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奥运女子特辑,替你精选奥运里头的女性身影,她是为自己跃起的索维金娜、她是首次参与奥运的跨性别女人 Lea T、她是打破常规一举拿了四面金牌的 Simone Biles。这次为你介绍奥运难民代表队领队泰格拉·洛鲁佩。她说,这一次的奥运,她不再只是选手,她要为没有国籍的人,在奥运里寻一个安身之处。

五号晚上,圣火照亮了里约的马拉卡纳体育场,里约奥运开幕,国家代表队风光入场,法国代表队有时尚老大哥的姿态,韩国队的西装外套穿搭一如韩流明星,古巴的皮衣与高跟凉鞋元素抢眼优雅,那是一场华丽的开幕秀,正式开战前得先争奇斗艳。

而在他们之中,有一群面孔模糊的人,他们遗失了国籍,被迫擦去了过去,暂时看不见现在。开幕现场,他们出场时没有国歌,他们举着奥运会会旗,他们来奥运现场,找寻他们的未来。

他们是奥运难民代表团(Refugee Olympic Team),十人团队,由昔日的马拉松好手泰格拉·洛鲁佩(Tegla Loroupe)担任领队。

这是泰格拉第四次参与奥运赛事,这次来到奥运,她想的不再是自我进化,打破纪录拿到金牌,而是邀请世界透过奥运共同关注全球的难民议题。(推荐阅读:

泰格拉·洛鲁佩:为没有国籍的人,在奥运里寻一个安身之处

领队泰格拉·洛鲁佩在签名墙上写下,“藉由运动,我们寻回和平与团结的可能。”

泰格拉是马拉松长跑的悍将,今年 43 岁的她两度获得纽约马拉松赛冠军,也是第一位赢得纽约市马拉松赛事冠军的非洲黑人女性。她记得,她冲过终点线那一刻的剧烈心跳,听见群众为她高声喝采。(同场加映:

而她多麽希望,带着今年的奥运难民代表团,用运动,赢回其他人对难民的尊重。身高不到一米六的泰格拉,眼神坚定地说,“我和我的团队想向世界证明,小人物也能做大事。”

回顾泰格拉的成长经历,可以明白她的决心。她是在肯亚奈洛比附近村落长大的孩子。六岁那年,她就展现了自己在跑步的天份,她比同龄甚至高龄的孩子都跑得快,她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个跑者,除了母亲以外,所有人都嗤之以鼻。

她爸爸说,“妳一个女孩子,跑步做什么,不如去当保姆。”她参与训练的时候,同组的男人们喝令她去做饭洗衣,她说“我和你一样是运动员,你的衣服自己得洗。”

她不认输,在跑步的时候,她清楚知道只要她坚持下去,路一定就在前方。于是她的身影从肯亚出发,来到伦敦、罗马、芬兰、纽约、威尼斯的马拉松赛事。(同场加映:

往前跑的同时,她也不忘回头看。一个跑者专注现在,而她的路始终有未来也有过去。于 2003 年她成立泰格拉·洛鲁佩和平基金会(Tegla Loroupe Peace Foundation),在敌对部落之间,组织和平赛跑。从肯亚到乌干达再到苏丹,7 年之后,肯亚政府感念她的贡献,她成功让数百位争战不休的战士放下干戈,部落有和平的可能。

而今年,她带领着难民团,他们走了好长一段路,来到奥运。

给一个机会,再去拥有希望

泰格拉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想为没有国籍的人,在奥运里寻一个安身之处。“人们总用看待罪犯的眼光看待难民,他们值得要回应有的尊重。”

难民队中来自南苏丹的 21 岁选手比尔说,泰格拉不只是领队,更像是妈妈。“她给了我们一个机会,让其他人能知道我们的生活,也让我们再去拥有希望。”

对于难民来说,2016 绝对是特别辛苦的一年。难民营关闭,边界封锁,难民身上贴满各种歧视标签,情况越演越烈,川普与他的高墙论,贩卖恐惧成了巨大的政治力量。在这样的一年,国际奥委会于一月做出重要决定:宣布设置史无前例的难民代表队,其中包含五位南苏丹难民、两位叙利亚难民、两位刚果难民与一位衣索比亚难民。(推荐给你:

在运动场上,能不能就放下你的恐惧与冷漠?

他们的过去在战火里离散了,可他们的现在与未来,还能在前方。我们能不能让他们依然相信希望?

他们要赢的或许不是金牌,他们要赢的是站在起跑线上的机会,他们要赢的是同等的目光与尊重。

这是这一届里约奥运我最期待的事情之一。