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点歌】单元,周三七点,准时为你放歌!所有的感情都得经过相处,唯有真正地相识过,也才可能真的爱过。

当初会爱上 Chen ,是一个依赖,是一个渴求,是一个寂寞的空缺。我想要有人能在我脆弱、需要的时候让我抱着,跟我说“没事的,Everything is gonna be fine.”即使我们都知道问题没有解决、事情是不会有好转的,但,就是个安慰,就是个陪伴。(同场加映:

我是 Lesbian ,我喜欢女生,虽然个性很男孩子气,但外表却不太能马上判断出来,我的性向在同学跟朋友眼中大概是个谜吧。女生跟朋友的打打闹闹,不乏亲密的词语以及身体接触,或许她那时候说了比较多次吧,我自己想太多,误以为她对我有好感,而她也符合了最重要的条件“聪明的女生”,她很聪明,反应快、领奖学金、人缘又好、又有能力,渐渐地越来越注意她,也慢慢地喜欢上她。(推荐阅读:

只是,我一直都没有走进她的世界去彻底的了解她、认识她,那时候我眼中的她,只是部份的她,美好的那一面的她,而且,我跟她根本不熟,就算分组同组也只是聊功课上的事,顶多算是有时一起出去玩的“五分熟朋友”吧……。

后来,因为某个机会,她接了系上营队的干部,刚好我的直属学姊是前任干部,她们本来就认识,因为交接营队事宜,她帮我说了一堆好话,她们越来越熟,我跟我直属感情非常好,像家人一样,她很早就知道我对 Chen 有好感,一有机会也不断的推销我,我也尽可能的找机会送宵夜或是小点心之类的,后来,她被我直属找来帮我庆生,我才确定她接受我、接受跟女生谈恋爱。(推荐阅读:

Chen 很忙,系上课业负担很重,她又参加社团、跑营队等等,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时间谈恋爱,我也一直在打工,甚至接了学会干部,两人把自己烧得很忙。幸好期末报告的同组,让我们的私讯越来越多,不只公事,也多了问候跟关心,让我非常确定她喜欢我。

可惜,暑假马上就来了......在营队中,我没有处理好自己的情绪跟压力,跟她摆脸色,让她扛了更多的压力,结束后各自回家,几乎没有再联络了,我那时候几乎整整一个月不到 3 、4 点无法入睡,想着从以前到现在,我该怎么告白,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趁着她另一个营队快要结束时,我回去学校了,也不管是不是能见到她,我决定回去想办法见她一面。

幸好她从我室友口中知道我回来了便自己跑来我家,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在操场独处,我问了她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告白了,她开心地接受了,只是......我们却没有好好地讨论相处的问题,“我们不熟”,告白完我们就各自过自己的生活身处不同的县市,我一直忍着思念,不敢一直传讯息烦她,因为她说过她喜欢有自己的空间。

两个礼拜后,她传讯息跟我说我们的互动很不像情侣,过没几天,当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说她想做回朋友,甚至连分手这两个字都不敢说,那瞬间,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她的谁,我们之前经历过的好像都不存在。

只记得,她那天说了很多,只是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她说了她还想玩,还有如果她选择继续跟我在一起,她只会很愧疚,当我听到愧疚两个字,即使我再怎么不想、不情愿,也马上答应:“好,我们做回朋友”。因为我很清楚我的自尊、骄傲,是容不下那一点悲悯,我很清楚,我不喜欢被施舍的感觉,更不要一段别人施舍给我的爱情,那根本不是爱。(推荐阅读:

分手后,我传了封讯息问她“老实说,你有没有爱过我?不管答案是什么我都接受,我只想听实话”,她说“有,只是没有像你爱我那么多”,她为了怕自己受伤,先伤害了旁边的人,她最爱的是她自己,我不怪她,因为这是我一直跟她说的,多爱自己一点,照顾好自己,毕竟,一段关系的逝去,不会只有一个人的错,绝对是双方的错,关系,是两个人的事情。

“其实并不难 是你太悲观   隔着一道墙不跟谁分享”

