更显难能可贵。好比当年 Rose 红透半边天,她却推掉《安娜与国王》与《莎翁情史》跑去演没人听过的独立制片电影。她也曾在最后一刻辞演伍迪艾伦的《爱情决胜点》,只因不想错过孩子成长。她是大明星,也是平凡的母亲,不必工作时她会尽可能用尽全部时间陪伴小孩,扮演好母亲的角色,一同看《冰雪奇缘》唱洗脑主题曲,为青春期的女儿接演《分歧者》。

曾有好莱坞女星在社交网站大吐苦水,抱怨带小孩有多困难多力不从心,身为三名子女的母亲,凯特温丝蕾直言,“身为明星已经够幸运了,根本没道理说这种话,这有什么好发文分享?照顾小孩一直都跟杂耍没两样,话说回来,哪个职业妇女不是这样?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

她不是那种把孩子当时尚配件的假掰妈妈,你总能从访谈间看见她真实温暖的母性面。提及她成立的慈善组织“金帽子基金会”,她娓娓道来这段故事,“2009 年我应邀为一部冰岛纪录片配音,认识了这名叫 Margret 的母亲,她儿子 Keli 被诊断为严重自闭且毫无沟通能力,但她坚决不放弃,带他远赴美国学习打字沟通,他打出的第一句话是: I am real。我和女儿一起看这部片,看完后她握住我的手说,‘妈咪,你能想像我无法对你说我爱你吗?’我深思了好久,我知道我应该做得更多。”

这些年来基金会持续朝愿景努力,希望建立专门学校用教育帮助自闭儿重拾沟通管道,“我不是医生,也不是科学家,但我是一名母亲。我必须挺身而出,激发大家重视这个严峻的议题。”

不改本色的真性情

奥斯卡颁奖典礼那晚,手捧小金人的新科影后难掩激动地告诉大家,当年八岁女孩的练习终于派上用场。回到后台接受媒体联访时,一位来自〈伦敦每日邮报〉的记者提问,她立刻冲下台跟他拥抱,原来这名记者从她 17 岁时就开始采访报导她。记者问,“告诉我,这个来自 Reading 小镇的女孩今晚感觉如何?”她咧嘴笑答,“就像个来自小镇的小女孩呀!我妈在圣诞节前夕赢得镇上腌洋葱大赛已经很了不起了,好难想像会有今晚这种不可思议的美梦成真。我输了那么多次,今晚终于得奖,赢的感觉真的好爽!”

这就是凯特温丝蕾,在她身上看不到一丝矫揉造作,只有率真自然的本色。她不断精进的演技沉默了媒体无谓的八卦,她真实耀眼的内在转移了世人对表相的追求。每个用心演绎过的角色,每段认真生活过的岁月,都在她的生命里积累厚度成为养分,她彷佛是朵荒地上的野玫瑰,历经烈日风霜仍傲然绽放,赏花的人都觉得看见了某种风景,却再也无人能复制那种独树一帜的芬芳。

【2016英国奥斯卡,凯特超感人的得奖感言】

我年轻的时候,只有 14 岁那时,我的戏剧老师告诉我,如果我这辈子能安于演一些胖女孩的戏份,应该能混得不错。现在看看我!走过这些,我想对任何曾经被打击的年轻女孩说:无论不看好妳的是老师、友人,甚至父母,千万不要听他们的话。因为我当年没有。

我不断往梦想前进,克服了我的恐惧,挣脱了许多不安全感。要一直相信妳自己!这是我觉得真正必须深掘内心去做的事情。我想将我的经历献给那些怀疑自己的年轻女性,妳们不需要怀疑自己,只需要不断往前迈进,追求梦想。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丽佳人提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