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你对《自杀突击队》的评价如何,不可否认,哈莉奎茵都是一个让人着迷的狠角色。她狂傲地无视世界的规则,她疯癫笑起的模样让你震慑。在这样荒诞的世界里,平凡太无奇,哈莉奎茵决定活得自成一格。(同场加映:

妳走在路上,穿着笔挺的套装,脚上穿着高跟鞋踏出达达的声音,从外表来看,妳神色自若,自信十足,妳就是一般人对于成功的想像。但内心中,妳却困惑于这座城市的样貌,路上人潮扰扰往往,大家看起来都有个目的,要前往着某个方向。他们在追求些什么?他们在沈迷些什么?妳不知道,但妳也只能继续走。妳想要去解救一切的混乱,妳想要治疗失序的这座城市。没想到这座城市反过来将妳吞噬。妳又一次困惑了,到底什么是正常,而什么又是混乱呢?


(图片来源:来源

在这么一个坏人当道,好人不存的年代,许多东西都已经混淆不清了。看似壁垒分明的事物,其实内在本质都一样,都是一片浑沌。我们困惑于坏人的定义,同时却也分不清好人的面貌。如此质疑却也如此盲信,狂热的追求着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于是每个人都在路上走着,走着。这就像是一场大型的马戏团竞走,欢腾热闹,却又荒诞不经。(你会喜欢:

哈莉奎茵,在高谭这样的城市里头,纯粹,是太过奢侈的东西。于是妳决定拥抱混乱,让失序内化在妳的灵魂当中,如同妳脸上红蓝相间的妆容,斑驳而瑰丽。

一切的疯狂源自于妳对脱序的深爱。但深爱这东西是一种技能,一种会随着时间获得,也会随着时间而遗忘的技能。在深爱的当下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诅咒,那是一种相当纯粹的脱序,也是一种如同被附身般的专注,几近于疯狂。它吞噬妳的血肉身心,同时也填满妳贫脊荒芜的灵魂。它燃尽妳的血脉,但妳却在一片灰烬当中涅盘重生。


(图片来源:来源

只是爱啊,这件事情我们大部分人都已经遗忘了,也都已经失去了,如同干涸的水面难以再起涟漪。我们就像一个拙劣的机器人,在每天的生活当中重新模仿爱人与被爱的感觉。那种感觉总是似曾相似,但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当初的真实了。于是狂热爱恋中的妳看起来是多麽格格不入,我们如同在金鱼缸里头口吐泡沫的看向外面的妳,模糊不清,却又是这麽的刺眼,也这么的明亮。伸手去抓,也只能摸到粗糙的鱼缸。(延伸阅读:

这个世界对妳是如此的嫉妒,我们对妳也是如此的嫉妒。因为妳自由自在,因为妳放荡不拘,因为妳追求着你所爱的事物。妳大声恣意地笑着,妳粗鲁不堪的咒骂,妳因为自己开心而开心着,妳为了对方难过而难过着。那样的简单,也那样的纯粹。在大家都在赶路的路上,妳停下来了,跟小丑一起。我们太过匆忙得经过妳身边,却也不时回头看,那样古怪不堪的妳,只是我们却也停不下脚步。

或许在这样荒诞的世界里头,需要一个荒诞的妳。在这个世界当中,妳,选择成为一个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