刚分手的时候听到这首歌,觉得很疗愈,因为提醒了我,至少她爱过我,而她会离开我,是因为她不愿意再伤害我更深,那些空白格,是我们该一起修补的,她没做到,我也没做到,我自己也有错,而她不跟我分享那些事情,把自己关在墙的后面,不是我的错,在这段关系里,我对得起自己,这首歌......很安慰......。

写下这个故事,回忆了以前的点点滴滴,很甜蜜、很开心、很难过、很生气,但更多的是,无奈,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再怎么对她、对我自己生气,这一切都无法挽回,她对我造成的伤害很大很痛,这个伤口好了吗?我不知道,但我会带着这个伤口成为更好的人,我不会也不愿经历同样的错误,在下一段关系中,我会蜕变成更好的人。我跟她之间的缘分就到此为止而已,我该继续往前走,就像她早已往前走远。(推荐阅读:

谢谢你分享的故事跟文字,其实也陪伴了我度过失恋的悲伤历程,谢谢你 : )

Lin

亲爱的 Lin :

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一开始读以为只是一个平淡的失恋,但读到后面却发现,心里面有什么正在隐隐颤抖着。有些相隔的遥远,那么这段路或许并不是谁奋力地走就能够抵达的。我想起一个脑科学研究发现(Anders, de Jong, Beck, Haynes, & Ethofer, 2016),如果我“觉得”我懂你,那么我会更爱你──但不会让你更爱我。

“双向的了解”是感情的基石,我觉得你很诚实的是,在这段感情逝去之后,愿意去承认自己其实是不够了解彼此的,愿意去沈淀,有些痛并不只是因为那个人没有陪自己走到最后,而是因为自己最后竟然,还是一个人了。隔开你们的,或许是她的怕受伤,你的太倔强,也或许,是那些曾经想靠近但又不知道如何互相安抚的心,于是这像空白格的距离,就成了彼此之间的墙。(同场加映:

“但是怎么说 总觉得 我们之间留了太多空白格 也许你不是我的   爱你却又该割舍 分开或许是选择 但它也可能是我们的缘份”

就像你说的,关系是两个人的事情,有时候一个人的绝望并不是来自于她不够努力,而是自始自终对方并没有她爱得深刻。在感情里,谁希望给出的爱能“损益平衡”(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承认),但正因为平衡是困难的,我们才要更多的沟通、包容、与弹性(Sprecher, Schmeeckle, & Felmlee, 2006)。在你的故事里,这种不平等的付出,最终成为在营队里面爆发的导火线。

其实我的感觉是,你多希望他在这段感情里有多一点的在乎、多一点的关注、多一点的肯定,但不知怎么的,她总是比较被动、等待的一方,那句“我有爱过你,只是没有像你爱我那么多”,其实是一种脆弱,也是一种解脱,脆弱的是你终于“验证”了她“果然没有这么爱我”,解脱的是纵使回忆里有很多甜蜜与生气,但至少她是爱过的,这样的一种确认让你松了一口气。(为你加点:

为什么要问“你爱过我吗?”

很多被动分手者人在分手之后,都喜欢问“你爱过我吗?”这其实是一种“意义追寻”(meaningfulness)的过程,因为如果对方说“爱过”,那么好像自己过去的否种努力都可以被“盖章通过”一样,虽然没有一起牵手走到世界尽头,但至少,两人曾经为彼此付出爱,曾经互相拥有。

“我们在爱里疯狂,在失落中受伤,但也因为这些奋不顾身与疯狂,才提醒了我们:原来自己可以如此相信,如此,勇敢。”

分开以后,能够好好诉说完整(narrative completeness)、能藉由回顾自己在这段感情终做了什么的人,相对来说比较能够在关系里面找回“控制感”(achieving a sense of control)(Kellas & Manusov, 2003)。从你的故事里面,我看到一个害怕孤单的人,是如何去接纳自己、原谅当时的彼此、以及愿意放下一段“被施舍的爱”,这是给对方的一种温暖,也是给自己的温柔。(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